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吧!夏瑤看着她的新室友整理行李,內心一陣吶喊。萌寶

        當然搬進宿舍總不可能兩手空空!定會帶些衣物跟私人用品!因此室友整理她的行囊也不是什麼大事。萌寶
        只是夏瑤眼前這個人,居然…是個踢!這才是讓她差點驚呼出聲的主因。
        先聲明夏瑤並不是恐同症患者,也自認對同志的態度算友善,相對她的朋友而言。但即使如此也不該把踢丟給她當室友吧!
        她不是對女同志有所成見,婆當她的室友,她也不會有任何異議!可是這傢伙卻是個踢!?這…萌寶
       畢竟夏瑤習慣洗澡後在房間裡,不着內衣只套件背心加短褲的,現在有個踢跟她共處一室…往後的日子肯定會非常不方便。
       對夏瑤澎湃的內心戲渾然不知的徐又恩,依然故我的在整理她的衣物。
       夏瑤在旁偷偷觀察這位擁有高挺鼻梁和深邃大眼的徐又恩。她心想這麽漂亮的人,應該不可能是踢吧?(就不能有長的好看的踢嗎XD)。萌寶
       於是乎她抱著僥倖的心態猜測,或許就是有女孩喜歡中性的打扮,喜歡剪男孩子氣的短髮。不能以偏概全認定這樣裝扮的人就一定是踢。
       對對!她必須要小心求證。
       為了求證夏瑤開口了!萌寶
      「那個…同學?」不知道名字只能這樣稱呼。
      「什麼事?」徐又恩轉過身來,一張俊美的臉龐掛著毫不違和的帥氣笑容。
      「妳是踢對吧?」夏瑤原本是想很有禮貌的謹慎求證,不料她一出口卻是如此的失禮。萌寶
        啊…什麼叫做妳是踢對吧?妳是在審問犯人嗎?夏瑤為自己的魯莽感到無言。
        被這突來一問,徐又恩有些愣住,隨後以磁性的中低音說。「算是吧!要是妳覺得我像的話。」
        徐又恩喜歡過女孩,也喜愛中性的衣著。如果這就是夏瑤所認為的踢!那麼沒錯,她是。萌寶
       這麼爽快的承認,換夏瑤傻了!
       她不假思索的脫口說出更為不當的話。「那妳怎麼能住這間宿舍?妳是踢耶。」
       徐又恩眉頭輕蹙。「這是女生宿舍吧!就算我是踢也是個女的吧!還是說這裡有規定踢不能入住?」萌寶
      「是…沒有規定,」夏瑤說話聲音越來越來越小。「可是踢不都喜歡女生嗎?」
      「喔…」原來她是在擔心這個,徐又恩瞬間明白了。「妳放心!我雖然喜歡女孩,不過還不至於會喜歡上把我當怪物看的人,這點我自知之明還有。」
       說完,徐又恩轉身繼續把自己的衣服放進衣櫃,這時一個怯怯的聲音喊住了她。萌寶
      「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夏瑤自知理虧先道了歉。萌寶
       她剛剛的行為何止理虧二字,簡直是惡劣至極。不僅是對徐又恩貼上歧視的標籤,甚至還把她當成只要是女孩都好的變態。萌寶
      「真的很對不起,我沒有把妳當怪物看。我只是覺得很不方便……」夏瑤低着頭把她的顧慮全說出來。「所以才會這麽失禮,我真的對妳感到很抱歉。」
        說出那麼傷人的話,當然不是兩三句對不起就能抵消,可是夏瑤除了道歉外也想不出任何能彌補的方法。萌寶
        所以她也只能不停的低頭道歉。
       「我叫徐又恩,妳呢?」看著夏瑤這麼誠意十足的認錯,徐又恩也不打算再計較。萌寶萌寶
        她原本就不是個心胸狹窄的人,她伸出手。「妳可以叫我又恩,也可以個連名帶姓的叫我。」萌寶
        夏瑤見狀也趕忙伸手握住徐又恩說。「徐又恩同學我叫夏瑤。」
        連名帶姓的稱呼她好像是在生氣,單叫又恩又太親密了,因此夏瑤決定叫她徐又恩同學。
       「徐又恩同學?」她莞爾一笑,那又是個引人的笑容。「這樣也行,那我直接叫妳夏瑤囉!」
       「好。」反正她的朋友除了叫她單名瑤外,大多也都這樣稱呼她。
       「夏瑤在宿舍妳想怎麼穿就怎麼穿,我除了自己喜歡的女孩之外,我連看都不會多看一眼。」為了讓夏瑤安心,徐又恩解釋着。
       「我不是那個意思…」好吧,或許有一點。只是氣氛好不容易轉好,夏瑤怕弄不好又會直轉急下。
       「況且妳對踢也沒感覺吧!」夏瑤是多慮了!她已然不在乎夏瑤剛剛的失言。
       「當然。」夏瑤猛點頭。
       「那妳有什麼好在意的呢?我們這樣不就只是兩個一般女孩同住而已嗎?」徐又恩說完看著夏瑤,想尋求她的認同。

       「嗯…」夏瑤偏着頭,感覺徐又恩的這番話似乎很有道理,但又覺得有哪裡不通。
        最後她說。「好像有點不太一樣,不過我能了解妳的意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