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突然有事不能過去了,下次再一起吃飯吧。》訊息傳出去後,席天晴無力的伏在桌子上。
      方才那一幕還印在她的腦海裡,她不想憶起,卻偏偏盤繞不去。
      「是啊!穆少晨怎麼可能沒有女友,她那麼受女孩歡迎…」席天晴喃喃自語。
      她的女友…席天晴看的可清楚了!完全是個大美人,和穆少晨十分般配!應該說她們兩人就是耀眼的存在,彼此相互輝映。不像她一站在穆少晨的身邊就黯然失色,全然淪為配角。
      是啊!那樣的女孩才配的上穆少晨…
       嗶嗶!訊息聲傳來!
      《沒關係,我們可以等妳啊!妳幾點可以過來?》
      《不用了!我可能要很晚,妳們玩的開心點。》席天晴言不由衷的回訊。
      她根本不想過去當菲利浦!夾在她們之間,去欣賞這對愛侶的親密互動!對她來而言太折磨了!
      席天晴拿起手機看著裡頭她與穆少晨的合照,那時她是笑的如此開懷,感覺是那麼幸福。
      刪了吧!再看也是難過…然而刪除鍵卻是怎麼也按不下去,畢竟那是她與穆少晨最初(也可能是最後且唯一)的合拍的相片。
      算了!席天晴將手機關機扔至床鋪。
     她現在誰也不想理會,誰的訊息也不想回覆,只想把自己的鎖進象牙塔中。


      席天晴肯定是在躲她!
      穆少晨不明白原因為何,但疏遠的感覺很明確。
      昨天上通識課程,她也坐在離自己較遠的角落裡。私下傳訊息給她,回訊的時間不僅不若以往的迅速,口氣也相對冷淡許多。
      就連穆少晨以曦的身分與她來往也特意被生疏了不少,就好像席天晴是有意要和所有人生分似的保持距離。
      而且最近的聯絡次數屈指可數,大多都是穆少晨主動聯絡。若不是她不屈不饒持續聯繫,恐怕她傳的訊息、撥出的電話早已石沉大海了吧!
      最好的證據就是…她一早傳的賴與微信,席天晴到現在尚未回覆。
      這是怎麼回事?好不容易拉近的距離,如今卻變的遙不可及?
      到底是哪裡做錯了?
     穆少晨不解!明明兩人前些天還有說有笑的,不想此時已然風雲變色。
       「叮咚!」訊息聲打斷了穆少晨的深思。
      她拿起手機看見發信人是席天晴,趕忙滑開介面,映入眼簾的卻是令她震驚不已的內容。
     《曦~謝謝妳這兩個月來幫助,不過我決定放棄了。》
      《為什麼突然這麼說?妳們之間有發生任何不快嗎?》難不成是她不再對自己有好感了嗎?穆少晨納悶著。
      《不是這樣,我只是明白自己不該圍著穆少晨轉了!》那兩人沒有她可以介入的空間,既然如此席天晴又何必執著呢?
      《言下之意,妳也不需要我了是嗎?》晴天的意思很清楚,她不但要放棄穆少晨,連曦也要捨棄了。
      《抱歉!我目前不太想跟圈內人走太近,之後有機會的話,我們再聯絡好嗎?》一開始她確實是為了解踢的想法,明白踢的喜好才與曦結識。
      但現在她們已是相熟的好友,如果可以她也不想跟曦疏遠。
      只是她已決意退出選修,盡量減少與穆少晨見面的機會。
      她自然無法繼續和曦聯絡,這會勾起她對穆少晨的思念,因此席天晴別無他法。
      《妳决意如此,我也不勉強,我尊重妳的決定。》她超想勉強席天晴繼續努力,只這些話她不能訴諸於口,只能硬是嚥回喉內。

      《曦,謝謝妳。》

       

      時至子夜,穆少晨仍未就寢,她反覆思量席天晴今晚所傳來的信息。照內容判斷她定是誤會了什麼,否則她不會決定與要自己中止往來。

      只是穆少晨思來憶去也想不起有何事會令她誤解,且上週四她們除了一起上通識課程外,她和席天晴已有好些天沒見面了!怎麼會…

      咦?上週四…?那就不是…

      原來如此!穆少晨有如大夢初醒,她終於明白原因何在了!

      「晴天,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妳說,明天請妳務必…」她拿起手機發出訊息給席天晴,不是以曦的名義,而是以穆少晨的身分。

       她很清楚若照這現狀發展,她與席天晴已是不可能。
       然而穆少晨並不想要放棄,她提出與晴天見面要求,完全是破釜沉舟之計。因為有些事她必須向晴天解釋,有些話她更要親自向她訴說,即使結果未如她所想亦同。
      《什麼事?》疑問與訊息一起傳來。
      《在電話裡說不清楚,總之明天我會等妳,不然我過去找妳也可以。》穆少晨完全不打算讓她拒絕,她決不會輕易言棄。
      過了好半响,就在穆少晨認為不會有回訊時,信息再次傳來。
     《好!我會過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