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男人踩著穩重的步伐,緩緩的打開門。映入眼簾的是那個他。輕輕反手闔上門板,也捨不得從那人身上移開一絲目光。
細緻的身材有著纖瘦的背影,偏著頭的脖頸,無瑕的白皙,有種天真又認真的氛圍。沒有紮進去的衣襬,自然下垂的在腰間,跟著主人動作的伸展而隨意搖晃。

像是知道身後來人是誰,他沒有回過頭,叫了聲。「新雲哥,幫我好嗎?」軟軟的聲音,就像是不經意的撒嬌,讓有種置身於甜而不膩的棉花糖中。沒有拒絕的走近,輕觸身上像似裹滿糖衣香味的那人時,也讓杜新雲心中搔癢加重了幾分,貪心地閉上眼多聞了幾下。

張開眼的眼底隱藏著那人沒察覺的慾望,魅惑的眼神的看著他嫩滑的後頸,大膽的吐著溫熱的氣息在那人的耳側。
那人的背距離自己的胸膛沒剩幾吋,杜新雲大膽的將手圍繞著他,看起來就像是後背環抱一般。
可愛又精緻的發紅耳朵洩露了他的不自在,畢竟是自己請求男人的幫忙,不敢移動半分下,臉頰也漸漸透著紅光。

「嗯,好了。」順利的把領帶結好,杜新雲望著前面可以容納兩人的全身鏡,滿意的看著那人露出開心的神情。熱切希望,永遠僅有自己可以幫他繫這個結。
會牽連兩人情緣的愛情結,及對這人獨佔的私心。

沒有了平時笑眼,深闇的眼神流轉著藏匿不住的慾望,杜新雲厚實大手握住那嫌瘦板的腰際,有力的觸碰讓那人身體不禁顫動了一下,心理彷彿有什麼正在蠢蠢欲動。
最先被疼惜的是細白的肩膀,杜新雲輕落個吻在那上面。就像某樣自己一直夢寐以求的物品,要拆開它、要品嚐它,一定不能急迫,一定要像珍寶似的呵護下,讓它在自己手下綻放它最原始、最美艷的色彩。

收緊腰間的手臂,將他往自己身上靠,沒有間隙的緊貼著。此刻的杜新雲如同潛伏許久的嗜血一族,勾人的舌尖從那抹性感嘴唇探出,牽動著眼前的身體開始微微的發抖。
那人不敢睜開的雙眸,睫毛猶如蝴蝶雙翼拍動停駐在潔白的肌膚上。腦袋渾沌不明,找不著可以逃匿的出口。不自覺的軟了身軀,自然的向後傾靠著杜新雲。

閉上雙眼後,觸感就像提高了萬千個單位,他像是慢慢沈浸在杜新雲佈下的陷阱中,一步步隨著靈活滑動的舌尖,掉入初次情慾的騷動中。
他的純真的不知如何是好,讓杜新雲愉快的從內心開心了起來,這會是最棒的饗宴,因為那人還那麼稚嫩生澀。
同時又覺得這人是天生逼他走入慾望城殿的魔鬼,頭無意偏過左邊而露出的側頸,讓一大片白皙皮膚在杜新雲面前毫無阻礙的展現,似乎不在那上面留下個自己的痕跡是會被懲戒的。所以,杜新雲做了。

咬上的疼痛感,是讓那人發出嗚咽的聲響。杜新雲有著自傲又心疼。
眼中滿盈著濃烈的佔有欲,就是要讓所有人知道,這人是屬於,只有他的印記才可以留在那人的身軀上。
同時疼惜的情感也流露出來,杜新雲再度舔舐著紅印,濕熱的嘴唇討乖的吻上,畢竟咬傷他會讓自己心疼的。
順應著渴求,杜新雲撫上的是那人翹挺圓潤的臀部,身前的人不安的掙扎起來。
「乖,別怕。」
杜新雲低沉聲線中,有著一貫的溫柔,讓那人不禁放下了緊張的心思。
忍不住在上面又搓又捏,杜新雲大手正挑逗起身下那微微顫抖,等人採擷的身軀。
另外一隻手也沒有閒著,輕巧的滑進那人睡褲內,細嫩如玉的觸感,讓杜新雲無法停止也不想停下的繼續深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萌寶and府堡 的頭像
萌寶and府堡

萌寶&府堡

萌寶and府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