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花舞/花舞翩翩
because i want to see your face with a smile

1

愛情降臨時,你看見了嗎?有些與眾不同的事情正在悄悄發生。
那時的他,就像某幕廣告裡的畫面。
漂亮又大的雙眼,有著白淨瘦高的身材。笑的時候,酒窩淺淺的掛著;不笑的時候,溫順的氣質如清雅花香,淡淡的沁入人心。
笑意盈滿唇邊的他,似膠片裡慢速播放的低下頭,從手掌內到細長指尖間,吹散那如夢似幻般的那些花瓣。
這是個開端,一顆名為愛戀的種子被種下了,在他心上。李敘如是想。

 

 

 

賴瑾霖嚥了嚥口水,會說話的靈活雙眼此刻更是睜大了好幾分,眼神不住地往左瞧瞧又往右看。
一張淨白的臉,卻張著呆楞的表情,完全展露出他對眼前所看見的景象表示無法理解。
懸著疑惑,心想即使翻遍所見所學的所有知識,似乎都用不上此刻出現他眼前奇異的情況。

難得的聚餐讓大夥們都笑得開懷,卻見不著任何一人像自己,不由自主地瞄了無數次李敘哥頭上,非常不對勁的情況。

賴瑾霖此刻坐在李郁輝一旁,佯裝對眼前的汽水有興趣,邊啜飲偷偷地觀察眾人的反應。左側的三人為了誰點錯餐在鬥嘴,右手的幾人飲起成年後令人爽快感的啤酒,大聲吆喝今天不醉不歸,卻沒人像自身大驚小怪的反應。
大家,看不見⋯那⋯嗎?

 

「唉呀,阿敘頭上有個東西呢。」
賴瑾霖一顆心被提吊了起來。心想果然心細的宋敏哥是第一個發現!那麼顯目的它,不可能沒人瞧見。

 

謹慎的挑起了髮絲,但被取下來不是那物,而是一截細小的枯枝。估計是戶外運動時掉上的。
大夥沒有停下談話喧嘩,話題轉到近日舉辦的球賽進行討論。

 

賴瑾霖開始不解,難道沒人瞧見敘哥頭上的異樣嗎?還是自己幻覺抑或做夢?是因為李敘對自身是那麼特別又幸福的存在嗎?
賴瑾霖拍了拍自己的臉頰。不、不行,他得問問。
拍了拍李郁輝的手,趁機夾了塊肉餵了他一口。
「郁、郁輝,你有看到阿敘哥頭上⋯嗯,有東西嗎?」
心滿意足的咀嚼著美食,李郁輝摀著嘴並朝著對面的李敘看了一眼,「沒有啊,怎麼了?」
「沒、沒有什麼奇怪的在、在哥頭上嗎?」不小心咬到舌頭,一句話被自己說的斷斷續續。
李郁輝聞言又認真瞧了瞧,只可惜他說出的答案,只能讓賴瑾霖認定自己肯定看見的是幻影。

 

一整個烤肉聚會,賴瑾霖總心思不住的飄向李敘頭頂。
淡藍色花苞繾綣像個荷包,玲瓏般的讓自己忍不住想去觸碰、想細緻瞧瞧。
到底是什麼原因,才能讓他頭上多了那抹總勾住自己目光的花。還是可能是外太空來的異界生物,被侵襲佔領身軀了嗎?
賴瑾霖搖搖了頭,攆揮走胡思亂想的奇怪想法。他還是李敘哥,還是那個自己從某時就開始注視,交託滿心情感的人。


暗戀兩個字太沈重,賴冠霖沒有否認。曾幾何時的仰慕,不知何時早已變成泛酸卻又疼到說不出口的心理舊疾。
一直以來的給了自己個理所當然的理由,增加多偷偷瞧他的次數,也多看幾眼,交托單向的想念。其實賴瑾霖很清楚,無論晴或雨,這樣的情況有天會走到盡頭。
但望著那朵純粹待放的花朵,依舊私心作祟。現在再添條原因,強硬地解釋為什麼自己那麼無法的從他身上移不開眼。

 

耳邊傳來聖智哥吆喝著眾人,排坐拍些聚會照片。幾個人開始像遊戲般的胡亂地吵鬧著。
沒有攪和進去的賴瑾霖暫停胡思亂想,聽著也忍不住地劃開笑開的弧度。沒有留意間,斜前方的那抹身影繞過桌緣坐在自己身側。
等到自己察覺時,心臟早已不受控制地噗通噗通的狂跳。賴瑾霖明亮的眼神開始飄移,雙手下意識揪在一起,頓時顯得慌張,卻又要強裝平靜的臉色。

 

李敘絕對沒有想驚嚇賴瑾霖來著。即使不是自己預料的反應,但見著賴瑾霖像似想找地方躲藏的表情,不禁泛紅的耳尖,還有他輕咬著下唇無措的樣子,都讓自己有點忍俊不住。真想⋯⋯親吻他。
隨著321的倒數,眾人紛紛擺出各種又是耍帥、又是搞笑的表情。
李敘隨意將大手一擺,輕輕放卻施了點力地握住那人肩頭。
彷彿擁有了什麼,他掩不住的笑眼及燦爛的嘴邊弧線。而被鏡頭留下的,還有賴瑾霖微微竊喜的酒窩。
沒有人發現,或者應該要說。沒有人瞧見,那朵花悄悄張展了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萌寶and府堡 的頭像
萌寶and府堡

萌寶&府堡

萌寶and府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