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相信你/妳會❤️上這裡。

我們有!浪漫氛圍又樸實的GL

我們有!短篇有趣comic風的BL

喜歡我們,請*訂閱*~獲取最新的消息;與我們分享,你/妳閱賞文後的心得感想留言(*^◯^*)

我們會努力寫出更好更豐富的故事內容,

希望大家一起感受文字的優美。 也請讀者們多多指教Y(^_^)Y

這是兩位喜歡創作的萌寶及腐堡的一起打造的文字堡壘!

✨✨✨✨✨

本文故事因談及18禁之敏感話題,希望各位讀者斟酌觀看。若未滿其年齡限制的讀者們,請繞道而行。 

     

「啊⋯渴⋯⋯」喉嚨乾啞不舒服的感覺,讓佑夜張開似醒非醒的眼睛,首先映入眼廉的是華麗的天花板,感受身下柔軟的床鋪,腦袋緩慢的思考他現在在何處。(是酒店嗎?) 

「還好嗎?要喝點水嗎?」男子主動出聲吸引佑夜的目光,他伸出手輕撫佑夜的臉龐。 
「⋯嗯⋯」(這男子一直待在身邊照顧自己嗎?這個人為什麼要送我過來呢?)佑夜還是迷糊的摸不清楚情況。他看著對方倒水的背影,有點覺得心臟跳快了起來。腐堡  
「感覺舒服了點嗎?」男子五官如雕刻般的分明,有棱有角的臉,在酒店鵝黃燈光照射下,更顯帥氣。腐堡 
「今晚就這麼睡就可以了。」男子體貼的扶著喝水後的佑夜再度躺下,露出讓佑夜安心的笑。 
看清楚男子的面孔,佑夜心跳的節奏現在有如雷鳴般的加快。(⋯真的,是個超帥的人呢⋯⋯)腐堡 
「⋯好熱啊⋯襯衫的鈕扣、解開⋯⋯」佑夜覺得胸口傳來一陣陣躁熱。腐堡 
「⋯⋯好的⋯」 
男子修長的手指慢慢地在眼前緩緩移動著,說不上來的情感盈滿佑夜的心中。(為什麼面對這個人⋯⋯心裡好像就會感到既甜蜜又疼痛⋯)他不由得握上男子的手。腐堡 
「⋯⋯你叫什麼名字?⋯⋯」(我變得好奇怪)佑夜覺得這舉動不像自己了。 
看著佑夜充滿霧氣的水亮眼睛,男子輕輕靠上摸摸他的柔軟頭髮。「⋯我叫智孝,⋯⋯你呢?」腐堡 
「⋯⋯佑夜⋯」搞不懂自己怎麼了,佑夜望進眼前男子深邃的眼神,他微顫的雙手扶著男子的肩膀,長而微捲的睫毛閉成一直線,等待即將而來的親吻。然後在那一晚,與剛剛相遇的男子⋯⋯腐堡 

 
(那是因為喝醉了酒⋯⋯絕對是那樣的⋯⋯)佑夜此時站在社長室內,扭捏不安的站在榛原智孝面前。 
看著心虛又有點瑟瑟發抖的佑夜,智孝還是維持一貫淡淡的笑顏。腐堡 
「你現在的樣子⋯也就是說還記得跟我發生關係從頭到尾的全部經過了吧?」 
「佑夜⋯」智孝好整以暇的看他反應。果不其然,在聽到自己名字時,佑夜細微動了一下。腐堡腐堡腐堡 
「⋯⋯那⋯那都是因為喝醉了酒,如果不是那樣我不會⋯⋯跟⋯同性的人⋯⋯做⋯」佑夜臉上一熱,偏過頭支吾的回答。 
「做、做那種事⋯⋯所以⋯⋯那件事我已經⋯⋯」越說越覺得自己沒有了底氣,氣勢薄弱的小聲說著。 
「⋯不過,分明是你自己來迷惑我的⋯而且⋯你好像是第一次被抱吧⋯⋯表現非常的積極呢。」智孝臉上表情變得嚴肅,從他身上傳來不悅刺人的氛圍,令佑夜忍不住想奪門而出。 
「那、那全部是因為喝醉!⋯⋯請、請就當作⋯⋯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佑夜說服自己去無視智孝投射過來的深沉眼光,把話說完。腐堡 
「你想當作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智孝閃過辦公桌後,一瞬便站在佑夜跟前。他捉住佑夜仍在無措的雙手,反身將他壓制在桌前。 
「⋯啊!」佑夜看著突然放大的俊美臉龐,心臟漏跳了好幾拍。腐堡 
「⋯⋯那樣的事,我絕對不允許!」智孝低沉磁性的嗓音及加重語氣的態度,宣告眼前人無法逃脫的命運。腐堡 
「⋯什、什麼⋯⋯」佑夜露出驚慌的神情。 
「⋯⋯那個晚上⋯」像是成功擄獲獵物的滿足,氣氛旋即轉換成濃濃的曖昧。腐堡 
「⋯你那麼舒服地一次又一次跟我要求再來⋯⋯跟我做愛像是完全樂在其中喔⋯⋯」智孝在佑夜耳朵邊訴說,既是說明事實又更像是情人間調情的逗弄。腐堡 
「⋯⋯請、請不要再說了⋯⋯」(如果再說的話,我會⋯⋯)佑夜整張臉燒紅了起來。 
「明明有了快感,身體很快就濕潤了⋯⋯也不抵抗我的衝刺,還發出了那麼迫切的聲音⋯」智孝繼續說著讓佑夜感到羞愧的話。腐堡 
「哇⋯哇⋯⋯」(我⋯⋯一點都不想聽⋯一點都不想聽⋯⋯!)佑夜掙扎著想脫離智孝的禁錮,卻見智孝紋風不動。 
「然後引誘著我的東西進入你最深處,那麼緊緊地纏著不放⋯」腐堡 
「啊!!!⋯⋯⋯」佑夜受不了這麼淫靡這麼折磨自己的話語,忍不住大喊出聲。腐堡 
智孝放開佑夜被自己緊抓住的臂膀,左手強硬地抬起他的下巴,手指卻又輕輕溫柔移動摩擦著細嫩的皮膚,引起佑夜身體微微的顫慄。腐堡 
「⋯⋯明明相會的那一夜,我們是這麼激情地彼此所索求著⋯⋯次日地早晨,你卻露出那麼嫌惡的表情拒絕我⋯⋯」腐堡 
「⋯那是因為⋯⋯」看著露出受傷眼神的智孝,讓佑夜不由得莫名心疼,他想試著解釋什麼。 
「無論怎樣,我已經受到了傷害了⋯⋯從那一晚我就迷上你了,不會讓你這麼簡單就逃脫的。」再度感受到眼前人的決心,佑夜對智孝貼近的臉,連最後抵抗力都消失殆盡的閉上眼睛。腐堡 
智孝柔軟的唇吻上佑夜,下意識的抱住佑夜往貼近自己。兩人緊密沒有空隙的彼此,強烈侵襲奪去佑夜的思緒。(啊⋯怎麼會這樣⋯⋯明明⋯⋯好不容易忘記的,跟那一個夜晚同樣的⋯身體裡甜蜜的麻痺感和滾燙的親吻⋯⋯) 
「啊⋯⋯」佑夜嘴角洩出兩人雙唇交纏的熱情。腐堡 
突然,佑夜推開還在繼續的智孝。 
「⋯請住手⋯⋯⋯對不起⋯我,我沒有那個意思⋯⋯」(舌⋯舌頭伸進來了⋯⋯)佑夜臉上未褪的紅潮及反應,只是讓智孝更加確認對方的心意。腐堡 
「?!⋯嗚,好痛⋯」智孝有點粗魯的推倒佑夜,壓制他躺在辦公桌上。 
現在是任人宰割的佑夜,身下一個刺激,感覺智孝的手撫上自己的脆弱,透過西裝褲正在被玩弄。「⋯被我親吻⋯你真的沒有感覺嗎?⋯⋯你還是坦率點吧!⋯看,褲子前面都這樣挺起來了⋯⋯」腐堡 
「不,不是那樣的,我⋯⋯」吻阻止佑夜未說完的話出口。腐堡 
「嗯⋯嗯⋯⋯」 
「嗯啊⋯」佑夜腦袋昏沉,沈浸在智孝佈下的情慾。對方熱切的吻讓佑夜呼吸開始困難,他抓住智孝的衣物想掙脫,卻被智孝看穿意圖而緊吻不放。腐堡 
胸前傳來手掌溫暖的溫度,衣服早已被智孝解開。就像是握住最珍貴的寶物,智孝小心翼翼又來回輕輕揉搓,直到紅點微挺後,再繼續逗弄另一顆。腐堡 
「我一直盼望著佑夜到來的那一天,已經等了好長的時間⋯⋯絕對、不會再讓你逃掉了⋯⋯」放開被自己吻到嘴唇紅腫的佑夜,智孝俊美的臉上此時展現令佑夜目眩的笑容。 
「⋯⋯」腐堡 
「我一旦迷戀上⋯⋯不管是什麼,不管怎麼不擇手段。你的一切都得成為我的東西⋯」看到顫動的紅點在吸引自己,智孝含住用舌頭輕輕的舔弄幾下。 
「請⋯請住手⋯⋯」佑夜說出拒絕的話,卻又輕扶著智孝的頭,不自覺地收緊在手中的髮絲。強迫自己忍住慾望的佑夜,眼角泛起晶瑩的淚珠。腐堡 
「這樣的你,作為公司職員就是為我效力⋯⋯你能在這間公司就職並得到晉升,全要拜我這個社長所賜⋯⋯」 
「什麼⋯?!」(我能進入這種一流企業,從一開始就是這個人策劃的⋯⋯)智孝壞壞的笑臉,帶著挑起的眉毛,讓佑夜不敢置信。 
「所以,你像這樣再次落入我手中⋯很高興喔,佑夜⋯⋯我已經無法忍受了⋯⋯」語畢,佑夜的脆弱再一次被智孝握住,只是這一次並不是透過礙事的褲子⋯⋯腐堡 
「啊⋯⋯啊⋯不要⋯不⋯⋯那裡⋯⋯」腐堡 
「⋯⋯佑夜的身體裡面非常美妙喔⋯⋯」在耳邊傳來如惡魔般的魅惑聲音,智孝呼吸時吐出的氣息配合低沉嗓音,佑夜感覺全身上下都被刺激著。 
「那天晚上⋯⋯這裡多少次嵌得更深,多少次發出甜蜜的喘息?你看起來是多麼的色情⋯⋯」腐堡 
「呃⋯⋯啊⋯⋯」脆弱在智孝厚實的手搓揉,前端開始冒出情液。腐堡 
「⋯怎麼?只是這樣說了幾句,這裡就可以溢出蜜汁了嗎?⋯⋯果然你的身體更加誠實⋯⋯」看到智孝碰觸自己滴出的情液,佑夜覺得自己羞澀又丟臉。身下的褲子底褲被褪出到膝上,衣服大開像是等待誰的愛撫的樣子,讓他情不自禁嗚咽起來。腐堡 
「這樣子⋯⋯並不是我的原因⋯⋯因為你⋯強迫我做這種事⋯⋯這都怪你⋯⋯」 
「對,是我的錯。」智孝眼神一冷,抓住佑夜想拭淚的手。 
「啊⋯」腐堡 
「所以你該有點覺悟了吧⋯⋯一年的時間裡,我每天都是思念著你度過的⋯⋯」再度碰觸自己愛不釋手的身體,智孝炙熱的手在白皙光滑的皮膚上加深力度的摩撫著。 
「咦⋯?」(怎麼、怎麼會⋯⋯) 
「我打算從現在開始,把那些思念全部發洩出來喔⋯⋯作為你的社長⋯⋯好好地等著事情發展吧⋯⋯」 
(今後該如何是好啊⋯⋯)腐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多
  • 覺得文辭真的很華麗
    尤其是在形容情慾的部分很到位。
    即使內文沒有真的h,還是讓人有慾望騷動的感覺。
    期待妳繼續翻寫南遙老師故事=0=
  • 謝謝你 看到訪客的留言真的很開心
    覺得有人喜歡就會給我繼續努力下去的動力
    也是感謝南遙老師很棒的作品喔

    萌寶and腐堡 於 2016/04/06 23:1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