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與草莓篇並沒有關聯,兩篇幅是在不同時間點上的故事描述。喜歡此童話篇的讀者,希望接續讀下篇。 

  

「我四小童,可以跟我一起玩嗎?」稚嫩又可愛的四歲孩童,帶著軟軟的童音,靠近了正在玩沙的兩個小男孩。腐堡  


「可以啊⋯⋯我跟弟弟一起玩建城堡⋯⋯你可以玩旁邊的沙。」靠小童較近的小男孩睜著無邪的眼睛看了眼前示好的小孩,很大方的讓他加入。腐堡 


小童開心的蹲在說話小男孩的旁邊,將手中的玩沙工具倒了出來,拿起鏟子開始挖沙。 

小男孩專心的堆城堡,看了幾眼小童正在玩的玩具,突然興奮的大叫。
腐堡 

「哇!是挖土機耶!可以借我玩一下嗎?」 

說話的聲音吸引自家的弟弟的注意,弟弟開心地的跑近過來。蹲在他的旁邊,歪頭看著小童。 


「借我借我!我也想要玩!」雖然臉上沾了沙,不過弟弟高興的樣子在眼中透露了光亮。 


小童轉了頭,看向弟弟。他感覺自己心臟蹦蹦的加快,好像有人在眼前的人的周圍加了光芒。第一次覺得這個人好好看、好可愛喔。小童不自禁的臉紅了起來。目不轉睛的直直看著弟弟。
腐堡 

「我口以玩挖土機嗎?媽媽說,不是自己的玩具,要問過珠人。你口以借我嗎?」在換牙的弟弟,發音不清楚的說。
 

「嗯⋯⋯」小童呆呆的點頭,傻傻地看著他拿走玩具跑走⋯⋯ 

  

  


鈴⋯⋯手機鬧鈴打醒了夢境,葉以言躺在床上,呆滯著臉,眨下好幾下迷濛的眼睛,確認自己現在身在何處。
腐堡 

原來是夢⋯⋯其實說起來也不是夢,是自己小時候的經歷。
 

是件自己覺得很荒唐的事,哎呀,不提也罷。以言撥亂了頭髮,跳下床鋪,往梳洗室走去。 

  

  


走進廚房,看到自家兄弟以行早已經在吃著早餐。 


「以恩哥呢?出門了?」以言坐下,吃起哥哥牌法式吐司肉鬆蛋。腐堡 


「嗯。說今天有外國客戶要來,提前去接機了。」以行一邊玩手機回答。 


兩人安靜吃著早餐,以言想到早上的夢,開口了。
 

「對了,以行。你還記得小時候跟我們曾經一起玩的小童嗎?」腐堡 


「嗯?⋯⋯喔。記得啊⋯怎麼了?」 


「喔,沒有。做了個以前小時候的夢。」以言喝了口牛奶回答。 


「哈,我還記得他迷上你的那天!」以行噗哧笑出,像是想起什麼好笑事情。
 

「什麼啊?!什麼迷上啊?」以言一臉不自在的樣子。
 

「還不說是迷上?見到你的第一天就呆呆的猛看你,一整個跟在你身邊繞來繞去。」以行慢慢回想到當時的情況。
腐堡 

「而且還在爸爸媽媽們的面前說要和你結婚
,嚇壞了大家。」以行隱忍笑繼續的說,無視以言丟過來的白眼。
 

「那⋯那是小孩子不懂什麼是結婚啦?才會亂說!童言無忌、童言無忌,你不懂嗎?」以言惡狠狠瞪著以行的回嘴。腐堡 


「好啦,好啦!不開玩笑了。」以行忍住笑,慢慢的恢復正經的態度。 


「我還記得他要搬家前,哭著過來找你的事呢。」以行喝了口水。
「嗯⋯是啊⋯最不想記起的事⋯⋯」
腐堡 

「不過,我們明明是雙胞胎,為什麼他可以完全沒有錯認過我們呢?」以言低了目光,思索著他沒一直沒想通的問題。 


「嗯⋯這倒是。我們是同卵雙胞胎,眼睛鼻子嘴巴,連笑起來的樣子都很相像。真不清楚,為什麼這麼小的小孩就可以認清我們兩個⋯⋯」以行也覺得神奇。 

自己的父母都時常搞混他們。餵錯牛奶、洗兩次澡、抓著自己叫弟弟的名字是常有的事。
腐堡 

「嗯⋯是啊⋯⋯」
 

「不過,你可以去問看看他。」這邊想不出答案,以行拿起用完的杯盤,站起身走去水槽前。
 

「嗯⋯⋯嗯?什麼?!誰?問誰?」以言吃下最後一口吐司,一臉疑惑的看著以行的背影。 


「允新啊!直接去問他不是最快的嗎?」以行洗著餐盤,沒有多想直接回答。
腐堡 

「疑?我們不是再說小童的事情嗎?幹嘛說到允新?為什麼要問允新?」以言偏了邊頭,一副還是不明白以行在說什麼。 


水聲停止了,以行一臉怪異的轉過頭看著以言。
 

「幹嘛⋯?!看到外星人嗎?幹嘛這種表情?」以言嫌棄起跟自己是雙胞胎的以行。現在這個表情很呆!
腐堡 

以行也是相同想法,他嫌棄的是眼前的弟弟!Oh my god!他開始懷疑自己的智商應該沒有跟弟弟一樣低!安慰自己雖然是雙胞胎,應該還會有個別差異的⋯⋯
 

「以言⋯⋯」以行吞了口水。
「你⋯該不會不知道小童是允新吧⋯⋯」以行靜靜看著以言。 

「哈哈!你說什麼啊? 小童是小童,允新是允新啊!他們兩個人,哪是同一個人?」以言不由得笑了出來,這個玩笑也說的太蹩腳了吧!腐堡 

「嘿嘿⋯以言,我記得以恩哥上次看到舊照時有說過,以前隔壁家的李伯伯跟阿姨要從美國回來了。」 

「而且你應該還記得允新回來時,看到你的第一眼說了什麼吧?」以行明示的提醒以言。 

「看到我說了什麼⋯」以言聽了,靜默了下來。 

「他說:'我回來了。'我那時還納悶呢⋯我又沒見過他⋯」以言讓思考充斥整個臉孔。 

不對,一細想!以言表情瞬間轉為驚恐!
腐堡 

「不是吧!小⋯小童是允新?!」以言倒吸一口氣,嘩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粗魯的動作讓椅角發出ㄐㄧ的聲響。
 

「真的嗎?!我怎麼不知道⋯⋯」以言開始焦急緊張的走來走去。 

「不是吧!你告訴我,以行⋯告訴我你是在開玩笑⋯⋯」以言停下來,一臉可憐兮兮的看著以行。 

「對待自家的弟弟,我怎麼會騙你呢⋯」以行搖著頭,看著弟弟的眼神開始透露著同情。同情的不是笨蛋般的弟弟,而是弟弟的戀人—李允新。
腐堡 

「可⋯可是,他叫小童啊⋯⋯」以言突然想到最後一根稻草,還想掙扎著什麼的說。
 

以行嘆了口氣,再度同情李允新,淡淡的說。
 

「小童是乳名。」
說完看著抱頭的弟弟被事實打垮在地,以行很無奈的擺手。好加在眼前的人只是弟弟,不是戀人。弟弟可以甩賣給李允新。如果戀人的話,要有高IQ、EQ、AQ才能陪他一起到老。 

XD⋯⋯腐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