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瑤看著徐又恩從衣櫃拿出大衣,心想這個傢伙不會只打算蓋外套入眠吧!
       雖已經進入春末,但早晚溫差仍大,更別說窗外的雨勢讓入夜後的氣溫驟降。
      「妳…不要跟我說妳今晚要用這個當棉被蓋!」夏瑤嫌棄的用手指戳了戳徐又恩放在床上的黑色大衣。
       她今夜不只確定了自己對徐又恩的情感,也外帶確信站在她眼前的這位俊秀少女是個不折不扣的笨蛋。
       居然想在春寒刺骨的夜裡只用外衣禦寒。
      「妳不要看不起我的風衣,它可是很暖和的。」徐又恩連忙幫她“臨時被褥”辯駁,不過顯然說服力不高。
      看吧!果然是笨蛋吧!夏瑤白眼都要翻到後腦杓了。
     「不然妳蓋我的被子吧!」反正是她害的…夏瑤伸手要拿徐又恩的大衣。 「既然這個很溫暖,給我吧。」
       徐又恩自然不可能同意,隨之阻止。   「不可以,妳今天才剛淋雨回來,不當心點真的會感冒。」
       「可是…」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徐又恩難得強硬的回絕。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之時,一個念頭陡然滑進夏瑤的腦中。
       「又恩…如果…」這個想法讓夏瑤不知該如何啟齒,只能吞吞吐吐的話不成句。「呃…妳不要誤會喔…」
       「什麼?妳直說啊!」只要夏瑤別說要再用她外套當被子蓋,什麼提議她都同意 。
       「…」這要她怎麼說啊!「…就是我們蓋同一條被子吧!」一說完,夏瑤整張小臉都漲紅了。
       「蓋同條被子?」
       徐又恩的視線轉而注視著宿舍裡那窄小的單人床上,兩人要擠在那張小床上?那得靠的多貼近啊!?光是想像夏瑤那曼妙的曲線緊靠著她……
       就讓她整個人血脈賁張不已。
      「瑤…」徐又恩不自在順了順喉嚨說。「這樣不太好睡吧?床太小了睡不下。」
       語畢,兩人腦海裡浮現的畫面,讓整間宿舍的曖昧氣氛瞬間升至最高點。她們各自別過頭去,不敢與對方相視。
       徐又恩果然誤會了!此刻夏瑤的清秀的臉蛋已不只是漲紅而已,簡直要被熱氣給蒸熟了!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說…把兩張床合在一起,這樣就能夠…能夠蓋同床被子。」夏瑤斷斷續續的把話說完,沒咬到自身的舌頭就算是奇蹟了。
       「喔…哈…」徐又恩尷尬傻笑。



       終於床鋪合在一塊,她們也雙雙就寢。然而這的曖昧的氛圍卻是不減反增,這兩人各自拉著被褥的一角,側身而睡,完全不敢越雷池一步。
       夏瑤一顆心懸著,她很清楚自己喜歡上了徐又恩,只是徐又恩卻已有了属意的女孩,這種單戀隨即失戀的苦澀襲擊著夏瑤,讓她難以入眠。
       夏瑤在被窩中翻來覆去,遲遲無法入睡,這騷動也感染給徐又恩。
       「瑤…妳睡不著嗎?」其實徐又恩一樣夜不成眠,她心儀的夏瑤就躺在身旁,這要她如何安然入睡啊。
       「我吵到妳了嗎?對不…」夏瑤轉過身來正面對著徐又恩。
       只是她話還未說完,閃電瞬時而過,緊接著一個超近的響雷襲來,房間隨即陷入一片黑暗。
       「啊…」夏瑤失聲尖叫,害怕的躲進徐又恩的懷中。
       「別怕別怕,有我在。」徐又恩將夏瑤摟緊,細心的替她將耳朵摀上,試圖斷絕外頭轟轟的雷聲。
       是第一次也會是最後一次,徐又恩能和夏瑤這麼親密,因此她允許自己稍稍越矩不再克制。
      直到窗外雷聲方歇,兩人抬頭互望,眼唇幾乎要碰在一塊,因害羞狂跳不已的心臟更像似要躍出胸口般的激動。這太過過於親暱的舉動,令她們立即尷尬的退開身。
       方才躺在徐又恩懷裡是如此的安心,夏瑤發現她竟是如此眷戀這個擁抱。然而徐又恩已心有所屬的事實卻不斷的提醒著自己。
      於是她略帶醋意的說。「妳對每個女生都這麼體貼啊!那對喜歡的人一定更好,對吧。」
      「我喜歡的人?」徐又恩的語氣透著疑惑,那個人不就是妳嗎?徐又恩差點就脫口而出。
      但她最後還是沒說出口,只稍稍停頓後說。「我沒有喜歡的女生啊?」
       徐又恩不自然的態度,再加上郭婷婷說過的話,讓疑惑在夏瑤的內心冒出,只是此刻她不想多問。
      說她膽小也好,逃避也罷,她目前只想安穩的靠在徐又恩的身旁。
      至於其他事,等過了今夜再說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