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稱為圓圓的男孩執行力只能用火速兩字來形容。童詩宇面前馬上多了好幾本小說,以及這鬼靈精怪頭腦下編寫的故事。
「不是⋯正常來說,不是應該要阻止自家的親手足,你怎麼會反而還想這些⋯不純潔的主意來掰彎你哥呢?」狗血八點檔不總是演家族的人呼天搶地,要不就以死相逼的劇碼。怎、怎麼圓圓的反應這麼特立獨行。看著這人表現出來的行為舉止,童詩宇再次感受到頭很疼。
「哎呀,二哥死板、木訥、不解風情,嘴巴又很笨拙,要不是有著季家優良的長相外貌,相信女孩不會喜歡這種一副就是呆頭鵝的人。」
「不、不是這樣的,小杉堅持自己的想法,有著個人主見。而報告發表上頭頭是道,怎麼可能是嘴巴笨拙呢?」
即使內心很想附和圓圓的說法,不過被吐槽的可是自己的情人,怎麼能不聲援,反而還要滅他的威風呢?因此童詩宇不免要出聲持反對意見。
「喔⋯」圓圓斜眼深意地瞄了他一下。「那木訥、不解風情,我說的對了吧。你們都交往了快四個月,僅僅只有牽手、親吻,這難道你可以反駁說不是嗎?」
「你、你⋯⋯」
「所以啦,這時候你就要主動出擊了,把二哥變成你的盤中飧,這樣他就是你的囊中之物了。」
靜靜看著圓圓三秒鐘,頭痛已然不能形容現在的情況了。自嘲簡直是頭殼壞掉、被雷劈到,才會聽這個小子胡言亂語這麼久。
「我走了。」童詩宇快速轉身道別,走為上策。
「唉、唉,小童哥,我是真的喜歡你跟二哥在一起,才這麼直說的。」圓圓眼明手快地拉住他的手臂。
「而且,我也覺得二哥實在太悶了,感情有一個人主動比較好嘛,你也希望兩個人有進展不是嗎?⋯倒不如,你就主導點⋯⋯」
被那雙無邪的眼睛一看,軟言軟語的話這麼一說,童詩宇居然著了道的繼續被洗腦。
終於,在數日連環電話的不斷疲勞轟炸下,對方施予明拐暗騙的手段後,童詩宇就範了。

想到這,雙手忍不住捂住臉愁容滿面。童詩宇沒想到自己耳根子居然這麼軟,聽完了圓圓所策劃的計謀後,甚至還收到一份他寫下詳細明列的步驟表。哭笑不得這句話,也無法描寫現在進退兩難的心境。
他與季禮杉並沒有因為交往就一起同住,畢竟就讀的學校分隔不同城市。所以休假時,就會互相到彼此的宿舍小住幾晚。
主動邀約戀人,原本應該是再自然不過的舉動。但自己在電話中支吾半餉,才吐出的話語,這點童詩宇則是消極的希望沒有引起對方的起疑。
今晚自見到季禮杉後,自慌手腳的情況來看,童詩宇對接下來的事隱約有著不妙的預感。他不禁再拿起手機確認步驟,彷彿現刻這就是他的浮木。
聽到啪噠開門聲響,童詩宇嚇到抖了一下,手滑的差點要將手機拋出去。
「怎麼了?」季禮杉闔上浴室門,擦著濕漉漉的頭髮走了出來。腦中在想著戀人今天奇怪的失常。
平時不是迷糊的人,卻在晚飯間失手打翻餐點;兩人乘載返家路上聊天時,自己一問才回答,要不就是東問西答。自己是不善於表達內心的愛意及想法沒錯,不過季禮杉也不是遲鈍之人,他知道童詩宇心中揣著某些事。
「沒、沒事,剛、剛剛有簡訊⋯」童詩宇強裝鎮定,默默地放下手中的救命稻草。
季禮杉走近,落坐在童詩宇身旁的床沿。兩手仍是俐落地擦乾頭髮。
望著那雙強健有力的手臂在面前晃動,童詩宇吞了下口水,腦中小惡魔不斷地慫恿鼓吹著。心思一轉,秉著一不做二不休的念頭,咬牙放下手機。站起身,他接手毛巾開始仔細的擦拭戀人的髮絲。
「嗯好了,詩宇。」季禮杉拿過阻礙視線的毛巾,微抬起頭,看著面前的人,溫暖的手撫上童詩宇的左前臂。
鼓譟的心臟彷彿也在為自己打氣,童詩宇望向戀人真摯的眼神裡,他傾身,低下頭輕輕吻季禮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