忿恨的離開寵物店後,章鴻展騎車在街上亂晃,仍是怒氣未消。 萌20160704 
       「他馬的…小子敢讓我在妹面前出醜,改天老子一定拿刀砍死你。」他只顧著咒罵,完全沒注意到有隻大白狗從路旁竄出。  
       「X!死狗!信不信我打死你。」章鴻展趕緊煞車,力道猛烈的差點連人都要摔出去。  萌20160704
       而那隻大白狗卻是不閃也不躲繼續往前跑去,末了還回頭看了他一眼。萌20160704   
       若說狗兒是有思想的,方才那一瞥就是最好的證據,章鴻展確定他在大白狗的眼中讀到了不屑。  
       這讓他怒火更盛,立即騎車追逐消失在巷尾的狗兒。  萌20160704
       「今天老子心情不爽,正好找你這隻賤狗開刀。」遠遠的看著大白狗在前頭奔跑的身影,章鴻展拿起大鎖,加速向前騎去。  
       狗兒似乎沒有察覺到後頭的人來意不善,繼續往偏僻的小路奔去。  萌20160704
       笨狗!你跑來這裡真是自找死路,這裡沒有人可以救你。章鴻展一臉獰笑的揮舞手中的大鎖。  
       越騎路越小景色也越荒涼,而他越騎越快,但他和狗兒的距離卻因此沒拉近。  萌20160704 
       「怎麽回事?我都騎到七十了!居然追不上那隻狗?且這裡為何如此偏僻?連間民房都沒有?」  
       他不過才拐了兩個彎,怎麼景致完全不同?他不是還在市中心嗎?居然一個人也沒瞧見?   
       這詭異的情況令章鴻展感到不解!正想放棄回頭時,今早聽到的幽怨低音再度傳來。萌20160704   
       …不追了嗎?你不是最喜歡跟狗玩?…  萌20160704
       「誰…啊~Fxxx」章鴻展被突傳而來的聲音驚嚇到失控摔車。萌20160704  
       他一連在地上翻了好幾圈才停下。「靠!好痛…」章鴻展檢查自身的傷勢,還好只有些許的擦傷而已。  
        當他牽車準備走人之際,耳邊突然響起了狗的慘叫聲。章鴻展對此而言並不陌生,因他施虐時常將狗兒的哀號聲當成背景音樂,藉以娛樂自己。  
        然而這些聲響卻不似往日的悅耳,因為他環顧四周,連一條狗兒也沒見著。萌20160704   
       「馬的!給我出來…不要在暗處裝神弄鬼!」章鴻展虛張聲勢想幫自己壯膽,他發抖的雙腿卻洩漏了他內心恐懼。  
       瞬間一個黑影越過他眼前,章鴻展還來不及反應,劇烈的疼痛就從他身體的末端傳來。萌20160704   
      「痛…」章鴻展吃疼的往後倒下,看著自身的手指腳趾彷彿被利刃削斷般深可見骨。   
       霎時周圍的狗叫聲停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男人喪心病狂的笑聲。  
       「哈…再跑啊…老子看你怎麼跑!」萌20160704  
       這不是他的聲音嗎?章鴻展驚恐的直往後退。  
       「哈哈…笨狗你還想逃!」萌20160704  
       語落刀下,章鴻展親眼看著他的皮膚自斷指挑起,接著順著紋路活生生的被剝下。萌20160704   
       和他那時對待小白的方式一樣,只是角色易處,被扒皮的換成他。萌20160704  
       「啊…」他痛到幾乎要暈了過去,可惜上天不打算對他那麼仁慈,他的意識依舊清楚。  萌20160704 
       「乖狗狗我帶你去散步喔!」這時令人膽寒的聲音再次出現。  
       「求求你,不要…我知道我錯了…」章鴻展哭到失禁的求饒。明明是自己的聲音,卻讓他恐懼不已。  
       他太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畢竟這些都是他當兵時虐狗的手段。萌20160704  
       突然一隻看不見的手拉住他的舌頭。萌20160704  

       不要…無法出聲的章鴻展只能拼命的搖頭,努力揮著斷指又沒有皮膚的雙手阻擋。萌20160704   
       章鴻展的舌頭被全數拉出,冷冽的金屬鐵鉤發出的光芒,刺目的使他睜不開眼,冰涼的觸感提醒著他事情還沒結束。用力一勾,他的舌頭隨即被刺穿。  
       椎心刺骨的痛楚襲來。「嗚…」章鴻展只能發出不成句的斷音。萌20160704  
        接著鐵鉤像是被人提起似的緩緩向上升起,章鴻展的雙腿也跟著離地。他只能無助的掙扎,像那時的狗兒一樣。  
       「狗狗不怕死、不怕難,笨狗你就去死吧。」這時…耳邊再次響起他當時唱的那首歌⋯⋯ 萌2016070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