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響鈴讓手機微微震動了起來,季吾院反射性抓起,像是燙手山芋似一把將它往包包上丟。
「怎麼啦?不是訊息嗎,不看嗎?」魏子菖不解的問。
「⋯是垃圾簡訊啦!最近我總是收到一些廣告信息。不、不要理它。」
在好奇下隨意瞟了螢幕一眼,魏子菖疑惑的喊出聲。
「咦?這不是栗子糕嗎?」
「啊,是嗎?」季吾院馬上湊近,雙眼直直盯著現刻視若珍寶的手機。五秒、十五秒過去,只見他修長的睫毛不斷閉又張,像是確認眼前的畫面是否為真。
魏子菖太熟悉這個景象了。好友嗜喜中式點心,古早味道地的糕點更是最愛。大快朵頤前,季吾院就是現在這個樣子,猛瞧著食物狂眨眼。
「哇,應該很好吃。誰啊?這個時間還傳這種照片給你看,這不是讓人流口水嗎?」
「嗯,嗯。」季吾院不自覺的點頭應和。
叮咚,手機上又傳來另外一張照片,這下季吾院沒辦法坐定了。他開始權衡利弊,是乖乖自首認錯,然後吃著美味的芋泥雪花糕⋯⋯還是抵死不從被逮回去,看著美味的芋泥雪花糕被吃光呢?
看著表情變化萬千,內心激烈交戰的季吾院,即使內心早已笑翻在地,嘴角掩不住向上的弧線,魏子菖還是推了個順水舟給他。
「是你的編輯殷先生是吧?在樓下等你嗎?」
「⋯⋯對不起,子菖⋯」季吾院露出愧疚神情,站在魏子菖身前微微低頭。自己行事真是莽撞,讓子菖白幫忙一場。兩人熟識的友誼,魏子菖總是善意的表示,讓季吾院更覺得歉意萬分。
「真覺得對不起的話,我倒是想嚐嚐栗子糕的味道。」
「嗯,當然沒問題。」季吾院也跟著眼前的人開懷笑了出來。

 

飛馳在路上,蓄著帥氣頭髮的殷聿然,白色襯衫領口微微敞開。深邃有神的眼睛專注眼前的駕駛,他有著高挺鼻梁,性感厚薄適中的嘴唇。
第一次見面時,是三哥邀請他來家裡作客。季吾院還以為他是模特兒。這麼好看的人,還是衣架子,應當屬於螢光幕前發光發熱的人。
出乎意料之外,殷聿然選擇了燈光後的出版社,憑藉自身的文學素養及多年經驗,目前已經是日文線的主編,從找書、選書、編書到出版行銷都是親身執行。

身為三子,家族的壓力並沒有落在自己臂膀上。默默無聞投入書海中,有幸在慧眼識明珠的前任編輯提拔下,開啟了漫長又幸福的作者之路。不過,次本書便轉為非文學線的聿然責任編輯,季吾院對此疑惑卻是無解。
隨之思念增多,殷聿然這才明瞭當時對季吾院的感覺,並非只是兄弟般的情誼。
知曉季吾院是出版社力推新人後,在他刻意用心安排下。他與擔當編輯深談請求一番,再徵詢總編緝首肯後,才能有兩人後續的發展。

不過看著現下滿腦袋都是雀躍心思的季吾院,睜大晶亮的雙眼,一臉饞涎欲滴的表情望著他,左手還恭敬的托住央討的右手。殷聿然不禁微微一笑,右拐駛入通道,往停車場前進。
「好幾天沒見到我,第一個反應居然是想著食物,而不是我?」
「啊,我很想你啊。不過,是你先拿美食引誘我的。」
「你怎麼那麼確定呢?」拉上手剎車、熄火,殷聿然轉頭挑高英挺劍眉。
「啊,你使詐!」聽聞的季吾院就像蚱蜢一般,馬上跳起身撲向眼前一臉狡猾得逞的人,居然耍招欺騙自己。
殷聿然幾下就制伏只有三腳貓功夫的戀人,點水似在他氣憤翹起的嘴脣上親了親。
「喔,我使詐。不過,又是誰承諾在我出差時,可以完成最後一章的文章呢?」
「我⋯⋯」
「那麼,季小五。做好覺悟了嗎?」平日燦爛的笑容,此時猶如無常陰惻惻,讓季吾院瞬間僵硬石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