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的人物、場景還有地點,皆是作者不負責任杜撰所出,絕對不可能會有雷同。

鄭書雨望著躺在她身邊的凱特楊,忍不住用手輕撫他雕像般的鼻梁,就算這樣沉睡著他還是俊俏得令人屏息。萌寶

果然只有在凱特楊的身邊她才能真正的感到心安,他是這麼毫無保留的愛著她,不顧一切的只想守護她,這都讓鄭書雨心懷感激。

在提心吊膽過了好些日子後,終於她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嗯…好吧!昨晚那一夜激情確實稱不上平穩!萌寶

光是想到昨夜的種種,鄭書雨的兩頰立即染上紅暈。凱特楊對她霸氣的渴求,那不容喘息的激情又回到鄭書雨的腦海中。

在回到凱特楊的住處整理梳洗後,他直接將她抱上床,凱特楊渴望的唇不住的在她身上探尋,沒給她任何拒絕的空間。當然鄭書雨也不想欲拒還迎。

她熱情的回應,讓凱特楊毫不猶豫的佔有她,ㄧ次又ㄧ次直到她無力的倒到在凱特懷裡時,她都還能感受到凱特楊的滿是渴望的堅挺和他不斷游移在自身的大手,這讓鄭書雨又再次跌進慾望的漩渦。萌寶

「在想甚麼想的這麼出神?」凱特楊捉狹的問。

根本連問都不用問,看這丫頭羞紅的雙頰,答案不言可明。

「甚麼都沒想!」鄭書雨害羞的別過頭。

「過來!」凱特楊ㄧ把將她拉回被窩,臉直對著她雙手則隔著絲被來回碰觸著鄭書雨的嬌軀。萌寶

「哎唷!凱特我們起來了啦!」鄭書雨害羞的直閃躲,快點離開床鋪才是上上之策。

不過凱特楊早已看出她得心思,側身用手環住鄭書雨將頭枕在她細嫩得肩頭。「再等一下!讓我再抱ㄧ會兒。」

聞言鄭書雨順從的躺在他懷中不再反抗。萌寶

「那個叫李文的傢伙脾氣很差嗎?他昨天對你口氣很兇!」

「你怎麼叫李文老師那傢伙啊!,是我這週犯太多次錯誤才這樣,他其實人很不錯!」鄭書雨解釋。「我聽之前的同事說過,李文老師曾把他南原的坡地免費借給流浪動物中心使用呢。」

「那又如何?我就是不喜歡他對你大小聲!」

「你這樣很是非不分唷,凱特老師!」凱特楊明顯偏私的言論讓她笑出聲來。萌寶

「我是啊!怎樣?」凱特楊毫不猶豫的承認,就算要與全世界為敵他也會站在鄭書雨身邊,小小的是非不分算得了甚麼。

「對了!凱特我今天要回家…」

她話還沒說完,凱特幫她接下去說。「當然要回家去一趟,我們要幫妳把所有的東西都搬來。」萌寶

「我的意思是…」

凱特再次插話。「是要和我ㄧ塊住啊,我知道啊寶貝。」

「欸~你都不讓我把話說完耶!」鄭書雨翻過身來氣呼呼的瞪著他!

這丫頭都不知道自己這樣有多誘人!

「因為我知道你要說甚麼啊!我不會放你回家住的,沒抓到那渾蛋之前不可能。」抓到之後應該也不太可能。

凱特楊抬頭望了時鐘ㄧ眼,然後邪氣的說:「我們下午再回去吧,現在時間還很早有很多事可以做。」

在鄭書雨還不來及推開他之前,轉身將再次將她壓至身下。

 

 

 

 

被關在地下室的林千雯畏縮在牆角,她不敢相信平時溫文儒雅的他竟是如此殘暴。

全身被鐵絲一圈又一圈的綑住的她,無法摀住耳朵只能不斷的聽見周志明的尖叫與求饒聲,林千雯抖著身軀望著門,深怕男子打開死亡之門走進來。萌寶

突然間尖叫聲停止了,陰暗的地下室射進光線。男子踏進門臉上帶著一貫沉穩笑容。

「千雯!讓你久等了!」

        林千雯往牆邊靠,不斷的向她懇求著。「求求你,拜託我還不想那麼早死!」

        一聽此言,男子大笑出聲。「千雯我也不會讓你太早就死的!」

        林千雯沒理解他話中的含意,以為男子會放過她,心裡湧出希望。

        「謝謝你,我就知道你不會這樣對我的,我們也認識了這麼久了,你相信我,我一定會保密的。」

        「哈!妳當然會保密,我會讓妳沒有機會說出去的。」露出陰冷的笑容,男子拿著紙張裁切器緩步的走向林千雯。

        「你想做甚麼?不要過來…」林千雯看著他手上的器具大驚失色。

        「千雯不用怕,這只是裁切器而已啊!」男子邊說邊將林千雯的十根手指頭擺上去。「可能沒以前那麼利索了。」

        畢竟切過太多人的指頭了!!鈍些也是有可能的。

        「不要…不要…」

        「因為鈍了些,或許會比較疼痛!不過妳放心我會使力不讓妳痛太久。」說著他用力將把手往下壓,刀刃切入林千雯的手指,指頭沒應聲斷裂,卡在關節的骨節中。

        「嗚…啊…啊…」林千雯痛到說不出話來,只能發出哭泣聲。

「抱歉抱歉!看來我最近健身的不夠,手臂力道不足。」他的全然沒有懊惱的神情。

「妳不覺得這個機器很適合用來訓練二頭肌跟握力嗎?」他繼續施力。「就像這樣!」再一次的刀刃下壓。

「…啊…」林千雯昏了過去!映入她眼底是自己的十根斷指。

男子看著昏厥的林千雯以及她斷落的手指,臉上帶著一副滿足又殘酷的笑容。他緩緩走向櫃子拿出稀釋過的鹽酸水,將林千雯的殘缺的雙手放入水中。

「啊…痛痛痛…」

不出他所料,不消幾秒林千雯就被這劇烈的疼痛給喚醒。

「啊…」她拼命的想把手從水中拿出,卻被男子壓制。

「千雯妳很不乖,受傷的手的當然要好好的消毒啊!」沒有人性的話語自他的口中說出。

終於他放開了林千雯的雙手,她趕緊將手抽出,然而斷指的地方已然被侵蝕見骨。

「你…」林千雯痛到幾乎話不成句。「…拜託…放…過我…」她只想逃離這個煉獄。

哈!

男子人冷笑一聲!人真是簡單又悲哀的生物,就算被這殘暴的對待,還是會對施暴者苦苦哀求,以為有活路可逃!

真是太可笑了!

「妳想活嗎?」男子謔笑的問。

「想,我想活?」她點頭如搗蒜。「只要能活做甚麼都可以!」

「喔~做什麼都可以啊?」男子指著放置在一旁的與人同高玻璃箱。「現在走進去!我或許可以考慮放妳一條生路。」

看著那個詭異的箱子,林千雯猶豫了!她很想活,但是她總覺得那個玻璃箱裡有著很可怕的東西在等著她。

「不要也沒關係!讓妳選擇。」男子不催促,反正最後她ㄧ定會走進去的。

「如果我走進去…你真的會放過我嗎?」林千雯抖聲的問。

「我說我會考慮…」

只要有一絲活命的可能性!瀕死之人都會不惜一切的抓住,這一點他太清楚了!不需強迫獵物就會主動進入陷阱裡。

這就是人類可悲的天性。

「好…」

林千雯點點頭,顫著身驅走進玻璃箱。男子隨即把箱子關上,只留下一個小口。

「我進來了!求你信守承諾…」林千雯用受傷變型的雙手敲打著玻璃門。

「我只說我會考慮啊,並沒有保證一定要放妳走。」

「甚麼?」林千雯不敢置信她所聽到的。

「放心!如果你撐的過我給妳的禮物,我一定會放過妳!」男子把他口中的禮物拿給林千雯看。

「啊!!不要!不要!」她ㄧ看見小小玻璃瓶裡所裝的東西立即尖叫出聲。

那是數百隻的紅火蟻!

男子一邊微笑一邊將玻璃瓶丟進箱內,隨即數以百計的紅火蟻竄了出來,爬向林千雯,更多的是鑽進她的斷指裡!

「啊…不要!!救命!救命啊!」她在玻璃箱內發狂的掙扎…瘋狂的蠕動拍打…想阻止身上的蟻群…

男子則坐在他認為最好的視角,欣賞著自己的作品。

 

 

 

         「您的意思是要我們跟蹤這些人是嗎?」徵信業者看著凱特楊所提供照片問。萌寶

        那些這照片全都是補習班的同事,在收到第五封信件後,凱特楊決定不能只靠警方的調查,畢竟這對警方來說只是小案子,他們不會花太多心思。

        但對凱特楊來說任何威脅到鄭書雨的事,都是他要處理的首要之務,仔細比對信的內容後,他確定寄信的人就在他們身邊,他必須在鄭書雨受到傷害之前把那渾球揪出來。

        「尤其是這幾位…」凱特楊特別指定照片中的某些人。「大概什麼時候會有結果?」這件事越快解決越好。

        「照您收到信件的週期來看,應該ㄧ個禮拜就夠了!」

        「那好,下午我就轉帳訂金到你的帳戶,」萌寶

 

 

 

 

奇怪了!千雯怎麼這幾天都沒來上班?鄭書雨望林千雯的座位想著。

        雖然想問紀淑蕙,可自從鄭書雨跟紀淑蕙坦承她和凱特楊的關係後,總覺得她和紀淑蕙之間有種無形的隔閡。

畢竟她曾跟紀淑蕙說過自己絕對不會喜歡凱特,且紀淑蕙也暗示說過她對凱特楊有好感。萌寶

「千雯已經好幾天沒來上班了耶,有人知道是怎麼回事嗎?」倒是教英文Andy老師先提出疑問。

        「是啊,淑蕙你知道千雯怎麼了嗎?」李文也轉頭問紀淑蕙。

        看來大家都覺得紀淑蕙會知道內情,ㄧ時間所有人的目光全集中在她身上,她其實也不清楚。萌寶

        「書雨你也不知道嗎?」紀淑蕙反問她。

        「嗯!我有打手機給她,但她沒接。」她昨天有打給林千雯,鈴響了很久沒人接聽。萌寶

        「我也是,我還在想是不是要打去她爸媽家!」紀淑蕙走向鄭書雨。「你覺得呢?書雨?」

        「好啊!」她也覺得該這麼做。

        突然紀淑蕙低身靠進她說:「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妳和凱特的事我不會太在意,我只是不開心你瞞我而已。」

        「那我們…」萌寶

        「還是好朋友啊,不過啊!妳要幫我追李文老師唷!」紀淑蕙對鄭書雨眨了眼,她早已把目標換成李文。

        在她知道鄭書雨跟凱特楊的過往後,她很清楚這段感情沒有她可以介入的空間,何必糾結破壞兩人的友誼。

        「妳什麼時候…」她何時看上李文的啊?鄭書雨完全沒有頭緒。萌寶

        「不久啦!」她笑笑不直接回答,正準備拿起鄭書雨桌上的室話撥去林千雯的老家時,電話正好響起,紀淑蕙順手接起電話:「傑爾補習班您好…喔…是伯母啊?」用嘴型告知大家來電者是林千雯的母親。

        「嗯…千雯不是回老家了嗎!沒有嗎?是是!」紀淑蕙原本輕鬆的語氣瞬時變嚴肅。「那個…伯母…千雯已經兩天沒來上班了!對…好好,這樣可能比較好,請您不要太擔心了!我們也會盡力幫忙的!好的!好的!」紀淑蕙輕輕的將話筒掛上。萌寶

        這時全部的人全擠到鄭書雨的桌子前,看著紀淑蕙。

        紀淑蕙環顧週遭的人艱澀的說出:「千雯的媽媽說千雯已經三天沒跟她們連絡了!」萌寶

        剎時所有的人全安靜下來!全都不知道該說些甚麼。

「我們應該要通報警方吧?怎麼說千雯都是從補習班離開後就不見蹤影了。」林佩君說。萌寶

        「她母親現在應該已經報警了!誰是最後見到林千雯的?我記得她上週六早退之後就沒來上班了!」Andy試著整理狀況!

        「好像是這樣…」鄭書雨回想那天的的情形,她並不覺得當時的林千雯有何異狀。

        「還是先跟班主任講這件事吧,之後警方或許會派人來補習班也說不定。」李文說完即走向班主任的辦公室。萌寶

 

 

       

        「我們知道花名彤彤的林千雯曾和失蹤的潘毓芯在同一家酒店上班,」李明杰指著貼在白板上的林千雯的照片。「據酒店經理說這兩個人很要好,酒店的監視影像也顯示當天兩位是一起走出酒店外後,才各自分開。」萌寶

        「問題是林千雯也失蹤了,她的父母方才已經來報案了。」張允豪剛問過受理林千雯失蹤案的警官,當然他們並沒向她的雙親透露女兒另一份工作的細節。

        「這兩個失蹤案是否有所關連?不可能只是巧合吧!李警官你怎麼看?」章組長抓抓他那日漸稀疏的頭髮。萌寶

        「我覺得這肯定有關連,或許這兩起案件都是同一人所為,不然怎會兩人都前後失蹤?」李明杰不接受這只是巧合的說法。萌寶

        「我昨天又去電詢問了鄭書雨,不過她還是沒辦法確定當時她看到的那個男人是誰!」張允豪看著筆記說。

        「總之你們今天去一趟林千雯上班的補習班,順便拿照片給鄭書雨看。」張組長指了指他兩位下屬。「我總覺得這件事不尋常,林千雯和潘毓芯在同家酒店上班,又和鄭書雨在同間補習班共事!」

        「組長我跟你有同樣的想法,林千雯的失蹤定和潘毓芯有關。」李明杰肯定的說。萌寶

        唯一和潘毓芯和林千雯搭的上線的,只剩鄭書雨了!她既是擄人案的目擊者又是林千雯的同事。

        還有那些信件!該不會下次出事是她吧?不知怎麼李明杰有非常不好的預感。萌寶

        「組長,周志明警官負責調查沿途監視錄像的報告呈給您了嗎?我剛過去他的位子找他,但他今天好像沒來上班?」張允豪詢問。

        「那傢伙今天又無故曠職嗎?他昨天就該給我滾來上班!小張你今天…」萌寶

        章組長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急促的敲門聲給打斷!

        「進來」章組長吼道。

        「那個組長…周志明的太太來了!她問是不是您派她先生去執行任務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