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相信你/妳會❤️上這裡。

我們有!浪漫氛圍又樸實的GL

我們有!短篇有趣comic風的BL

喜歡我們,請*訂閱*~獲取最新的消息;與我們分享,你/妳閱賞文後的心得感想留言(*^◯^*)

我們會努力寫出更好更豐富的故事內容,

希望大家一起感受文字的優美。 也請讀者們多多指教Y(^_^)Y

這是兩位喜歡創作的萌寶及腐堡的一起打造的文字堡壘!

✨✨✨✨✨

<記得你 Hello Moster 李賢李民>

哈啾哈啾之我不想出門_^腐堡(記得你 李賢李民CP)(BL)

 

「哈啾哈啾哈啾…哈啾哈啾哈啾…哈啾哈啾…」李民被一連串的噴嚏聲吵醒。他睡眼惺忪地睜眼看著身邊坐起的人。

「怎麼了,哥?鼻子不舒服嗎?還是感……」腐寶

「怎麼辦?怎麼辦?民啊,哥哥今天不想出門啊!救救我啊…嗚嗚嗚…」還沒說完話的李民,被飛撲在他身上的人搶先說話了。

而這位被李民稱為哥哥的人,一點也沒有氣質,一點也沒有菁英人士的風範。熟識他的同僚如果看到此幕,大概會嚇到掉下巴合不起來吧。

他就是我們熟知的李賢,專攻犯罪心理學的側寫師。跟他一如既往地帥氣風範大相逕庭。

「怎麼啦?為什麼不想出門?是哪裡不舒服嗎?」即使李民剛清醒的頭腦運轉,還是不清楚眼前的人為何有這些反應,直覺是不是對方生病了。

「民啊,你知道我剛剛打了幾下噴嚏嗎?真是太恐怖了…今天我絕對不出門…打死都不出門」李賢握著李民的肩膀看著仍躺在床上的他,一副認真的表情地說。腐寶

「嘻…哥哥你到底怎麼了?也說清楚讓我了解嘛。」這時李民也忍不住笑了,什麼時候看過哥哥驚慌失措的樣子過。也開始好奇為什麼哥哥會有這種情緒。……嗯,一副天會塌下來的樣子。他略略掙扎李賢壓在他肩上的力量,伸出手撐起身體坐正。

「民啊,這件事真的很嚴重。真的。所以我今天不想出門。」一臉苦瓜相的李賢,像是要哭出來的抿嘴。

(嗯?還是沒說出原因?)李民想氣又想笑。(好吧。直接問。)

「哥,不想出門?是身體不舒服?」

「……不是…」

「那…是因為天氣?還是心情?」

「……不是,今天是我喜歡的晴天。心情很好,因為昨天和民你滾床單,超舒服的…而且還多了兩次……」

這次換李民撲上李賢……的嘴,還用雙手,旋即耳朵臉頰紅了起來。

「停,我現在想知道不是滾床單舒…舒不舒服!我想知道的是你為什麼不想出門?」真是的,跟哥哥同房後,這些話就很輕易地從他的口中說出。以前怎麼不知道哥是這個樣子呢。要不要分房睡好呢,李民的小心思。

「喔,這個喔…民啊…你知道我剛剛打噴嚏了吧?」李賢拉下民的手,正經八百的說。

「嗯。」腐寶

「我有個…嗯…感應,是你不知道的。」

(喔,重點來了)李民挑了個眉沒有應聲,只是等待。

「那……就是,只要我一睡醒……,連續打八個噴嚏的話,那天就是我的不幸日…」說完,小鹿斑比的眼睛盯著眼前人的反應。

「…………什麼啊?!」一個枕頭K.O.小鹿斑比了。

 

 

餐桌前

「民啊,真的!哥說的是真的!屢試不爽!百試百中!我以前也超不信邪的,誰知道出門後的命運真的是詛咒啊!」李賢左側頭部上還隱約看見剛剛被枕頭擁抱的小腫包。

「哥哥,別忘了智安姐昨晚還打電話來說,已成功抓獲殺人案的嫌犯了,今天就會偵訊他,希望透過審問他,盡早救出人質的。而且哥你到場的話,應該可以更快找到嫌犯藏匿人質位置的。」李民雖然有點心疼地的帶著腫包的李賢,不過還是把牛奶推到他的面前。

「可是,民啊……」李賢黏在李民身邊,還想多解釋什麼。

「好了,哥,你再不出門就要晚了。我也要出門了,我跟辯方律師有約呢。今天我就自己出門囉。來,你的手機。有什麼事情,再跟我聯絡吧。」

等到李賢回過神,已經坐在計程車上了。為什麼不是自己開車呢?NONO!當然不能自己開車啊,不幸的一天,可是會連天上飛的小鳥都會自動跑來撞窗啊!

一路上倒是無風無浪,到了目的地,李賢翻開皮夾付車資。

(什麼,信用卡沒帶,好吧。付現金。什麼!只剩兩百元。)李賢表情開始變化,嘴角抽動。(天啊!… 車資是兩百二十五元啊…人家說的一塊錢逼死一條好漢,我居然是被二十五元逼死的…)李賢瞄向跳表器,開始思索用什麼方式說服司機了。其實只要向樓上的同事求救,不過現在看來,是不幸的一天這惡意詛咒對他的衝擊太大了。

「年輕人,到了喔。快點下車啦,我還要載客人呢。」帶著口音的司機,看著後照鏡的李賢看。

「司機大哥……我…身上只有兩百元…啊!我不是故意坐霸王車的,我真的是忘了帶錢,我……你給我名片吧,我下次一定加倍還給你。真的真的不好意……思…」李賢被司機大哥盯著瞧,聲音漸漸消失。

過了五秒,司機大哥不情願地收下兩百元。「年輕人,走走…沒有下次囉」

「謝謝你,司機大哥。」送走計程車。李賢一轉身才走上人行道,就被車子輾過左腳。腐寶

「啊!痛……」其實被六、七歲小孩騎的三輪車壓到腳,應該不是這種椎心之痛,重點是在那小孩的體重啊!這胖嘟嘟的小孩,目測至少也有30公斤,還加上一台三輪車。那不痛嗎?腐寶

「對不起對不起,真的抱歉,小孩不是故意的。明明,趕緊跟叔叔說對不起。」「叔叔,對不起…」小孩童稚的聲音,讓李賢吞下痛,只好裝出笑容說沒關係。

當李賢一跛一跛走到搜查組,只剩勝柱待在位子上。

「其他人呢?」李賢出聲詢問。

「喔?李賢哥,你來了。大家已經在審訊室了,嫌犯剛剛押送過來。我手邊快準備好資料了,一起過去吧。」勝柱抬頭看了下李賢。

「嗯。」李賢點頭應答。腐寶

「對了,李賢哥要不要來片口香糖,應該是藍莓口味的。」勝柱一手打著資料一手拿高口香糖。

「好啊。」李賢接過,丟入口中,一種異樣的感覺蔓延開來。

(疑?現在的藍莓怎麼一點都不藍莓的味道呢?有種不對勁的感覺……)李賢伸手拿過包裝一看。(什麼?2014年有效?!而且根本就不是藍莓口味的…是草莓味道的……)

「呸呸呸…啊!勝柱你這是什麼東西啊?還放了兩年了?而且根本就不是藍莓,它發霉了!你居然讓我吃這種東西?!」李賢抓起勝柱的衣領,超後悔出門了,第三件事了…

「真的嗎?啊,真是對不起!李賢哥,我不知道啊,我也還沒吃啊!」勝柱一臉無辜地說。

「你沒吃過?!你沒吃過,就居然敢給我吃?你不想活了嗎?」聽了勝柱的話,更來氣的李賢。

「啊,怎麼啦?我還想說勝柱怎麼還不把資料拿進來?對了,李賢,大家也在等待你的出現呢!嫌犯對人質的拘禁場所,還是沒有鬆口。你也趕緊進來支援。」把勝柱解救下來的是恩赫組長。

「李賢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等下…等下…我會請你吃飯的!原諒我,原諒我,我真的不知道…」勝柱躲在組長搓手認錯。

「好了,好了。李賢,事情孰輕孰重你也知道,先進來審訊室吧。」腐寶

 

 

中餐館腐寶

「只有炸醬麵?嗯……?」李賢看著一旁吃得很歡快的勝柱。

「啊……李賢哥,現在是月底嘛…」勝柱搔頭陪笑的說。

「啊…對了,這家炸醬麵很好吃喔!再吃點煎餃吧,當然…當然,這還是我請客……嘿…」勝柱笑臉迎人表現出有誠意的樣子,也讓李賢動起了筷子。

夾起了一顆看起來很可口的餃子,大口咬下整顆,開始想讚賞美味時,撲鼻而來的嗆味,滿嘴而來的辣味撲天蓋地的襲來!

「……」李賢整張臉皺在一起,吞也不是,吐也不是,還要等下一波的刺激嗆辣味迎來,現在只想撞豆腐死啊!

「喔??李賢哥你怎麼了?」發現不對勁的勝柱。

「老闆娘,我的芥末煎餃呢?還沒上嗎?」同桌的大叔吆喝著。

李賢、勝柱同時轉頭看著大叔,看見驚恐的勝柱,還疑惑著。不過看見淚流滿面的李賢,他明白了。腐寶

「喔!小子,你吃到我點的煎餃囉。怎樣?味道不錯吧,這可是老闆研發獨家嗆辣口味,聽說這小區能吃的下人還不超過五個呢。」大叔一邊沾沾自喜,一邊拍拍李賢的肩膀。

「好吃吧?」大叔真摯地說。

(好想回家…我要回家…民啊……)淚流滿面的李賢心裡也流淚的想。

 

 

當李民前腳才剛進門,李賢後腳就回到家。西裝外套還沒脫下,就被從背後抱住。

「好可憐喔,我的哥哥。」李民轉身捧住李賢的臉,安慰著眼前的人。

沒錯,今天還在辦公時,就接到智安姐的電話了,聽著她一邊止不住笑,一邊說著李賢今天的不幸遭遇。

在中餐館後又陸續發生了三件不幸的事:被水潑溼了褲子、查案等待時被母鳥帶小鳥們回巢攻擊等等的事。

(看來哥哥的預感,是真的。)李民下次也不敢不信邪的不相信了。

「嗯…」李賢嘟起嘴,作勢要李民親親。

「不,不要!我不要吻有藍莓加芥末口味的嘴巴」李民頭往後縮了,嘴角含笑的開玩笑。

「先去梳洗吧。餓了吧!哥一整天也沒吃到什麼吧?我來煮你喜歡的泡菜麵好嗎?」李民把李賢推往衛浴室。

看著李賢乖乖地進去洗澡,李民則挽起袖子,開始動手煮麵。

李賢邊讓水沖刷著身體,邊想著以前的經驗,邊想著今天不幸的一天應該結束了,但他忘了厄運之神可是眷顧他一整天呢。

「啊!」不小心把飲用水灑到地上了,要趕緊拿抹布來擦一擦。李民走進廚房才剛拿起抹布,就聽見碰的一聲,跟著而來的是,李賢的哀號聲。

「哥哥,你沒事吧?!有沒有哪裡痛嗎?」李民馬上跑過來,蹲下檢查李賢是不是受傷了。腐寶

「我……民啊…我…好像扭到腳踝了…」李賢看著李民,一臉苦情花。他想起來了,八次噴嚏,代表他今天一天得受八次不幸的事情啊!天啊!為什麼啊?!腐寶

「啊?!哥哥,對不起,我應該要更小心的。」李民擔憂的臉馬上藏不住。

「走吧!我帶你趕緊去醫院吧!」李民攙扶起李賢,拿著錢包證件聯絡計程車。

雖然,李賢還在感嘆,不幸的一天惡意的詛咒。不過,因為這次腳受傷的事,讓他在未來一週,不管是身體還是心理享受到滿滿李民的照顧,而感到超幸福!但是這是後話了,下次再說囉。腐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黑皮啊~ 是李賢李民CP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