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相信你/妳會❤️上這裡。

我們有!浪漫氛圍又樸實的GL

我們有!短篇有趣comic風的BL

喜歡我們,請*訂閱*~獲取最新的消息;與我們分享,你/妳閱賞文後的心得感想留言(*^◯^*)

我們會努力寫出更好更豐富的故事內容,

希望大家一起感受文字的優美。 也請讀者們多多指教Y(^_^)Y

這是兩位喜歡創作的萌寶及腐堡的一起打造的文字堡壘!

✨✨✨✨✨

本篇與草莓篇並沒有關聯,兩篇幅是在不同時間點上的故事描述。喜歡此童話篇的讀者,希望先看上篇。 

本文故事因談及18禁之敏感話題,希望各位讀者斟酌觀看。 

  

「好了,我出門去啦。你慢慢演吧。」以行默默摸摸他的頭,繞過還維持姿勢不動的以言。 

切,沒義氣的人⋯以言苦著臉,心理作用不斷。吐槽自己的兄弟沒血沒淚,這麼重要的事為什麼不早點告訴自己呢,這樣⋯這樣⋯,也不會發生昨天跟戀人的那段談話了。昨天⋯根本是自掘墳墓嘛⋯⋯腐堡  
以言垂頭喪氣的站起身,突然想起什麼似的。他飛速的跑往自己的房間。房內海洋色調的設計,整齊不亂的書櫃,陳列在床頭架上的CD,這裡見不著既定印象對男生的不愛整潔。清晨明亮的光線打在白色被枕上,而展示櫃英雄公仔的收藏透露出居住者的喜好。 
以言將衣櫃上的收藏箱搬到地上。箱子裡面的東西,都是些陳年舊物。不過對他來說,這些更像是珍藏的寶物箱,就像是小學從老師手上收到的第一次獎狀等等,這種有意義的回憶。腐堡 
謹慎仔細的將東西一項一項取出。沒多久,以言身邊被滿滿的物品圍繞後,終於看到ㄧ個被透明框蓋上的娃娃屋。 
以言控制著顫抖的雙手,緩緩將它放在桌上⋯⋯腐堡 

 
收到這個禮物的以言只有五歲,雖然覺得小小的屋子很可愛,不過畢竟他是男生,對這種女生玩的東西沒幾天就失去興趣,馬上就把它放在客廳桌上的一角。 
這天小童過來葉家玩的時候,他蹲在娃娃屋前幾分鐘。然後默默地拿起來,走到以言身邊,雙手將它放在他的面前。腐堡 
「嗯?」以言抬頭看著他,覺得小童看起來好像洗澡時的小狗狗,張著可憐的眼睛看著自己。 
「這是我跟媽咪一起⋯一起送小言的禮物,你要好好愛惜它啊⋯」小童咕噥的聲音,從嘟嘟翹起的嘴巴傳出。腐堡 
「⋯我現在不喜歡玩了⋯」以言說完低頭,繼續玩手上的戰鬥士。 
「可⋯可是是我⋯我跟媽咪一起⋯一起做的⋯⋯」小童委屈地看著小言,手上卻是緊緊抱著。 
「還有⋯還有⋯,我⋯還在房屋的背面寫上小言跟我的名字⋯」以言偏了個身,不理會小童。腐堡 
「小言⋯⋯」小童忍不住開始抽咽起來。 
「童童,謝謝你送小言的禮物。葉媽媽幫你先收起來,好嗎?現在小言想玩戰鬥士,因爲小行跟以恩哥哥出門了,小言剛剛還說沒人陪他玩,童童可以陪他一起玩嗎?」小童大眼冒出眼淚的樣子,讓走進客廳的葉媽媽看了不忍,走過去安慰。腐堡 
「嗯⋯好。」小童吸吸鼻子,將手上的娃娃屋交給葉媽媽,蹲在以言的身邊。 
「我也想要玩,小言⋯⋯」小童眼眶邊還掛著未乾的眼淚,弱弱的說了一句。 
「嗯⋯可以啊⋯⋯」以言完全不知道小童是因為自己愛理不理的態度弄哭的。 
「不過你怎麼哭哭了⋯小童也是小男生哦。媽媽說,男孩子只有打針才可以哭哭的。」看著自己的兒子一副小大人的口吻,讓葉媽媽掩嘴偷笑,抱著娃娃屋進了房間。 
「來,擦擦眼睛,我再跟你玩。」小言胖嫩的手把衛生紙在小童臉上亂抹一通。 
「好,小童你當黑色戰鬥士哦⋯⋯」腐堡 

 
以言小心翼翼地移動著卡榫,細微喀一聲,透明框離開原來的位置。娃娃屋內幾張沙發,牆上掛著卡通版的小海報,一台TV,在微微亮著的檯燈照射下,帶出暖暖又溫馨的客廳小屋。腐堡 
李媽媽本身是工藝老師,還在社會性團體開設小班制的教學,這個作品對她一點都不成問題。不過,聽媽媽提及這個禮物,可是小童跟李媽媽花了好些天一起黏貼完成的。像卡通小海報,是以言小時候最喜歡的戰鬥士;坐在沙發上的是他跟小童兩人開心吃著冰淇淋的照片;TV上的天線被不小心剪掉只剩一支;蹲在檯燈旁是一隻歪歪的哈士奇剪影。 
嘴角含笑的以言心頭也不禁暖熱起來。不過,現在不是回憶的時候!他深吸一口氣,慢慢的將小屋子,轉到背面。腐堡 
上頭只有兩個字,一看就知道是初學認字的小孩所寫的。其中一字是言,而另外一字,卻不是自己一直認為的童,而是⋯⋯ 

 
以言假裝打著電腦,眼睛卻時不時偷看著正整理報告坐在大沙發上的允新。戀人習慣在家中戴上眼鏡,平日在外總是一副邪氣的樣子,此時則是全身被溫文儒雅所取代,更多有的是濃濃書卷氣息的帥氣。 
「為什麼一直偷瞄我?覺得眼前的人怎麼這麼有吸引力?真的想馬上撲倒我是嗎?」允新突然頭一偏看向以言,因為當場被抓包,嚇得以言失措的躲進電腦螢幕前。 
允新開心的笑了笑,看見以言耳朵紅了起來,也不再捉弄他。 
「說吧!你要跟我說什麼?」允新闔上已經完成研究報告的電腦。拍了拍身旁的空位,以言主動坐了過去。腐堡 
「嗯⋯⋯你⋯為什麼一直沒有跟我說,你就是小童?」藏不住疑惑的以言看著戀人,沒有拐彎抹角直接詢問。 
「咦⋯?!你怎麼發現的?」允新挑高眉毛,眼底露出難得的驚喜。內心不由得開心又有點訝異,老是遲鈍萬分的以言怎麼知道的。腐堡 
「嗯,以行跟我說的。不過,其實是因為做了個夢⋯⋯」原本期待戀人回答的允新在聽了第一句話時,心情旋即盪到谷底。不過卻又第二句話讓他有了一絲絲的開心。 
「夢嗎⋯?」腐堡 
「嗯,其實就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夢⋯還記得我跟你借了個玩具嗎?」以言認真的說明。 
「嗯,是個挖土機。」允新輕點個頭補充。 
「所以,就被以行當笨蛋看的告訴我,你就是小童。」以言說完,靜靜等著對方的解釋。 
「嗯。是個笨蛋,很可愛的笨蛋。」允新溫柔看著以言,感嘆自家戀人還是一如往常的少根筋。腐堡 
「李允新!我不是要讓你附和葉以行的話!還有,你昨天為什麼沒有說那個娃娃屋就是你送的?害我本來是在你面前炫耀,我小時候開始就有多受歡迎!結果今天就被打臉了!你你你,就是喜歡欺負我是嗎?」講到激動處的以言抓緊允新的衣領,把他壓在沙發上,恨不得把他勒昏,讓自己有機會另尋新歡。 
可惜以言沒有得逞。允新右手抓住他雙手,左手按壓讓以言鬆手的穴道,一瞬間情勢逆轉,趁以言吃痛時,反壓他在身下。腐堡 
「嘖嘖,言你總是忘了,我不只有腦袋可以,在運動武技方面我也不弱喔。」允新忍不住逗逗自己的戀人,看他只在自己面前露出既可愛又很可口的模樣。腐堡 
「哼!」第OO回被捉住,以言已經從一開始不服輸腮幫子爆氣的花栗鼠變成現在只是生悶氣的扭頭。腐堡 
「言⋯」允新將以言的頭輕輕扳正。 
「我希望你能自己懂,而不是我跟你明說。」允新低沉有魅力的嗓音,緩緩說出對面前人的愛意。腐堡 
「你如果主動發現,你就能知道我的內心是多麼激動、多麼高興。這會讓我覺得我們是互相愛著對方,我們是並行的。言⋯感情不是只有單方面的付出,我希望你懂我,也像我相同懂你一樣。我知道,這或許很貪心。不過,如果你能慢慢跟上來愛我的腳步,就算是一點點,就算是一小步,我都會愛你更深更深的⋯⋯」未說完的話消失在以言主動環抱獻上的吻裡。 
自己一直都是笨蛋,就像允新說的,是被愛那麼多而不自覺的笨蛋⋯⋯在感動之中,以言了解自己為什麼會深陷允新的懷抱裡而無法自拔了⋯⋯ 
他總是逗弄自己又氣又惱的,卻也總是寵溺的、愛護的、耐心的對待自己⋯他總是只對一個人好、一個人笑、一個人溫柔,而那個人就是自己⋯⋯腐堡 
「我不喜歡你掉眼淚⋯⋯因為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允新故意裝嚴肅,讓以言笑開了眼角有淚的臉。 
「允新⋯⋯」以言想說什麼卻說不出。 
「我會等你的⋯以言⋯⋯」允新細細吻著戀人。 
「我們來⋯⋯玩打針遊戲吧⋯⋯」胸口滿滿的愛意,他要行動來證明自己的心。以言再一次將嘴唇吻上允新,細微的在他的耳邊輕說。腐堡 
「我保證我不會哭哭的⋯⋯」 
「樂意之至,我的言⋯⋯」腐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雖然有點連接不起童話上
    不過我很喜歡攻對受表白情意的部分
    妳不再更文了嗎?感覺點進來都沒有新的發展
  • 謝謝你的關注~版主不足的地方會多多改進的^_^

    萌寶and腐堡 於 2016/04/13 17: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