坐在書桌前的人白白淨淨,橘黃檯燈光線照射下,有著不比螢光幕前藝人遜色的五官,微微張開的嘴唇咬著巧克力棒,在旁人的眼光,好看的臉龐配上幽深似潭的眼眸眺望遠處,是幅多麼令人賞心悅目的景象啊。不過,其實他是發呆帶著斜斜向上發愣的⋯⋯耍白眼。
怎麼辦,腦袋一片空白。季吾院維持這姿勢已經二十分鐘了。第一個小時過去,他可以說是坐不習慣新買的椅墊。第二個小時過去,他還可以說肚子不飽,缺零食甜品。現在已經三小時又十七分過去,雖然外表看不出一點變化,不過內心卻是警鈴大響。完蛋了!完蛋了!聿然今晚就要回來了!天啊,怎麼辦啊現下的稿子,末章居然連五百個字都擠不出來⋯⋯

季吾院是很想把頭狠狠碰到書桌上,看看能不能磕出個瘀青或者流點血。假裝受傷,好讓聿然同情自己,這樣就能躲過一劫。不過,他不敢。除去能妙筆生花的文采,最突出就是父母給的皮相了。力排眾議的從家中搬出時,要恪守的季家守則第一條就是愛護身體。
還是假裝餓過頭,暈倒在家?不不不,季吾院搖頭打消這個不合乎事實的理由。殷聿然在出差前,還事前製作好即使自己不出門也不怕餓著的愛心食物。不僅沒瘦,還倒因為幾天坐在電腦前暴食導致體重上漲。他摸了下腰際的肉,養胖執行的很有成果。

季吾院無意識地看著電腦上一直閃爍的游標,腦筋開始千迴百轉數個可以躲避的好去去處。
大哥?不行,他現在出國蜜月中。大姐,不行,一個完美主義極致的人,她只會跟聿然站在同陣線,壓搾脅迫寫文的手段只有更不人道。季吾院打了個冷顫。
那,二哥呢?不,不對,上回逃跑到二哥住所就是被他出賣的。聿然跟二哥是同窗四年外加室友,猶如鋼鐵般的情誼,識人不清才會投靠二哥。
季吾院把頭都搖了快斷了,還是找不出一個適合的人選。即使還有一位二姐,他自動略過不考慮。因為她是聿然編輯書下的忠實粉絲。
再上上回,二姐居然罔顧他是她唯一可愛的親弟弟,居然把自己五花大綁後,一通電話結束不到半小時就被擒住的逃跑計劃。他深深地懷疑二姐,是不是傳說中的⋯⋯腐女?
撥完通熟悉的電話,季吾院手腳慌亂的關上筆電,還有四十分鐘⋯⋯

 

殷聿然回到家時,屋內盡是黑暗一片。他熟悉地開了燈,將身後的行李拖進換衣間。走入書房,原本該欣喜歡迎自己的人不在,他露出一抹富含深意的笑容。
喔,這回是會躲到哪裡去呢?看來,應該是很倉促的跑掉的。筆電的充電插座居然還落在延長線上。這個小笨蛋,應該沒跑太遠。殷聿然滑開入鎖的手機,不消幾分鐘,他露出篤定的眼神,帶上鑰匙往地下停車場去。

 

「子菖,臨時來你家,真感謝你收留我。」說話的人正是被通緝的季吾院。前一刻他五步當三步的逃走,就像被誰追趕的樣子,自己想想也覺得很好笑。不過,現在這種處境他也很難笑出來,他膽戰心驚的想著被抓回的後果。反正躲一天就是一天,頂多厚臉皮哭給聿然看。
「反而是要讓你跟我擠同張床了,我還怕你不習慣。」魏子菖露出有點羞靦的微笑,怕委屈了對方。
與季吾院深交後,被他的家世嚇了一跳。季家是南部小有名氣的地主,幾世代都深耕當地,家庭教育落實徹底且嚴謹,從不張揚顯貴,後代子孫也罕有敗家或不肖。
「不會,不會。反正我也是跟聿然睡一⋯⋯」季吾院嚥下未出口的話,引起對方好奇的注目。
「沒、沒有啦,我是說,一起擠很好啦。」季吾院在魏子菖轉頭後拿被毯時,悄悄地鬆了一口氣,差點要說漏嘴。
「咦?子菖你要搬家嗎?」他看向屋角有些已經整理成箱的行李,開口問道。
「嗯?對啊。房東太太的兒子打算賣了這間套房。很可惜,這裡地段離學校近,租金又很合理的。」魏子菖慣有的笑眉略略皺了起來。
「那的確挺可惜,沒關係。下個環境更好嘛。」小套房只有五坪大而已,沒有廚房可以使用,不得不外食。季吾院反而覺得換個環境對魏子菖更好。以前野外露營時,當時他可是露了一手好廚藝,現在沒法發揮反而更可惜。
「要不要我請聿然幫你找看看房子?」
「喔,不用。我下週已經約了仲介去看房子了。應該可以馬上找到的。」季吾院人好又沒有架子,魏子菖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身邊盡是圍繞好看又善良的親友,不自覺牽動嘴角上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