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郁捷習慣的撫上右手腕,肌膚傳來的觸感又再次提醒自己。這是,今天的第十四次。

那物的存在,宛如從自身原生的自然。而今沒法觸及的空虛,讓他心思雜訊萬千,不自覺地失神。

一直相伴的手鍊不在,那沉甸甸的落空感,就像有根軟刺,梗塞著咽喉想說卻無法說出。心底或輕或重被這種情緒搔弄著,讓他整個人都不自在,無所適從的焦躁不安。

他得承認,這是溫家然不在他身旁的後遺症。離開他的六天後。

 

鍊子被遺落了。

忘在那個總是灰濛濛的都市中心,某座大廈七樓之四的房間裡。

有著他還有溫家然的小房間裡。

現在他既失落又孤單,都是那條手鍊惹的禍!

惡狠狠地想要把它黏在手上不願拔下,另一面又寶貝般的保護著,生怕碰著擦撞損毀了它。

或許,就是想像此刻一樣,彷若溫家然不在身邊的話,它就可以釋放溫暖安慰自己還有那人陪伴。

蘇郁捷不想怪罪任何人,他只想發一頓脾氣,好好生場自己的氣。

現在沒有了鍊子,於是他孤單了。

 

現在了解,自己的獨立自主,終於長久被你,那位遠在兩千公里的始作俑者寵壞。

明明顯現於外,就是你依賴我多一點,我照顧你多一些,為什麼實際剛好相反。

這樣的思緒,讓蘇郁捷嘆了口氣,嘴唇不自覺翹起了不悅的角度。

(哎呀,不想了。)

不敢用手擾亂了已經定型的造型,他抬高頭,閉上一向活躍明亮的雙眼,此刻側顏線條優美的讓人嫉妒。

 

一側角落的溫家澄雙眼都看見了。心想郁捷哥就是全身洋溢著自然的帥氣感。

那兩道英挺的眉毛,被明亮又亮的大眼,還有眼底下那招人喜愛的臥蠶,增添了柔意。兩側嘴角旁的淺淺小括號,時常伴隨在笑意內,讓蘇郁捷全身包圍著宜人舒適的感覺。

不過真正吸引的,還是蘇郁捷熱情又爽朗的性格。不怕生不慢熱的他,總是開心又興奮的面對每個認識、不認識的人與事,讓大家樂於與他相處且舒服自在。

即便他總是愛自嘲不高不瘦腿又粗。

 

感嘆眼前人的相貌俊秀也是要執行任務,溫家澄快手的從包裡摸出了手機,多張高畫質的相片馬上就儲存在記憶體裡。

當郁捷哥的小助理,表面是為了打發開學前的無聊時光,但實則非也。被某人派來才是主因。

當然,一切都是隱密的。

當然,蘇郁捷是不知情的。

 

「哥,郁捷哥又在望腕思人了⋯⋯你這招,讓我不禁豎起一百根大拇指。」

配合著照片發訊過去,盡責擔任間諜的溫家澄,不免佩服自己哥哥心機竟然如此深厚。

文字間,他頑皮的用數個貼圖來表現對溫家然的這些崇敬。沒想到對方已讀猶如火箭速度的立即顯現,也讓溫家澄沒忍住笑吐槽。該不會,他一直沒放下手機吧?

想到那人可能看著畫面中那些照片,露出寵溺的目光,溫家澄也不免讚嘆愛情的力量無限大,鋼鐵絕對能化為繞指柔。

他們幾位兄弟死黨看著兩人跌跌撞撞的戀愛過程,都認同倆人是天生一對的合適。

冷靜又理性的家然哥,可以不時地只為郁捷哥賣萌。活潑又愛搞笑的郁捷哥,憂鬱情緒也僅出現在那位名為溫家然的人。

 

螢幕跳出對方傳來超cute點頭圖示。溫家澄已經很熟悉了,這一向都是郁捷哥的傑作,連家然哥的通訊軟體也不放過,既有趣又搞笑。

「他太死板了,生活中就需要多點笑容。每天蹦著一張臉,不是可惜了那張婆婆媽媽們都喜歡的臉嗎?你沒發現跟我在一起後,他會說話會笑多了嗎?」還記得當時說完的蘇郁捷,還有點自豪地翹起下巴,揚起鼓鼓的顴骨。那彎月般的笑容,讓自己也跟著笑了。

 

「哥,說好的條件呢?」達成目標,腦中掛念著跟溫家然說好的要求。

溫家澄沒忍住心中有點期待的情緒,手指快速地在手機上移動。

「放心。」對方落下兩字,緊接著是一連串的圖片。

看到家然哥傳來的圖檔,差點讓溫家澄笑翻在地,嘴角掩不住的滿滿是笑意。

不能出聲打擾到拍攝進度的蘇郁捷。此刻溫家澄憋紅了臉,只能用力捏捏自己的大腿,整個人笑到彎腰站不直。

還沈浸在小鬱悶的蘇郁捷,將視線投射過去笑得異常開懷的人身上,嗯⋯帶著哀怨的。

因為廣告商提案,拉到了另一個國家。那海島的美麗海岸,才會相隔了想念的距離。

蘇郁捷不自覺地腦袋中小惡魔竄起。(當時,是不是可以多點私心不要答應這案子呢⋯⋯)

不過,就算腦中會有這樣的想法浮起,蘇郁捷也是放不下他熱愛的工作。

不能因為相戀就丟掉自己的興趣;更不能因為相愛而失去了自我,去依附那人。

一切只怪,自己為何把一向看重又珍惜的手鍊落下。

一切只怪,自己又想起溫家然了,可惡!

思緒回到原點,兜不出圈,蘇郁捷心中難掩落寞,臉上表情仍是專業的呈現。

專注、專注,專注眼前的拍攝!

 

道謝喊聲出現,告知眾人這場拍攝的完成。現在蘇郁捷換了張臉,他咬著因為唇蜜而透紅的下唇,直狠狠瞪著還不知踩到某人地雷的溫家澄 。

蘇郁捷走往他的方向,他準備要好好'疼愛'這位不稱職的助理。

 

但是,空降在這職位上的溫家澄,除了跟郁捷哥是熟識外,提上是溫家人的關係外。一向平易近人、笑臉迎人的好脾氣,可就不得不提他鬼靈精的個性。

只見他眼神快速掃過郁捷哥跟周圍環境,臨危不亂迅速更換螢幕上的畫面,一臉獻寶的表情,將手機湊近到蘇郁捷的眼前。

「郁捷哥,你看。笑一笑。」

是個測試忍笑程度的笑聲特輯,蘇郁捷沒有起疑的被踩中笑點,內心湧現感動。

這麼暖心的弟弟,還是被看出來自己心不在焉的樣子了吧。一邊反省著,一遍想著果然還是要好好對待溫家澄,這麼用心讓自己暫時忘了那個遠在另一陸地上的人。

直到影片結束,兩人還是沒辦法停止互相沒有形象的大笑。

「哥,幾天來的行程終於結束了,你辛苦了。為了給工作劃下完美句點,我問過當地居民,他們介紹間風評不錯的餐館喔。」一邊整著喉嚨,努力平穩自身聲音的溫家澄,一邊裝乖討好的說著。

做為年紀小的優點,就是可以藉故成長階段需要而隨時討食。當然在這點上,溫家澄始終做得非常得心應手。

沒維持多久的暖意馬上消失無蹤,蘇郁捷大眼一瞥,右手勾住溫家澄的脖子。

「早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你的重點是去品嚐美食,根本不是慰勞我吧。」

賣萌反駁沒有這樣的意思,逗的蘇郁捷開心撥亂溫家澄原本就有點亂的髮絲。「走吧。」

「哦耶!郁捷哥快快快,我們一定要大吃特吃。」擋不了溫家澄簡單興喜的情緒,蘇郁捷的笑容也開心洋溢在小酒窩內。

今天我要當吃貨,讓你想管也管不著。哼,溫家然!

 

 

××××××

 

 

終於回来了,不知道大家還有否期待雙寶(堡)回歸呢?

把這篇文放在掬園裡,那還請期待哦^_^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