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的人物、場景還有地點,皆是作者不負責任杜撰所出,絕對不可能會有雷同 

         「小姐妳確定嗎?會不會是妳看錯了?」萌寶

 「確定!」同樣的問題要問幾遍啊?

 「那妳怎麼不馬上來警局?」值班員警似乎語帶責備。

 「因為我沒看到車牌啊,車牌被擋住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車禍肇事。」現在是怪我囉?鄭書雨翻起白眼。萌寶

  三天前下雨的夜裡,鄭書雨餵食完浪浪,騎著車往公寓的路途中,目睹了事件。萌寶

  說是事件可能有些誇張,因為她沒十分肯定是肇事車禍,是事後回想覺得有疙瘩,有些事情想不透,最後她才決定上警局。

 「所以妳看到有人被撞倒了,而肇事者將受害者扶進車內是嗎?」

 「我說了,我沒看到是否有人被撞倒,我只看到開車的男人把看似受傷的女傷者扶進車內。」如果那個動作可以稱之為扶的話。

  鄭書雨看到開車的男子扶著或是說抓著…,對!比較像抓著沒意識的紅衣女子,然後像是用推的把她推進了後坐。一開始她也認為是單純的車禍事故,肇事者打算帶傷者就醫,但為什麼對待傷者的態度這麼粗魯?車牌為何看起來好似故意被遮蓋?萌寶

  再加上車子開走不久後,鄭書雨還特地騎到方才車子停靠的位子,卻沒有看到任何血跡以及煞車痕。萌寶

  這不合理吧?若是車禍事故怎會沒有血跡也沒煞車痕呢?

 「也就是說,妳根本也不確定是否為車禍事故!說不定是小倆口拌嘴吵架,剛好被妳看見而已。」警員聽完鄭書雨的描述後,輕率的給了個回應。萌寶

 「可是當下車子馬上就開走了耶…有點奇怪吧?」

看來一點也不像是情侶吵架!女生像是失去了昏了過去!一個又一個疑惑讓她無法接受這樣的答案。萌寶

 「正常來說這樣的處理方式才對吧!誰都不想在外人面前丟臉啊!」萌寶

 「還是請您調查一下好嗎?」雖然眼前這個警察看來十分靠不住,鄭書雨也只能指望他了。

「妳說要調查,那也要有案件才能展開啊。」一抹嘲弄的笑容。「再說如果真有事件的話,也已經過了整整三天了吧!我們可沒有收到任何報案。」萌寶

看來是得不到任何幫助,鄭書雨一語不發盯著警官。

好吧!或許真的是自己想太多。雖然她並不接受這樣的結論,但警方的回應是如此,她也莫可奈何。

正準備起身時離開時,值班警員叫住了她:「還是做一下筆錄好了,妳都特地來這一趟了,我們會派人過去妳說的的地點看看的。」

「好。」也只能這樣了。萌寶   

 

 

 

人求饒的聲音,恐懼的神情,還有試圖反抗的愚蠢舉動。每每回想起來,總讓他感到相當愉悅。人啊!是相當容易操控跟猜測的生物!不管年齡、性別或是身分上的差異,面對死亡的反應總是如出一轍,沒有人能避免。萌寶

通常在他在狩獵後,都會悠然的欣賞他的收藏。

不是影像!那太血腥了,留在自己心中慢慢享用就好。他喜歡錄下在他行刑時受害人驚恐的叫聲,那才是有趣的地方。沒有聽過人臨死前的告饒,沒感受過人類極致驚懼的反應是無法理解的。萌寶

不過他今天沒有多餘閒情來回溫自己的偉業,他很確定做案時被人看到了,從那個身形來判斷,目擊者是個女孩。

   的確他是太急了,在天色尚未完全暗下來就動手,都怪那個蠢蛋!莫名地起了防備,害他不得不當下下手!真是太失策了。

他重新整理思緒:「就算天色未暗,但下著大雨加上那麼遠的距離,她要確切看到我長像是不可能的…

不!有可能!我是在迎光面…萌寶

那個丫頭確實有可能真的看到我樣貌,就算不真切,事後憶起的話!!」萌寶

該死!偏偏他又丟失了東西在現場!

 

 

 

報了案也沒踏實感,那個警察肯定不當回事的,瞧他草草做筆錄就曉得了。

「算了反正也不干我的事!」萌寶

報了案警方當不當真也不是她能左右的。

「叮咚叮咚!」訊息的聲音傳來。

《妳上次說要去警察局的事怎麼樣了?》萌寶

《被當笑話看,他覺得我太小題大作了,筆錄做得很敷衍。》鄭書雨把事情來龍去脈全部說出。

原本她覺得自己有可能看見了犯罪事件,或是車禍事件,所以在通知警方前不打算告訴任何人。但謝暄茹是她從高中時就交好的姊妹淘,她們兩人之間是沒有秘密的,就算她遠嫁日本也是一樣。

《是喔,警方這麼說啊,我覺得妳有去報案就夠了,至少這樣妳可以稍微心安點吧!》

《話是沒錯啦!不過暄茹妳也覺得是我自己想太多嗎?就像那個警察說的?》萌寶

《我不這麼認為!前天聽完原委,妳不去報案才奇怪吧!但說實話我也希望整件事是妳誤會了,不是懷疑妳,而是擔心妳會出事。》謝暄茹是真的很替鄭書雨操心,畢竟這可不是鬧著玩。

        《放心啦!我不會有事的,再說台灣治安那麼好,那有可能真的被我撞見犯罪現場。》應該吧!鄭書雨沒有十足把握。

        會擔心她的也只有謝暄茹了!她感到一陣暖心。

        《也是喔!說不定日本的治安還比較差…》瞎扯一番後!訊息再次傳來。《不過妳還是把那天穿的衣服全給換了吧!只怕萬一啊!》萌寶

        《ㄟ…妳這樣講才讓人害怕吧!都說不會有事了,妳還故意嚇我!懶的理妳了啦!》鄭書雨故做輕鬆的回訊。

 

 

 

雖然覺得是無稽之談,鄭書雨還是把她那天穿的雨衣、衣褲還有安全帽全都收起來。萌寶

        好吧!說實話她是膽小鬼!她也不會羞於承認。

   所以就算警方覺得這是烏龍一場,對當事者而言還是小心為上。

   「午安。」萌寶

   「午安。」鄭書雨邊將外套放在椅背上邊和同事問安。萌寶

   「妳知道今天有新的老師要調來我們這裡嗎?而且還是帥哥唷,終於在看了這麼多個禿頭大叔之後,總算有個美男子了。」紀淑蕙不負女王的稱號,一上班就有新聞播報。萌寶

        「妳太失禮了吧!李文老師也很帥氣啊。」從茶水間傳來林佩君的聲音。萌寶

        女王這次不只失禮也要失望了,她的小道消息不夠準確。

        不過帥這點倒是沒講錯。

        「是凱特老師對吧,他不算是新老師啦,之前有在總習待過一陣子。」萌寶

「妳怎麼知道?」這居然不是第一手消息?女王的表情明顯失望。萌寶

「我在總習時當過他班上的班導。」這點沒什麼好隱瞞的。

     「他好相處嗎?會不會像李文老師一樣酷酷的?還是像主任一樣盛氣凌人?或是像Andy老師一樣是個健身狂?」紀淑蕙巴著鄭書雨不放繼續問。萌寶

「健身狂?淑蕙你也太狠了!Andy老師聽到會哭的!」話雖如此林千雯還是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補習班班導這個名稱聽起來好聽,其實只是助手…萌寶

  不只是該科系老師的助手,更可以說是全體學員的打雜工。舉凡老師的講義、茶水、教材都由班導準備,連接送也由她們一手包辦。對學員就更不用講了,從招生到額外訂購的參考書,及各種大小考試的日期、簡章,只要學員有任何需求,班導都必須要使命必達。萌寶

  可憐的是…班導還要身兼多班!萌寶

  所以最好弄清新任老師的脾氣才能明哲保身,或者是方便下手,對像可口的話!萌寶

「我是覺得還好啦,應該算好相處吧?」問她是不會準的!

「那…他當初為何離開總習啊?妳總該知道吧…他有女朋友嗎?」紀淑蕙一副想把凱特老師祖宗八代全挖出來的氣勢。

 「女王…這個妳要靠自己挖掘了!」伸手將八卦女王推回坐位去時,眼角的餘光瞥見正要入門男子。「你好!」

  是他!萌寶

 「午安啊!書雨。」萌寶

  那個有著混血男模般挺拔的外表,曾讓鄭書雨心跳加速的凱特楊又出現在她周圍了。

 「午安!凱特老師…」要鎮定…鄭書雨對自己喊話。萌寶

 「你好,我是紀淑蕙,你叫我淑蕙就好了!」哇靠!本人比照片還帥。紀淑蕙打定主意一定要當他班上的班導。

「妳好,也請妳多多指教。」回以燦爛的微笑。

 又來了!這個人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的笑容有多迷人…老是這樣放電誘惑他人!就是因為這樣…鄭書雨感到自己有些微的酸意。

「書雨?」萌寶

「啊?您說…」被抓到了!她根本還來不及回神。

「我希望妳還是一樣負責我班上的同學,這一點我已經跟班主任說過了。」萌寶

 「喔…」這擺明沒打算讓她拒絕的意思。

 不過受到震驚的不只是鄭書雨,紀淑蕙的衝擊說不定更大…

 

 

 

   周志明警員將警車停在車道旁,和搭擋一前一後的來回巡查。

        「尼馬的!真以為我們每個都像他那麼清閒嗎?只會叫我們在這大冷天出來吹風,做無謂的事!」周志明碎念著。萌寶

        本來不用出這一趟的,只要打電話給該區派出所調監視錄影帶就好,偏偏監視錄影器在前幾天故障了,啥都沒拍到。萌寶

     這也沒甚麼,在經費不足的情況下,故障了沒修好是常有的事,可是分隊長卻說既然如此就走一趟現場吧!萌寶

        「現在連個鳥都沒看到!」將菸蒂隨手一丟。

        正準備開車門叫小張回來時,草叢後方傳來呼叫聲:

        「志明哥過來一下,我發現東西了!」萌寶

        「你拿上來就好,不用叫我過去。」

        「可以直接拿嗎?不用拍照嗎?沾上指紋怎麼辦?」張允豪小心翼翼的詢問前輩。萌寶

        他是個剛從警察大學畢業沒多久的新人,這是他第一個分派的單位,和所有新入門的警官一樣,充滿熱血,有現場就衝第一,偏偏和他搭擋的前輩是個凡事想以拖待變的油條警官,他自己私心認為跟著這樣的前輩學不到東西。萌寶

        「你以為我們是CSI嗎?東西拿上來就走了,是要冷死老子嗎?」菜鳥就是這樣自以為是,難不成以為發現了甚麼命案的證據嗎?萌寶

        「志明哥你看…」

        「就只是個皮夾有甚麼好看的,快開車回去了。」

 

 

 

        在警局內…萌寶

        周志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拿出皮夾瞧著。

        「表示上回那個來報案的女性是真的目睹到案件對吧?」坐在對面的張允豪看起來有些緊張。萌寶

        「太嫩了,這一定是別人不小心弄掉的皮夾,跟報案紀錄沒有關係。」周志明毫不客氣潑他冷水。萌寶

        「這個皮夾看起來很新啊,不太可能是丟掉很久了,再說裡面的錢都沒被拿走,所以應該是這幾天弄掉的。」萌寶

      「所以你就認定是那天掉的啊,笨蛋你想出師還要好幾年呢。」

      「志明哥我的意思是…」

      「這很簡單就是個遺失物的案件,就算前幾天的報案有關好了,頂多就是小倆口吵鬧的過程中皮包掉了。」將女用皮夾往張允豪方向推。「查一下裡面的身分證,叫她過來領。」萌寶

        「好。」順手接過皮夾拿出證件輸入後,跳出來的畫面卻是…

        「那個…志明哥?」萌寶

        「幹嘛?」這小子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萌寶

        「這女生被通報失蹤已經好幾個月了耶!」張允豪手指著螢幕說。萌寶

        周志明看著桌上的皮夾,他有預感這次麻煩大了!

 

 

 

    最近這幾天,鄭書雨感覺特別勞累。除了要應付紀淑蕙的連番探查外,還要留意凱特楊的神出鬼沒,總覺他老是特意要出現在自己身邊…萌寶

        「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做?」算了!反正我也不想知道!鄭書雨不由衷的想。萌寶

       「有信啊?真是稀奇!」鄭書雨從信箱裡拿出帳單和信件往電梯走去。萌寶

        都不知道多久沒收到信了!沒想到這年頭還有人寫信啊,是誰呢?鄭書雨看著信封,沒寫寄信人。

    「會是誰寄的呢?」她喃喃自語。萌寶

 

 

 

 「真是被淑蕙給打敗了,居然說我跟凱特在交往…」吃著遲來的晚餐,回想今天中午的對話…

     『妳和凱特老師在交往嗎?』紀淑蕙跨坐在鄭書雨前面的椅子上質問她。萌寶

 『啊!怎麼可能啊…』她差點沒被嘴裡的湯餃給噎死!

         『那妳們為何老是黏在一起?』萌寶

   『我是他班上的班導啊!』好吧!這個理由不夠充分!連她都覺得凱特楊是特意接近她。萌寶

       『拜託喔!就算妳是他的班導好了,他有必要連午餐都邀請妳去吃嗎?只找妳?』紀淑蕙顯然不被蒙混過去,接著說:『我們都會互相cover彼此的工作對吧?可是凱特居然不讓我跟千雯幫他整理講義,非要等到妳來再交給妳?』萌寶

        『他想累死我吧?』只能裝傻了。

      『妳覺得有可能嗎?』紀淑蕙喝口水潤潤喉後。『如果妳們在交往就直說吧,雖然我會有點小失望,但總比讓我傻傻抱著期望好吧?所以承認吧。』萌寶

        『真的沒有!』以後也絕不會有。,

        她沒說謊!“現在”真的沒有跟凱特楊交往…萌寶

        『嗯…』萌寶

        「我看淑蕙可以改行!待在我們補習班太大材小用了。」鄭書雨將空的泡麵碗扔進垃圾桶裡。萌寶

   她真心覺得紀淑蕙應該轉行去當偵探或警察…肯定比上次那個警官有用得多!至少在套犯人的口供這點上。

       說到警察…不知道上次那件事查得如何了?那個不靠譜的周警官是否有派人去現場…       萌寶

       上回和謝暄茹討論過後,鄭書雨就把這件案子丟到腦後,不是她不關心,而是那位兩光警員的處置方式!讓她並不期待會有甚麼後續。

  再說了!她內心一部份的自己暗暗希望這全是一場誤會,真要讓她目擊甚麼犯案現場可不是她能承受的了。

        「不管了!反正我報了案就夠了!」萌寶

鄭書雨拿起桌上的信件順手一拆,信的內容卻讓她的臉色剎時刷白!萌寶

《寶貝最近補習班的工作很忙嗎?怎麼都那麼晚吃飯?今天你又吃泡麵了對吧!常吃泡麵對身體不好!要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