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的人物、場景還有地點,皆是作者不負責任杜撰所出,絕對不可能會有雷同。

 鄭書雨和凱特楊坐在包廂內,兩人一語不發氣氛沉悶的用完晚餐。萌寶

「我記得妳喜歡吃韓式料理,這家很道地吧。」還是由凱特楊先試著打破僵局。萌寶

「難得你還記得我喜歡吃甚麼?我還以為你全都忘了!」鄭書雨語帶嘲諷。

「關於妳的事,我全都記得。」這話說的一點都不假,凱特楊從沒忘記過任何跟鄭書雨有關的事。

「你不是說有事要跟我說,快說吧!說完我就要走了!」她只想趕快離開,她沒法和這個男人單獨相處太久,不然她的心會背叛她的。萌寶

        「書雨我們就不能好好的說說話嗎?一定要這麼針鋒相對?」凱特楊原本想握住鄭書雨的手,然而在看見她的神情後卻步了。

   「我覺得我對你還算是客氣!所以你快把要講的話說一說。」

想到兩年前凱特一聲不響離開,就算她再怎麼心軟,對眼前這個男人再怎麼難以忘懷,她都必須狠下心來。

她的心早已無法承受任何傷痛了。

「書雨…你就那麼恨我嗎?」凱特楊望向鄭書雨。

「恨?」她根本不知道恨是甚麼?「如果一個口口聲聲說愛妳的人在一夕之間人間蒸發!然後兩年後又神奇的出現在你面前!妳該對他有何感受?是恨嗎?更多的是不解跟失望吧。」

「說吧!你到底要跟我說甚麼事?」

        「我…」凱特楊深深了吸了一口氣後說。「我會離開台灣是因為我父親突然車禍過世了!我得立即飛回美國。」凱特楊的表情滿是痛苦。

        「怎麼會?!」鄭書雨被他的話驚嚇住了。

        她以為凱特楊是接受他母親安排去相親,或是厭倦兩人不斷的爭吵而離開。她沒料到事情的原貌是這樣。

        凱特楊自幼父母離異,他隨著改嫁的母親同住,與父親聚少離多。但鄭書雨知道凱特楊和他的父親就算分隔兩地,感情仍然相當深厚。萌寶

        「所以我連夜前往美國!很抱歉我當時真的沒有先跟妳連絡,我整個人都亂了!只想趕快到我父親身邊。」

   「你…」鄭書雨激動到說不出話來!

     除了心疼凱特楊外,還有被丟下的失落以及不被信任的背叛感。

        這個男人到底在想甚麼?他父親發生這樣的事難道不該告知她嗎?他們不是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嗎?不是說好不管發生任何事對方都要第一個知曉的嗎?

        怎麼能夠一句話都不說!這就麼離開?而且是整整兩年!凱特楊把自己當成甚麼了?一個只能和他分享歡樂卻不能共同承受傷痛的自私女人嗎?

        「書雨?」沉默的鄭書雨讓凱特楊更加不知所措,他拉住鄭書雨的手。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丟下我走掉?」鄭書雨甩開凱特楊握著她的手,一股腦的把想說的話全說出來。「就算你那時很痛苦!你還是可以跟我說一聲吧?而不是讓我癡癡癡的等你!每天想著你發生甚麼事了!日日活在恐懼裡。還是說你覺得我沒資格知道,所以你才選擇不跟我說?」

        她無法理解為什麼凱特楊要這麼對她?

        「當然不是…書雨不是這樣的!」凱特楊想抱住眼前的鄭書雨,卻被她推開。

        「凱特…你不該瞞我也不能瞞我的。」兩行清淚落下鄭書雨顫聲的說。

        凱特楊的父親與鄭書雨有過數面之緣,他對鄭書雨是關愛有加,直把她當成未來媳婦看。因為如此鄭書雨對於凱特楊隱瞞這件事感到更難過。

        「書雨…拜託別哭!」看著鄭書雨的眼淚凱特楊更是手足無措。「我那時自己也很慌亂,再加上妳當時躲著我,我根本來不及跟妳說」

        「那之後呢?就算那時你無暇顧及我!事後總該告知我吧…」鄭書雨泣不成聲。

        兩年前回憶全湧上心頭!凱特楊的不告而別再加上他母親對自己的辱罵。萌寶

        其實最讓鄭書雨傷心的是凱特楊從頭到尾都沒想過要連絡她…就連個隻字片語都沒有!

        「在美國處理處理我父親的後事時,我整個人也很混亂,連手機掉了我都不曉得。過了好一陣子!我還是沒有辦法振作!書雨對不起!明明知道我母親會對你做出甚麼事,我卻還是丟下你。」

        「你去美國後,伯母又來找過我好幾次,她完全沒有提到伯父離世的消息,只對我…對我說了一些很殘忍的話。」鄭書雨試著穩住情緒接下說:「我找不到你,以為你真的像她所說的那樣!所以我就離開了。」萌寶

        凱特楊的母親對她的羞辱仍歷歷在目,這也是她後來選擇離開台灣的原因。

        只是怎能…不告訴她伯父過世的事,就算再怎樣討厭鄭書雨,也不能隱瞞啊!難道伯母都沒想到凱特楊嗎?

「書雨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光是想到母親是怎麼對鄭書雨的!他就不捨到不知該怎麼彌補,為此他差點和母親或是被他稱為陳女士(新任丈夫的姓氏),斷絕母子關係。

        「我後來回台灣後,連絡了好幾個你的朋友,她們說你出國打工度假!還把號碼給停了!」凱特楊此刻好想摟著鄭書雨。

        「因為我想離開台灣!不想讓任何人找到我!」就像當初你的一樣!這就是鄭書雨離開的理由。萌寶

        「我知道妳有多傷心才會遠走,為此我還跑去多倫多找妳!可惜還是沒有找到妳。」

        「你怎麼知道的?」鄭書雨訝異的問。

她沒跟任何人說她要去加拿大啊?突然一個人名閃進她的腦海。「是吳尹浩告訴你的吧?」

「妳必須承認有個朋友在海關是很方便的事!只可惜他不能告訴我妳在多倫多的哪裡,所以我只能一個一個的找。」凱特楊苦笑。

「書雨妳相信我,在我思緒明朗後我第一個想找的是你。我很抱歉沒在第一時間告訴你,也很對不起當時我丟下妳一個人!我不是故意的,我後來瘋狂的找妳,但我找不到妳…對不起對不起!」凱特楊低頭不住像鄭書雨道歉。

如果能回到兩年前他絕對不會再丟下鄭書雨,讓她去面對音訊全無的茫然和他母親的糟蹋。

一想到凱特楊在遭受喪父之痛後,又獨自一個人在冰天雪地的多倫多街頭盲目的找尋她。鄭書雨特意武裝鎧甲卸下了!故作冰冷的心也因凱特楊的傷痛融化了!

她心疼的撫著凱特楊的俊臉,眼淚像珍珠不停的落下。

「喔…書雨…」凱特楊將鄭書雨擁入懷中。「求求你原諒我好嗎?」

「凱~你要我原諒你可以…」鄭書雨必須得到承諾。她和凱特楊已經浪費了太多時間,她得確保這種事不會再發生。「但你必須答應我,以後不會再瞞我任何事了!好嗎?」

「不會…以後任何事我們一起參與一起面對。」凱特楊無限愛憐著親吻鄭書雨的額頭。

終於…在失去鄭書雨兩年後,她再次回到自己身邊。

        「凱特,你是怎麼熬過來的?」鄭書雨完全無法像失去父親對凱特楊的傷害有多大!

        「幸好我的女人緣一向很好!」他的幽默感又回來了。「我同父異母的妹妹們在我最灰暗的時候支持我陪著我,我才沒變成廢人。」萌寶

        「你這個笨蛋!應該要由我陪著你的!」難過的鄭書雨又落下淚來。

「我的傻瓜那都過去了!沒事了!」伸手捏捏鄭書雨小巧的鼻子。「我只要現在有妳就夠了。」

「我很笨對吧!根本不知道妳在多倫多哪裡?還是立馬搭機過去找妳。」

「才不笨」鄭書雨心疼的撫摸著他帥氣的臉龐,眼眸迎向他,這麼久了對上他攝人的眸子仍是令人心跳。「你應該快點來找我的。」萌寶

「親愛的,妳還好意思說啊,妳忘了妳這幾天是怎麼熱烈歡迎我的?」凱特楊挖苦的說。

「我…」語塞,鄭書雨決定開啟大絕招。「對不起啦,人家不知道嘛!凱~你原諒我好不好?」貼進他頸窩輕聲撒嬌。

「天啊!妳這個惡魔」輕輕扣住鄭書雨的後頸,凱特楊肆意吻著那讓他朝思暮想的朱唇。萌寶

鄭書雨直接伸手環住凱特楊,任由凱特楊的雙唇掠奪,放任他的雙手在她身上游移,她不想閃躲也不故作矜持,只想順從自己的心。

凱特楊勉力克制住他的慾望,他是想要鄭書雨想要得受不了,但不能在這!所以略顯粗暴的再次將她用力擁入懷裡,拼命的說服自己忍耐。萌寶

這時鄭書雨的皮包自腿上滑落!信件和照片全散了出來,這是她今天下班後,在公寓信箱發現的新郵件,凱特楊從鄭書雨的臉中讀出了害怕,在她還來不及阻止他之前俯身撿起,一看見內容他變了臉色。

「這是怎麼回事?書雨,有人在騷擾妳嗎?」

鄭書雨默默的點了頭。萌寶

「多久了?妳怎麼都不說?妳報警了嗎」他有多急躁就有多擔心鄭書雨。

鄭書雨將所有的始末全都講給凱特楊聽,包含她目擊到的事件,她愈說凱特楊的表情就愈沉重。萌寶

「從今天起妳搬來我的公寓,我們現在就回妳的套房拿東西!」凱特楊無法容許鄭書雨遭受到任何的威脅,如果警方靠不住,那就由他來守護。萌寶

「啊?」鄭書雨呆住了!

如果沒弄錯的話!他們剛剛應該算是復合了。

只是復合是一回事,但要馬上同居又是另一碼事這進度不會太快了些嗎?萌寶

「妳覺得這情況下我有可能讓妳在單獨待住哪個小套房嗎?」

絕對不可能!「丫頭我出自於關心妳,才不是在打什麼鬼主意!」

對上她質疑的眼神後,凱特楊改變說法。「好吧!我承認我是別有居心!但妳沒有別的選擇妳得跟我回去。」他邪氣的笑著。

 

 

 

「這下好了!該怎麼處理這個警察?」男子望著昏迷在地的周志明警員。萌寶

        這個腦死的警察是從甚麼開始懷疑自己的?居然跟蹤到他的聖壇來?決不可能讓周志明活著回去,但是現役警員失蹤,事情定是會鬧大!萌寶

        男子短暫思索之後還是決定將周志明拖進屋內綑綁。現在最重要的是要釐清這是周志明個人的行動還是警方已經掌握到他了。

        至於另一個獵物…就先把她關在密室等著吧!先料理完這個蠢警員再來好好享受盛宴。萌寶

        「啊!」冷水潑在周志明的臉上讓他即刻清醒過來。「痛…」腰窩上傳來剛剛被電擊棒電擊的疼痛。

        「這點傷不會死人的!少裝蒜了!」男子把周志明的臉轉向他。「說!你怎會跟蹤我到這來的?」萌寶

        周志明勉力睜開眼睛望著眼前他原本認為無害的男人,再看看四周突然發現他被反綁在椅背上。

「你這是在做甚麼?還不快放開我?」周志明用力掙扎。

        「不用叫了!這裡偏僻的很沒人會聽到的,你還是乖乖回答我你怎會發現這裡?」

周志明只不過是誤打誤撞送上門來。他一開始只打算過來盤問他,於是開車到他的住處附近,誰知卻親眼看到該男子將一個昏迷女性丟進後座。起初他只想盤查人口失蹤案,居然讓他碰見擄人案!周志明當下想這機不可失,隨即尾隨不巧卻被發現,還被電擊棒電暈綑綁。萌寶

「怎麼發現的?你當我們警方都是笨蛋嗎?當然是察覺你的犯罪事實,前來逮捕你的!」周志明虛張聲勢的叫囂。「你最好放了我乖乖自首,警方馬上就會包圍這裡了!」

他若不設法脫身,這起擄人案立馬就會變成兇殺案,而他周志明會成為該案的死屍。

「我沒把警方當笨蛋,倒是你把我當白癡是吧!」男子偏著頭露出一臉詭異的笑容。「你跟蹤我到現在至少也有兩個小時半了,怎麼還不見大批警力支援?」萌寶

「……」周志明一時語塞答不出來。

看著周志明的表情男子瞬時明白,這是他個人的行動。也是!周志明這個人只懂的貪功諉過,這次他要把命給貪掉了。

忽然一個肘擊正中周志明的鼻梁,讓他痛到人往後仰鼻血直流,男子一伸手把他拉回來。萌寶

「你要是不想太痛苦的話,就乖乖回答我的問題!」

周志明沒回覆又是一個掌打過去,他整個臉往右撇去。

「回答我,說你聽到了!」男子又厲聲的說。

「我聽到了!」他只能怯懦的應聲。

「很好,你怎麼發現我的?」

「我在監視錄影器上看見你和酒店小姐的身影,想來盤問你,正巧看見你把人推近後座!就一路跟到這來了。」周志明心裡超後悔的,早知道叫上一堆弟兄來支援,也不用身入險境。

「錄影?」男子一愣,隨即明白定是上次那個女孩去報的案,這傢伙才會追查到自己。萌寶

「那個報案的人是誰?」一把揪住周志明的頭髮逼著他正面對著自己。萌寶

「如果我說了,你會放過我嗎?」果然是個膽小如鼠的男人,竞想出賣鄭書雨換得自身的活路。

「哈!那要看你的消息有沒有那個價值了!」你還想活命!那是不可能的!男子心想。萌寶

「那個人她叫…」周志明嚥了嚥口水。「鄭書雨…」

聽到這個名字男子往後退了一步。

怎麼會是她?怎麼能夠是她?

「是真的,我可以給你她的連絡方式」看見男子反應,周志明以為他不相信急忙的說。「你放心她沒有看見你的長相,她只是來個備個案而已。」萌寶

「我都說了,你可以放我走了吧!我保證我一句話都不會說出去。」

「我有說要放你走嗎?」男子逼近他,用鑰匙直接插入周志明的右眼窩。

「啊啊啊啊…」周志明痛到連人帶椅地倒在上哀嚎。

「你的消息不夠有價值到讓你活下來!」男子悠悠的用紙巾擦拭沾在手上的血跡。萌寶

唯一的價值是鄭書雨沒認出他來。

「你忘了我手上有你影像嗎?」周志明試著做最後得掙扎。

「哪又如何?看你隻身前來就知道那些東西只會在你身上!」男子不帶感情的說。「只要殺了你就不會有其他人看到了。」

他就是個垃圾警官見錢眼開毫無節操可言,之前嫖妓被他抓時,居然私下表示只要塞錢就不讓他曝光。這樣的人是不可能會把破案資訊跟同事分享的,做掉他就能確保安全。

「你忘了上次掃黃你被抓時,我放過你嗎?你就不能也饒過我這次?」他苦苦哀求著。萌寶

「那次真是太感激你了,但是…」男子臉上掛著殘忍神情。「你拿鄭書雨來交換條件,這點讓我很不爽」

「我不懂…啊啊!」周志明還來不急弄清楚,手指就傳來劇烈的疼痛,男子用鞋跟狠狠踩住他的右手手指。

「我生平最恨兩件事,一是被人要脅。」他指向地下室的門說。「那個賤貨就是試著威脅我,所以被我丟進那裡。」

「我我…我沒要脅你啊!」周志明上氣不接下氣的說。

「二是拿我的所有物跟我談條件,懂嗎?鄭書雨是我的!你算老幾敢拿我的鄭書雨來跟我交換!?」萌寶

男子轉身拿起絲線跟細針走向周志明。「你知道嗎?我一向對縫補這類的玩意很感興趣。」

他拉起周志明的左手端詳著。萌寶

「你要幹嘛?」周志明又驚又恐,他想逃卻被綁在椅子上。

「求求你…不要啊!!!」

當細針穿過周志明的手指時,他簡直要吼破喉嚨。

男子毫不在意臉上依舊漾著殘忍的笑容近乎享受似的繼續自己的工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