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的人物、場景還有地點,皆是作者不負責任杜撰所出,絕對不可能會有雷同。

他是誰?為什麼對我生活如此了解?萌寶

鄭書雨發抖著看著被她扔在桌上的信件!!

鄭書雨她回想這幾天的作息,沒有什麼異常!固定時間上下班,除了餵食浪浪外,她下班後通常都直接回家。

是因為作息太固定了所以被人給跟上了嗎?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把鄭書雨嚇了一跳。她拿起手機一看,是沒看過的號碼。萌寶

「喂…」她戰戰兢兢的接起電話。萌寶

《是鄭小姐嗎?我是世田分局的周志明警官。》

「我是!請問有甚麼事嗎?」周警官怎會在這時打給她?

《是關於妳上次來報案的事!有些事想要再請教妳。」

「要我再去趟警局是嗎?」萌寶

《我們會派兩位警官到妳的住處附近,請問妳明天何時有空?》

「嗯…」鄭書雨望著桌上的信件,「您現在就可以派人過來!我也有事想和警方商議。」萌寶

 

 

 

請刑警入屋後,鄭書雨端出茶點招待。

「那我就不客氣了!」較年輕的張允豪隨手拿起茶杯,這次的任務是他自願請纓前往。萌寶

「請用。」鄭書雨坐在一旁,有些不自在看著眼前的兩位警官。

「妳在電話中說也有事情要與我們商談,請問是什麼事?」長的ㄧ張方臉的李明杰是刑事組的老手。萌寶

「不用先說當時發生的事嗎?」鄭書雨有些躊躇,他們不就是為了那件事來的嗎?萌寶

「那件事待會再說,妳在晚上還讓兩位警官進屋,一定發生了什麼事對吧?」李明杰不急著讓她說明案情,他直覺她肯定遭到相當不愉快的事件,李明杰決定先解決鄭書雨目前的困擾。

如果不能讓目擊證人平心的陳述,是得不到正確的資訊的,這是他一貫的信念。萌寶

「這個…」鄭書雨嘆了口氣,將信件拿給兩位警官看。

「我一回到家就在信箱看到這個,也許是我想太多了…但我真的很害怕!」萌寶

「會害怕是自然的,可能是瘋狂愛慕者也或許是跟蹤犯,這幾天出入要多加注意。」李明杰將信件交給張允豪。「這個讓我們帶回警局,或許能查到蛛絲馬跡,當然也會多派些巡警到妳住處附近巡查,請不用太擔心了。」萌寶

「謝謝。」鄭書雨低頭道謝。

「可以再給我一杯茶好嗎?我口好渴。」張允豪很清楚前輩的用意,所以故意讓鄭書雨再去倒茶也順便讓她的心情平靜些。

「真不好意思,這傢伙真是太失禮了。」這小子不錯嘛。李明杰望著後輩心想著。萌寶

「怎麼會呢!李警官也請用,雖然沒甚麼好招待就是了。」鄭書雨的情緒明顯平復了許多。

「謝謝,那我也不客氣了。」李明杰喝了口茶,問到:「關於上次的妳所目擊的事件…」萌寶

「我已經全都跟周警官講過了,請問是哪裡有問題嗎?」

「不是有問題,而是有一些細節想請妳再補充一下。」李明杰警官拿出照片遞給鄭書雨。「請問你當時看到的是這位女子嗎?」

鄭書雨接過照片端詳著。「對!是她沒錯!你們找到她了是嗎?」萌寶

「很遺憾,還沒有這名女子的下落,所以想要請妳再仔細回想那時情況,說不定會有所幫助。」李明杰警官避重就輕的說

        「因為當時下著雨…」鄭書雨偏著頭努力想著。「我一開始以為是車禍,後來覺得不太對的原因是那個女生沒攜帶雨具也沒著雨衣,而且那位紅衣女子看起來全身癱軟。」萌寶

        「全身癱軟是嗎?」周志明的筆錄是怎麼紀錄的,這點也沒寫上去!「那麼你有看見該男子的樣貌嗎?」

        「沒有,因為距離太遠了!不過…」感覺好像有道曙光在鄭書雨腦海中閃過,她直覺自己曾經看過那位男子。萌寶

        「妳想起甚麼了嗎?」張允豪沉不住氣插嘴問。

        「不急!妳慢慢想…」李明杰示意要張允豪先安靜,讓鄭書雨好好思考。萌寶

        「我沒有把握,但我覺得我應該有看過他!」鄭書雨說的不太肯定。

        「那方面給妳這樣的感覺?是身形嗎?還是他的舉止?」李明杰問道。萌寶

        「好像是身形?總給我似曾相似的印象!」

        「妳在筆錄上說那人大概是三十多歲上下,現在回想也是嗎?」李明杰又丟出問題。

這個問題很關鍵,因為鄭書雨當時做的筆錄中說女方大約二十出頭左右,而紀錄裡失蹤的女子年紀確實只有二十一歲。這說明她的記憶相當可靠,加上她現在又表示自己有可能見過該名男子,這對警方來說是很有幫助的目擊證詞。萌寶

        「對!應該是三十幾歲沒錯!」這一點她很確定。

        「那車子?妳說只看到深色車子,有想起車牌號碼或是該車的產牌嗎?」張允豪邊問邊做筆記。萌寶

        「嗯…好像是黑色的休旅車?」鄭書雨認真的在腦中搜尋記憶。「抱歉,我不是很肯定,我對車子不熟。」

        「哪裡,妳已經幫了大忙了。」李明杰警官從皮夾裡抽出名片。「如果妳有想起甚麼請再連絡我。」

        「好的。」鄭書雨接過名片。

        「對了這幾天妳要小心門戶,有任何問題直接打給我沒關係的。」李明杰離開前再叮嚀鄭書雨幾句。

        「會的,謝謝您。」鄭書雨連聲道謝後,把門關上。「不會有事的。」她看著手上的名片,感覺安心了許多。

 

 

 

        另一頭,一雙狡詐的眼睛看著兩位警官從鄭書雨房門走出!

        (這個女人居然報警了?這樣踐踏我的心意)?將菸蒂扔進菸灰缸裡的他心想。萌寶

        為了她好,看來他得好好教教她感恩的道理才行。

 

 

 

「書雨?鄭書雨?」李文拿著講義在鄭書雨背後叫喚她!

「抱歉!」鄭書回過神來,看著他手上的講義。「李文老師,這份講義有問題嗎?」萌寶

        「有問題嗎?」李文直接把講義遞給鄭書雨。「妳自己看啊!」

        「啊!對不起,我上重新影印一份。」鄭書雨看到內容後,馬上低頭道歉。萌寶

        「妳最近怎麼了?這已經是妳這週第二次的失誤了!我原本不想對妳太嚴苛的,但這個…」李文用下巴指著講義。「太誇張了吧!課程內容完全錯誤!」

        「書雨妳又犯錯了啊!不用心也該有個極限吧,以為這麼散漫就可以賺錢了嗎?」站在一旁的Andy也跟著指責鄭書雨的不是,他轉身向李文說。「你知道嗎?她昨天還把班主任的教材放在我桌上後就下班了,真的有夠誇張的。」

        害他只好重新整理試題,差點趕不及上健身房。一想到這裡Andy又忍不住的碎念了幾句。

        「我真的真的非常的抱歉!」鄭書雨頭低的不能再低,趕忙向位授課教師致歉。

        「好了!不用再道歉了,我只是疑惑妳怎麼會犯這麼離譜錯誤?」李文的語氣軟了些。「妳再印一份送到我位子。」

        「好的!我知道了!真的很對不起。」鄭書雨仍不住的低頭道歉。萌寶

        「書雨,妳這幾天很失常喔?有甚麼事嗎?」在李文和Andy各自走回自己的位子後,紀淑蕙悄悄的靠了過來。

        她肯定有鬼!這些天老是犯錯!完全不像平時的她。

        「沒有啊!可能是我太累了吧!」鄭書雨不正面回答,直接走向影印機重新影印。萌寶

        真的沒甚麼事!除了她前天又接到了信件之外,就算通知警方,也找不到寄信者是誰!!重點是內容…

        《書雨妳真的是太讓我失望了!我對妳的心意就那麼不值得妳珍惜嗎?居然把我當做成了變態!還通報警方?我只是想好好的守候妳而已!為什麼寶貝你就是不懂呢?》

        對方似乎對她的生活作息瞭若指掌,就連她報警的事也寫在信中!萌寶

        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做?鄭書雨不管怎麼想也不理出頭緒來。就連警方也說這個人相當狡猾,利用傳統的信件而捨棄電子信箱,電子信件能追查ID比較容易抓到犯人,傳統郵寄雖然看似比較麻煩,卻較能隱身其中!不易被揪出。

李明杰警官更提醒她,由信件上的內容判斷,跟蹤犯大概就是她身邊周圍的人。萌寶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害怕啊!低頭沉思的她完全沒注意到凱特楊從後方靠近她。

        「ㄟ,想甚麼想得這麼入神?」凱特楊輕拍鄭書雨的肩膀。

        「哇!」受到驚嚇的鄭書雨一個轉身跌進凱特楊的懷裡。「啊…抱歉!」她在看見紀淑惠眼中神情後連忙推開凱特楊。

        「沒事!是我不該嚇妳。」凱特楊戀戀不捨的將圍在她的腰際的手放下,臉上依舊掛著帥氣的笑容。

        老天!他真懷念以往摟著鄭書雨的感覺。

        「凱特老師你有甚麼事嗎?」靠著影印機鄭書雨調整了一下兩人的距離。萌寶

        不可否認的,凱特楊對她來說仍是相當具有吸引力,光是剛剛那短暫的擁抱,就讓她的心狂跳不已!

        不行!難道忘了當初自己怎麼被他傷害的嗎?兩年前的往事不能再重演了!萌寶

        「我有些事想私下跟妳說!」他俯身向前稍微靠進鄭書雨悄聲說道。

        他其實不想在工作場合中跟鄭書雨說這些,也懂得稍稍避嫌(這方面他顯然是做得不夠好),他很清楚補習班是個容易傳播八卦的地方,尤其是在職員之間。

        不過他真的別無選擇,鄭書雨不回他的簡訊,也不接他電話,他都懷疑他的號碼被鄭書雨封鎖了!所以想和她說上話只能正面突破了。萌寶

        「我們沒有事能私下談吧?凱特老師!」鄭書雨擺出一副冷冰冰的樣子。萌寶

        「是嗎?所以妳的言下之意是要我公開說囉?」凱特挑了挑眉!他知道這招鐵定有效!

鄭書雨不喜歡他們兩人的過往為眾人所知,在工作時除非必要否則也特意避開他!因此假意威脅定奏效。

他何時淪落到這種地步?想和自己愛的人說上話須用上脅迫了?算了這也無妨!只要能澄清彼此的誤會用點卑鄙的小手段又如何?萌寶

「你…好!我們私下再找時間談,這樣可以嗎?」鄭書雨圓睜著杏眼瞪著他。

「好!我今天剛好有時間!下班後我過去接妳!」說完即大步走開不讓鄭書雨有任何有拒絕的機會。

他又來了!每次都這樣隨心所欲!真是一點也沒變。望著凱特楊離去的背影的鄭書雨心想着。她沒注意到的是後面有隻妒恨的眼神直盯著她。萌寶

 

 

 

大大的禁菸告示貼在牆上,周志明依舊故我的吞雲吐霧中。

        「刑事組長也太小看我了吧?辦案居然讓那個小子跟李刑警一塊去,把我晾在一旁?我不弄點成績出來瞧瞧怎麼行!」周志明碎念著,手操作著滑鼠,努力盯著監視器畫面。

        雖然案發現場的監視錄影器壞了,沿途可多的是鏡頭,一個個土法煉鋼的找就不信找不到,他已經耗了好些天在看監視器了,這份工作還是他拜託才有的,說他想將功贖罪組長才像施捨般的丟給他做。萌寶

        靠!去他的將功贖罪!

        沒做錯哪來的罪可贖啊?說他做的筆錄太草率!現場蒐證不夠確實!不然叫他換會的人來啊。

誰一開始會知道這牽扯到失蹤人口案?

        「那個失蹤的潘毓芯在翹家後就去當酒店小姐,從各大酒店路口監視器來找畫面準沒錯!」將菸熄在煙灰缸裡。「那女的也不是個正經貨色,要不是被組長看不起,我才懶得花時間找這種女人的下落。」萌寶

        在展開調查後才知曉,酒店裡失縱的女人還真不少。酒店不報案的原因不外乎是不想跟警察扯上太多關係,或是覺得這些女孩子只是單純翹班不作了。

        說實話周志明的想法和酒店業者差不多,那種女人哪有甚麼職業道德,可能轉到別的酒店或是好命點釣到金龜婿收山,用不著大費周章的去找。萌寶

偏偏刑事組長不這麼認為,硬要花費人力,那好!找到人之後狠狠打臉他!一想到著周志明臉上就掛著鄙笑。

「啊!」畫面中的人影吸引了周志明的目光。「讓老子找到了!把影像放大看看那個男的是誰…」周志明開始操做試著把影像變得清晰些。

無奈未捕捉該名男子的正面照,只能看出側臉。周志明瞧著覺得有些眼熟…

突然一個人臉閃進他腦中!該不會是他?!

哈!就會兒可讓他釣中大魚了!周志明趕緊將影碟退出,這份功勞不能人給搶去,自己去盤問他,不能讓他給跑了!

 

 

 

望著凱特楊離去的背影,紀淑蕙無力地攤坐在椅子上,剛剛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約他共進晚餐,卻被凱特楊給婉拒了。

他該不會是要跟鄭書雨有約吧?今天中午看到他們兩人頗為親密!萌寶

「淑蕙妳還在發呆啊!該下班了。」李文敲敲紀淑蕙的桌子提醒她。

「李文老師你辛苦了!」

「妳也辛苦了,快回家吧!」李文說完轉身就往門口走,準備開他那輛墨綠色車子離去。

「李文老師…」紀淑蕙有些遲疑仍開口喚住他。萌寶

「甚麼事?」李文回過身看著紀淑蕙。

「如果你有空的話,可以請我喝杯酒嗎?」反正明天是週日,她打算來個不醉不歸。萌寶

而且由她側面得來消息推敲(來源為林千雯),補習班裡有老師對鄭書雨頗有好感!她懷疑那個人是李文。不過從今天他對鄭書雨的態度而言,她改持保留態度。

反正對紀淑蕙而言多撒網有利無害。

「很抱歉我已經有約了,下次吧。」李文看一眼自己的手機,面露難色的拒絕。萌寶

二連敗啊!紀淑蕙只能苦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