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鐘聲響起,將賴瑾霖從失神的思緒中拉了回來。他輕輕了吐出幾乎細不見邊的氣息,開始緩慢的收拾桌上。

教師前腳才離開教室,滿臉揚著笑的李郁輝馬上就拉開旁邊的椅子坐下。平時總是跑的最快的人,總是想馬上見到徐靖宇的人,此刻怎麼還會一臉輕鬆的坐下來?賴瑾霖投以疑問的眼神。

「瑾霖、瑾霖,等下去看件衣服吧,想送給靖宇哥,幫我一起挑。」

原來是這樣,賴瑾霖沒開口點了頭,早就了然於心,倒也沒拒絕。

李郁輝迅速換了神色,滿滿賊意的望著自己。賴瑾霖想到之前拖著自己所做的一些好事,對他那副表情並沒有太大反應。

「你知道嗎?今天阿敘哥打算告白耶!」

聽到意想之外的消息,層層的漣漪從內心擴大到臉上。藏不住的訝異、失落、錯愕盡出現在賴瑾霖臉上。

 

沒有停下的郁輝繼續道,說他答應聖智哥要徹底保密的,以免走漏風聲,讓對方失了期待感。

陷入自我思緒的賴瑾霖,看不見郁輝在他低下頭後,偷偷出現在臉上的那個得逞的微笑。

只可惜此刻腦袋完全不值得依賴,賴瑾霖忘了,向來被眾人公認聰穎的李郁輝,怎麼會口風不緊的透露秘密出口呢?

 

告白嗎?原來如此。

所以李敘哥才會在前次聚餐時,頭上冒出那朵含苞待放的花朵嗎?

一廂情願以為只有自己能瞧見,還欣喜了幾天。現在想來也不奇怪,或許像他一樣的人很多,看得見卻閉口不言的人存在。

 

還沒跨出一步面對自己的情感就失戀,不算損失慘重了。至少、至少,在情愫在發芽時,就能遏止不讓它滋長。這樣也比較能釋懷⋯應該是這樣子吧⋯⋯

「是、是嗎⋯」陷入了危城困境,賴瑾霖不自覺地抿起嘴唇,困難地從乾澀的喉嚨發出聲響,勉強作了回應。

目光看向此刻休眠中的手機,腦袋浮出剛才群組裡傳來的訊息,漸漸疼痛了雙眼〈今晚大家聚聚吧。阿敘〉而去了又要如何自處呢?

 

 

 

被大家烘托出門的賴瑾霖,悄悄瞟了個眼神往身旁望去。

今天李敘哥穿的有點正式,一身襯托完美身型的西裝外套,搭配著內領亮眼又豔麗的紅色,一貫的平易近人卻又不失優雅氣質。

看著那人滿面的笑容,賴瑾霖心空蕩蕩的乏力,卻也浮出欽羨的念頭。

笑盈盈的雙眸、寬闊的臂膀、溫暖又厚實的懷抱,沉醉的嗓音,輕柔地喊著對方的小名,會是誰能擁有這些的呢?而那人鐵定是個甜蜜的可人吧。

頭頂上的花兒也像是彰顯著主人的好心情,即使狀態仍是懷抱的模樣,但不知是否為錯覺,賴瑾霖卻是見著它顏色鮮豔了幾分。

往下低頭看著自己越發沉重的步伐,不管如何,也只能抑制自己還不死心的悸動了吧。光是憑今天李敘神彩奕奕的光采,就又讓心跳狂急跳,打亂了節奏。

心中暗嘆了口氣,清楚地明瞭,那些都不是屬於自己。

 

「敘哥,雖然我是被出來跟你一起出門。不過⋯你應該不喜歡這麼大的電燈泡破壞你的計畫吧。既然要告白了,那⋯你加油。」頰邊露出的酒窩,勉強的牽強著。賴瑾霖壓下心中叫囂阻止他的聲音,盡力朝姜李敘展露他鼓勵的笑容。

不敢多看一些,移開視線,偽裝自己對其他的事物感興趣,賴瑾霖不想再看眼前那雙欣喜的眼眸。

誰會知道自己正在嘴角發僵,誰會知曉自己內心崩裂了一角,撕裂的聲響隨著強裝的笑放大起來。

要趕快逃離。他見不得那畫面,那會讓自己無力拼湊那顆愛戀他的心臟。祝福是不可能的,他還沒那麼豁達,至少現在來說的確沒辦法做到。

能收藏留下,應該只有他未走遠前,曾擁住自己那一次的寬厚背膀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