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假在即,住宿生們都為這學期的首次連續假期感到興奮不已,紛紛整理行李準備回家去。
        夏瑤除外,除了休假日見不著徐又恩之外,還有剛剛舍監托她交給徐又恩的期中轉舍申請書。
        這才是讓她心情鬱悶的主因。
        夏瑤不解,她和徐又恩不是相處融洽嗎?為何徐又恩還想要換宿舍?
        呃…或許她們是相處的太過融洽了!
        三天前的夜晚再次浮現。短暫卻溫暖的相擁一直盤旋在夏瑤的腦海裡,那令人心跳的曖昧更是久久不散。
        真是因為這件事才申請換宿舍嗎?當時徐又恩雖否認的有心儀之人,不過夏瑤可沒忽略她那時猶豫的態度。
        只是就算如此,也該跟她打個招呼吧?怎麼能這麼一聲不響的……
        回想至此,夏瑤覺得自己好像花痴。她居然還在回味那天的擁抱,殊不知這已造成了徐又恩的困擾,那份轉舍申請書就是最好的證明。
        在夏瑤思緒紛亂之際,徐又恩開門走踏進宿舍。
        「瑤,妳也是明天回家啊。」徐又恩看著這時間還待在宿舍夏瑤問道。
        她也預計明天再回去,對她來說能和夏瑤獨處比休假更吸引她。
        「嗯…」夏瑤沒什麼精神的應聲,將桌上的申請書遞給徐又恩。「給妳,這是舍監剛才交給我的。」
        「呃…謝謝。」徐又恩有些尷尬的接過手。
        她其實尚未確定是否要換宿舍!因為一旦搬離,她勢必得就此放棄夏瑤。然而她的心仍然離不開夏瑤,因此她才遲遲沒去找舍監拿文件,不想這會竟從夏瑤的手裡拿到。
        這下好了!看著夏瑤微怒的面容,她要怎麼向她解釋?
        一句謝謝?就這樣?
        徐又恩絲毫不分辯的模樣,讓她不禁怒火中燒。
       「看來妳是不打算跟我解釋了!也是!我不過是妳的室友而已,妳又何必浪費唇舌。」夏瑤的口氣不自主的升高。。
        是啦!徐又恩要搬去跟她喜歡的女生同住,是不管她的事,夏瑤也沒立場過問什麼,只是連告知一聲都不能嗎?
        這算是基本的禮貌吧?當初她的朋友勸她搬離宿舍時,她是如何維護徐又恩的?
(不得不承認她那時是有私心的成分。)
       結果徐又恩現在竟是連照會也不打就想悄悄離開,可想而知她在徐又恩心中是多麼可有可無了!
        徐又恩持續的默然,讓夏瑤心情大壞(這等於坐實了她的胡思亂想)。她隨即旋身打開衣櫃,開始整理衣物。
        即使她很怕黑,但怎麼樣都比留在宿舍強。
       「瑤…妳該不會是想坐夜車回去吧?現在時間太晚了!」
        她不是明天才要回家嗎?這個倔強的丫頭不會是在生她的氣,所以賭氣吧!
       「那又如何?」夏瑤頭也不回,自顧自的將衣服放進背包裡。「難得妳還會擔心我!真是讓人感動啊!」
        夏瑤知道她的語氣太過尖銳,也清楚自己是在無理取鬧,但她就是吃味,就是在意。
        更多的是受傷。
        這時徐又恩磁性的嗓音自後方傳來。 「我當然會擔心妳,畢竟我們是朋友啊!」
       「是嗎?如果妳真的這麼想,應該會在申請轉舍前,知會我一聲吧?」夏瑤轉過身來,杏眼圓睜的盯著徐又恩。
       「我…」徐又恩答不上來。
        她的確不想把夏瑤當作朋友,畢竟只當朋友對她來說太過折磨,但是這些話她要怎麼對夏瑤說……
        徐又恩只能再次不語。
       「說不出來了吧?算了!不用勉強。」夏瑤心寒的背起背包。「我要回家了!祝妳有個愉快的假期。」
      「妳不要鬧了好嗎?不知道這麼晚出門有多危險嗎?」徐又恩趕忙拉住要往外走的夏瑤。
        這丫頭都不知道她這麼做自己會有多操心嗎?都這麼晚了!她怎麼能放心讓她獨自搭末班車回家!
        尤其最近又有變態在校園附近出沒。
       「徐又恩妳給我放手喔!」聞言夏瑤怒氣更甚,出力想甩開徐又恩緊握的手。「放手啦!妳那麼討厭我,幹嘛還要假意關心我。」
        她承認她是任性,也清楚此刻出門可能會遇見學姐們說的變態,不過她此刻就是不想跟徐又恩共處一室。
        她是那麼喜歡徐又恩,卻連當朋友的機會都沒有,這要她如何不感到氣餒。
     「誰討厭妳了!我就是太喜歡妳!才要搬走,因為我沒辦法只跟妳當朋友!」 徐又恩話一出口,兩人瞬間愣住,時間彷彿靜止一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