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相信你/妳會❤️上這裡。

我們有!浪漫氛圍又樸實的GL

我們有!短篇有趣comic風的BL

喜歡我們,請*訂閱*~獲取最新的消息;與我們分享,你/妳閱賞文後的心得感想留言(*^◯^*)

我們會努力寫出更好更豐富的故事內容,

希望大家一起感受文字的優美。 也請讀者們多多指教Y(^_^)Y

這是兩位喜歡創作的萌寶及腐堡的一起打造的文字堡壘!

✨✨✨✨✨

怎麼⋯⋯怎麼會這樣呢?⋯⋯葉以言一臉錯愕地在鏡子面前照了又照,目光都停留在同個地方。不要誤會是他太自戀,實在是不得已才會拼命看著鏡子內的自己⋯⋯的脖子。 腐Fu 
呃⋯⋯他被種草莓了⋯⋯疑似草莓⋯⋯以言雙手埋進頭髮用力地撥亂,一臉苦惱的大喊。「怎麼辦?!我完蛋了!如果被李允新知道的話,我會死的!天啊,怎麼辦啊?!誰來救救我啊⋯⋯」

以言趴在洗臉台上,一副不敢置信,天要塌下來的神情。叫人不得不納悶,不就是個草莓嗎?幹嘛要死不活地鬼哭神嚎,像世界末日要到來一樣。  腐Fu
「葉以言,你幹嘛啊?佔著廁所這麼久。你洗好了沒?洗好了就換我,今早有課呢。」   
站在廁所門口前面的葉以行靠在門邊,靜靜地看著自家的弟弟在他面前演獨角戲。腐Fu 

「以行,救救我。我⋯我今天早上醒來脖子就多了這個⋯怎⋯怎麼辦?要怎麼讓它消失?」以言衝過來抓住以行,比著自己脖子正中央的一處紅塊,一臉渴望救贖的眼睛看著他。   
「哇,以言!不是跟你說過,叫允新別把草莓種在這麼明顯的地方嗎?」葉以行瞄了一眼,鄙視在他面前秀恩愛的弟弟。腐Fu   
「不是!這不是他種的!哎呀,不對!這不是草莓!是紅塊,紅塊!今天早上起來就有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冒出來?」以言抓狂解釋的樣子,讓以行也正經起來。   
他皺著眉頭,右手搓著下巴,認真地仔細瞧著以言的脖子。腐Fu    
「嗯⋯⋯為什麼會有紅塊出現在你脖子上呢?」   腐Fu
「我不是說過了嗎?今早我起床照鏡子就是這樣子啦。」以言激動的樣子,一副要跟以行拼了。「快幫幫我想辦法!如果被允新看見的話,我就活不了啦!嗚⋯⋯⋯」說著說著,以言開始想像自己未來可能會有的悲慘對待,不禁打了個寒顫,眼眶都泛起紅光。腐Fu   
「啊⋯⋯對喔⋯⋯」以行一下子懂了弟弟的敏感情緒為何而來了。他的好兄弟—李允新,D大高材生,全勤獎金入學的醫學系學生。雖不能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資優生,不過卻也是D大近年來被評為最有潛力資質的學生,正所謂被期待的明日之星。而同時他也是自家弟弟的⋯⋯情人。 腐Fu  
別的不說,以行還真沒見過佔有欲這麼強的人。李允新不喜歡以言碰傷、擦傷、撞傷、跌傷或弄傷自己身上的任何一個部位。因爲這位兄弟認定以言身上的每一寸肌膚、每一個地方都是屬於他的!所以,一丁點瘀青、紅腫是不可以出現在以言身上的!   腐Fu
像上回,一名走霉運的學弟不小心在籃球競賽時,碰青了以言的手臂。就被允新以職務之便好好的折磨了那名學弟。而那天以言消失了一個晚上。上上回,以言自己耍笨,吃零食吃的太急,咬到舌頭。結果以行兩天沒見著以言。更別說,上上上回跟N個上上上上回的事了。現在以行想起來還是會幫以言靜哀三秒鐘的,因為這兄弟對以言的行為還真是⋯呃⋯⋯令人髮指啊⋯⋯   腐Fu
「拍粉吧,或是拿遮瑕膏弄一弄。」以行想起了同學間,曾經說過遮蓋草莓的方法。   
「嗯,以行。你的救命之恩,弟弟沒齒難忘。我會好好報答你的。」以言用力的點頭,緊緊地抱住眼前的兄弟,感激涕零的說著。   腐Fu
「好了好了,解決了問題,就趕緊出去。我還沒刷牙呢。」以行應付的拍拍弟弟的背,身子一轉就把以言推出廁所。   

    

遠遠看到自己的組員走過來,站在大樹蔭下的嚴勝熱情地的招了招手,中氣十足的喊著。「喂!葉以言這裡。」腐Fu   
以言舉了個手表示回應,慢慢地走了過來。他一屁股坐在石椅上,拿出側邊的水瓶喝過水開口。「這次老師要求的小組作業,你們打算用什麼方式來進行?」   
「程式設計嘛⋯當然就得來點挑戰性的⋯」另一名組員王文興從筆電螢幕抬起頭看以言時,表情忽然嚇住。「呃⋯⋯以言!現在是夏天沒錯。不過,你塗這麼厚的⋯粉底還是防曬液不正常吧!」王文興邊說邊順手想摸以言的臉頰,不過以言眼色更快的閃過。 腐Fu  
「喔⋯今天紫外線特別大。我怕曬黑」以言打哈哈地回答。腐Fu   
「喔?!以言,我看你抹成這種程度的白,應該是要藏木於林吧⋯⋯呵呵⋯」從額頭看到脖子,又從脖子看回額頭,臉上深不可測笑的女生插話了。她是組上唯一的女生—陳妤凡,名字好聽人也長的挺可愛。不過,事實上她可是班上數一數二的女漢子,跟男生搭檔永遠不用考慮她會裝傻、裝笨。她真心熱愛電腦這門技術,在學習成績也讓身為同學的他們佩服。 腐Fu  
「那有?純粹就是怕曬黑,怕曬黑而已⋯」有點被噎住的以言,還是一口咬定原本的說詞。   
「是喔⋯」陳妤凡挑了眉,瞇著小眼,來回看著以言脖子及他緊張的神情。腐Fu   
以言不自主地摸著脖子,假裝潤喉嚨。   
「好了。好了。」拍著雙手,身為組長的嚴勝將大家帶回主題。「焦點回到作業上。這次小組呢,文興跟以言負責⋯⋯而我⋯⋯⋯」腐Fu   

    

「那今天的小組就先告個段落,我們下週一再二次聚會。所以在那之前,希望大家把分配的作業好好整理搜集。如果遇到任何問題或困難,下週一併拿出來討論。」嚴勝將進度畫上筆記,做了註記。大家也紛紛加快速度結束自身手邊的筆電或記事本。腐Fu   
「呼⋯⋯有沒有人想去喝個下午茶啊?」揉揉手掌的陳妤凡,總是習慣在午後來杯熱熱的巧克力牛奶及甜甜的蛋糕。腐Fu   
「我!我去!」已經暗戀陳妤凡一段時間的王文興表現的非常明顯。只是不知道會不會是落花有情,流水也有意呢?   
「嗯⋯不行。我今天要提早去打工呢。」嚴勝看著手錶,直覺拒絕了。腐Fu   
「那⋯以言呢?」陳妤凡轉頭。   
「呃⋯剛剛在討論時,我收到允新的訊息⋯」以言很誠實地把手機拿了出來。   
「好吧~那就下回見囉。」陳妤凡才打完招呼,王文興就咻的帶著她撐著陽傘,漫步在兩人的世界中,遠遠離去。   
跟嚴勝道了再見後,以言先立馬衝進最近的男生廁所。從頭到腳的把自己用X光檢查過N回。確認再確認的沒有露出任何破綻後,再到校門前那家,自己跟允新最喜歡吃的滷味,買完歡歡喜喜的去允新租屋的地方。腐Fu   

    

「我來了⋯」拿著備用鑰匙打開門試著先探頭看看。「疑?還沒回到家?」以言順手關上門,拿出手機發了通訊息給允新。   
'我已經到囉。你回來了嗎?'  腐Fu 
然後熟練的走到廚房,打開碗櫃,取出盤和叉子。將買來的滷味倒入盤中,又盛了一壺水開始燒熱。然後聽到訊息響鈴。   
'嗯,我快到了,十分後到家。'   腐Fu
以言看了一眼手機,拿起遙控器,挑了個綜藝節目開始吃著一大盤的滷味。   腐Fu
「哇!好辣,果然好吃。」一邊喊辣,以言一邊仍是把食物繼續往嘴裡送。不到五分鐘,他額頭冒了點汗。抽了幾張衛生紙,擦擦臉頰幾處流汗的地方。腐Fu   
啪噠。是門鎖被轉開的聲音。   
「你回來了!」以言轉過身,笑臉盈盈的看著回到家的人。我們主角的情人—李允新。看到這多日不見的戀人時,心中壓抑住這些日子沒有釋放的慾望。看著眼前紅撲撲臉蛋的以言,相信他絕對沒有了解到自己現在是多麼的秀色可餐。腐Fu   
允新脫下外套,掛在一旁的衣架。坐在以言身邊,把頭湊近吻住了他的嘴唇。腐Fu   
以言不躲不閃的迎和著自己的戀人,他伸手摟住允新的頸後,等著對方加深這次的親吻⋯⋯   
直到被吻的氣喘吁吁,以言才被眼前的人放開。   腐Fu
「你沒有什麼要向我坦白的嗎?」允新劈頭就是一句話。   
「疑?什麼?」還在迷迷糊糊的以言,一下子沒回過神,不明白戀人在說什麼? 腐Fu  
「這!」允新修長的食指直直的指著以言脖子正中央的紅處,右邊嘴角微微的拉高,等著以言的解釋。   
「疑?啊啊!這⋯這⋯不是⋯我可以解釋的。」以言支支吾吾從沙發跳起來,往後方退了退,腦袋正快速地想著逃跑的路線。腐Fu   
左方有空隙,以言三步做兩步的跑向門口,只要抓到門把就可以活了,只要⋯⋯ 腐Fu  
碰!允新雙手壓住門板,輕鬆地把以言囚困在自己與門之間。   
「言,都這麼多回了,你忘了你從來沒有從我的手中逃跑過嗎?」李允新本來俊俏的臉,此時多了幾分邪氣。   
「不跟我說嗎?」他左手輕柔的捧著以言的臉龐,一手曲靠在門板上。腐Fu   
「允新,這不是草莓。我敢發誓,今早一醒來就發現這個紅塊。真的,真的。」以言現在真的是淚水汪汪了。腐Fu   
「我知道。」允新回答。腐Fu   
「疑?你知道?」看著眼角帶淚的以言,允新覺得自己大野狼的角色詮釋得非常到位。   
「嗯,一,我從不把草莓種在那麼明顯的地方。二,我相信沒有哪一個不要命的傢伙敢在你身上種草莓。而這是過敏,不是草莓。」允新一字一句的說,以言倒是聽的一愣一愣的。腐Fu   
「不是草莓。太好了,我還以為會被你誤會呢。」鬆了口氣的以言,拍了拍胸膛。完全沒察覺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氛圍。   腐Fu
「不過⋯我想言應該沒有忘了吧⋯⋯」允新開始流露出要把眼前的人拆吃下腹的慾望。   
「只有我才可以在言的身上留下記號,所以言你覺得你沒有好好照顧自己身體,應該要受什麼懲罰?嗯⋯?」允新故意刺激以言似的,用舌頭舔了舔他的耳垂。   
「我⋯⋯我⋯⋯」以言身體冒起熱氣,不自覺的往戀人靠前⋯ㄧ夜不眠的夜⋯⋯   
在不知是第幾次的高潮來臨,喘氣稍作休息的以言,內心不禁對天長嘯。腐Fu   
(假借保護照顧我的名義,行19禁行動的好色傢伙!!!) 腐Fu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希望可再h點…顆顆∪・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