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杉,要不要吃啊?。」前額頭髮整齊劃一在眉毛上,圓潤頰上還鼓鼓的男孩叫童詩宇,他將手上零食推向身旁的男孩面前。

綽號小杉的季禮杉接過食物卻沒有動手,俐落地從口袋取出條橡皮筋綁緊。然後又從肩後的書包拿起水壺,打開瓶口。
小童很自然的接過,也任由小杉幫他擦了擦嘴唇。兩人這麼自然地的舉動被留存在相片內,這是他們小學的樣子。

童詩宇還記得高中社團露營的記憶,同學小畢提議試膽大會,想得到當時喜歡那位女孩子的芳心。分組時卻是很慘的跟自己還有小杉三個哥們同行,一路上只聽見他不斷地吐槽自己籤運太差,弄得半點恐怖氣氛都沒有。
總是吐槽略矮自身半顆頭的季禮杉,卻在那年冬天寒假後大轉變。身高抽快像是某首歌所演唱,一夜長大的令人感到驚嘆。

迎著春天的氣息,在冷熱交替間生了場重感冒。朦朧醒著又朦朧睡去,母親的擔心神色揮之不去外,還有曾放在額上那雙溫暖的他的大手,至少仍是無法忘懷。痊癒後,童詩宇戒掉了零食,卻染上了另一種癮。

/

小童總是吃了太多零食了。坐在書桌前的季禮杉,看著老師正在黑板上書寫,注意力早就不在課本上。一個小腦袋想的是如何改掉小童的壞習慣。
季禮杉家裡環境很好,父母教育使然,屋宅內從來沒有市售那五顏六色的零嘴食品,有的總是新鮮的水果食物盛著。
有回忍不住好奇心,試了小童愛不釋手的巧克力玉米酥,甜膩過頭的滋味讓他足足灌了四五口開水,才消除那種不舒服的感覺。
自此之後,小童就喜歡鬧著他,找盡機會將零食藏在自己吃下的東西內。
當時一張可以馬上讓小童發笑的相片,就是偶然間被童媽媽拍下自己誤吃而擠眉滿面皺緊的苦瓜臉。

還記得那人入學考試後,不甘心抹掉眼角眼淚的臉,體會到什麼叫做心疼,懂得什麼叫作不捨。瞭解自己以往見到他燦爛的笑,心臟為何總會不時的跳快。
掙扎著,他該要走的是自己一直認為的道路上。原本身旁應該是個水靈清秀的女孩子,相伴的應該是個清爽伶俐的女性,而不是眼前想要擁入懷抱的他。
藏匿莫名的情感,季禮杉選擇躲避卻又接受對方的好。從小個性直率的童詩宇不去深想,如同往常的站在身旁的位置,沒有變化。

大學同學及身兼室友則是很坦然,愛一個人沒有錯,錯的是自己。不說破的處境,只是拖延那人尋找下段愛情的幸福。
這時,季禮杉才知情自己不敢幻想的情節,是有著稚嫩臉龐的他跟著不知名的人依偎一起。

/

相約看入秋的煙火表演,童詩宇欣喜的捧著手機在床上轉好幾圈。兩人自從大學就分屬不同學校,要見上一面,就是得要等到假期。
他心裡琢磨要叫上哪些舊同學時,叮咚的訊息伴隨閃耀著燈亮。
《⋯小畢他們那天有事,就不用找了。》

站在約定的場所,童詩宇不時地張望。對方並沒有遲到,而是自己掩不住的開心就提早出門了。
一抹高大的身影慢慢走往自己的方向,童詩宇臉上因為期待而緩緩展開笑顏。走近後的季禮杉則是繃著臉,一臉說不上是什麼表情。
可惜了那張帥臉。童詩宇內心偷笑了起來,心中暗道。
「走吧,這裡離煙火施放地點有點遠,還要走一段距離呢。」
轉身未邁出的步伐,自己的右手就被抓住。季禮杉的手掌有點滑,秋夜的氣溫應該不會讓人熱到出汗,回頭看著他不太對勁的臉孔。童詩宇不免擔心,難道是對方身體不舒服?
「小杉?你⋯⋯」
「你不要只對我好。」悅耳的聲音卻壓抑著不知名的情緒。
「咦?」突然的話語讓童詩宇措手不及,不知道怎麼接答。
「我和你⋯不想再這樣下去了⋯」
什、什麼意思?是自己的情感被發現而拒絕了嗎?童詩宇表情不禁一傻。
「你為什麼不奢求回應?我明明很過份,私心希望你對我好,卻不給你任何表態!」望著季禮杉看不透的表情,童詩宇感到心慌。
他視線移向別處,細長的睫毛不斷上下張合,忍住泛起的重重酸楚,只得強裝鎮定。
「對不起⋯⋯」
聽到後的童詩宇,更將臉撇向一旁閉上眼眸,牙齒不由得咬住下唇,不斷地要自己深呼吸。
「我⋯我想讓我們變成對等。我⋯想對你好⋯」
季禮杉好聽的嗓音再度傳來,童詩宇卻覺得自己頭暈腦脹了,現在他聽到的是什麼?
季禮杉拉了下自己一直沒放開的他的手。覺得表達太笨拙了,明明就是要告白的,怎麼會變成逼淚戲碼。
「⋯什麼?⋯」眼角有點紅,被拉回視線的童詩宇,正視著季禮杉的眼睛。
「⋯在一起吧⋯」
「⋯⋯」
「⋯在一起吧,你和我⋯」
「⋯⋯這是表白嗎?為什麼覺得我被戲弄了?」在季禮杉顫抖的聲音中卻聽出了真摯的情感,童詩宇笑了。
「⋯我⋯」
「嗯。我們在一起吧。」用力點了個頭。
看著面前的人露出熟悉的燦爛笑容,季禮杉心臟又跳快了。
兩人直望著對方的眼眸,遠方煙火此刻綻放絢爛聲響,彷彿也在表示著幸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