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的人物、場景還有地點,皆是作者不負責任杜撰所出,絕對不可能會有雷同。

「您慢慢說,這是怎麼回事?」李明杰邊安撫周志明警員的太太邊發問。

「我以為他去值班或是去執行公務了,可是整整三天他都沒打電話回來,我覺得不對勁。打來警局問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所以我才過來的。」微微中年發福的周太太用手帕擦拭眼淚。

這麼說老周已經失聯三天了?事出突然李明杰也不知該如何接話,就在氣氛沉悶之際,張允豪說話了。

「周警官的手機GPS顯示他昨天昨天前往光華路後,經過南原最後的位置是停留在北橫,周太太你們在北橫可有親友?」

光華路??李明杰一聽到這個地名內心一驚,那就不在傑爾補習班的附近嗎?感覺所有的事情都繞著那裡轉。

「北橫?」周太太聞言訝異的抬起頭。「我們沒有親戚在那裡啊!他去那裡做甚麼?」

        「周太太請妳先不要太擔心了,我會立即派兩個弟兄過去北橫一趟的,來…妳把事情全都跟這位警官說。」章世勛指派吳燦恩警員協助她製作筆錄。

        然後他暗示李明杰和張允豪進來會議室內。

「這下好了!連老周也給我來鬧失蹤!」他轉向李明杰問。「這件事你怎麼看?」

        在他的小組裡最受他倚重的就是李明杰,李警官對於任何案件都觀察入微,往往他所提出的理論都和事實相去不遠。

        「我認為…」李警官謹慎的提出他的假設。「周志明警官有可能在調查錄像時發現了某項重要事證,他前往調查…結果…」  

        他話還沒說完就被章世勳給打斷。

「你的意思是老周自己去查這個案子,查到連他自己也搞丟了?」他努力的壓低音量,以免讓外頭的周太太聽到他的訝異。

在旁邊的張允豪聽到組長的這一番話,也驚呆住了!

若周志明警官真的是因為調查此案件而下落不明!這絕不會只是單純失縱案,背後隱藏的是更大的犯罪事實。

章世勛不斷的來回踱步,煩躁之情表露無疑,終於他下了指示。

「你和小張今天還是去趟補習班,好好問裡面的職員,尤其是鄭書雨,你拿幾個酒客照片讓她指認看看。」他緩口氣接著說。「至於老周…我會讓老吳帶一票弟兄去把北橫翻過一遍,希望會看到他睡死在他的車子裡。

章世勛也知道這回沒那好運氣了!

「組長…我可以稍稍透露林千雯的事給鄭書雨知道嗎?說不定會有其他收穫。」李明杰請示章世勛的意見。

「這你看著辦!我相信你自有分寸的。」他對李明杰的判斷相當有信心。

 

 

 

在警員詢問完所有的補習班職員後,李明杰暗示鄭書雨要和她私下談談。

於是鄭書雨藉故外出,和今天下午沒有課的凱特楊一起在補習班附近的咖啡廳與李警官他們碰面。萌寶

李警官ㄧ看到鄭書雨就先表示歉意。「不好意思這樣佔用妳的時間,真是非常抱歉。」

「請不用在意,請問李警官要跟我說甚麼?」

「是這樣的…」李明杰把事情的全部經過告知鄭書雨,除了周志明警員下落不明的事外。萌寶

「怎麼會?」聽到始末的鄭書雨是愣了一下,她完全不知道林千雯在酒店上班。

「是的,當然現在這件事還是秘密,請兩位也對補習班的其他人保密。」張允豪對他們叮囑著。

「這是自然,請不用擔心。」凱特楊允諾後說。「這也表示書雨確實目擊到案件吧?」萌寶

這才是需要擔心的部份,上次的事已被證實是犯罪事件,可能與案件有關的林千雯憑空消失了,那麼鄭書雨的安危?

「是的,所以我們想請鄭小姐幫忙。」張允豪從袋子裡拿出衣疊照片攤在桌上。「這是那幾天進出酒店的酒客,請妳看看那個男人有沒有在裡頭?」萌寶

鄭書雨認真的看著照片後,搖搖頭說:「很抱歉,我真的沒有看清楚那個人的樣貌,但好像不在裡面!」

其實鄭書雨根本無法確定,只是剎時的畫面讓她覺得該男子有些面熟,那短暫的印象又怎麼從照片指認出呢。

「鄭小姐請不用道歉,這不是妳的錯,是我們太心急了!」雖然李明杰感到有些氣餒。萌寶

「那個…」鄭書雨看看手錶。「如果沒別的事我可以先回補習班嗎?」

「當然,謝謝妳的協助,這點錢我們來付就好。」李明杰阻止鄭書雨拿錢包的舉動。萌寶

在四人步出咖啡廳後,凱特楊給了李明杰警官ㄧ個示意的眼神後,繼續陪著鄭書雨走向補習班。

李明杰則和張允豪再次走進咖啡廳。

過了一會凱特楊也走進咖啡廳裡原本他們四人坐的位子。

「凱特先生你有事要對我們說?」李明杰開門見山的說。

「對!不過我希望你們也可以對我誠實!」凱特楊毫不掩飾他的不悅。

他當然不悅!他的鄭書雨現身處危險之中,而這些警察還在對打太極。萌寶

「我不太清楚你的意思是甚麼?」李明杰喝了口咖啡沒正面答覆。

「如果只是單純的失蹤案,你們警方會這大費周章的來補習班詢問所有職員嗎?」凱特楊直盯著李明杰。「你有些事隱瞞我們對吧!」萌寶

「凱特先生我們警方對所有的案件都是這麼的…」

張允豪正打算要以官腔來應付凱特楊時,李明杰開口了。「是的,我有事瞞著你們。」

「前輩…」張允豪著急望著李明杰警官。

「不過很抱歉細節我不能透露。但是請相信我,我和你一樣都很在意鄭書雨小姐的安全。」

「那麼請你回答我一個問題!」

「你請說。」萌寶

「你對於寄給書雨的騷擾信有何看法?」凱特楊拋出他在意的問題。

他必須確定李明杰警官和他一樣真的對鄭書雨的安危上心。

「我想…我和你的看法一樣!」李明杰緩緩的說。「如果我是你,我不會離開鄭小姐一步!」

 

 

 

「你們兩個檢查一下這輛車!」吳燦恩警官指揮他的隊裡的鑑識人員對周志明的車做採證。

他帶的小隊幾乎翻遍了整個北橫,沒找到周志明倒是發現了他的車。

車裡看起來沒有打鬥痕跡,不過這也說不凖!或許周志明在上車前就已被制伏!

被制伏?就算他是個再怎麼混水摸魚的警察,不可能輕易被普通人給控制。

吳燦恩環顧四周心想,這裡應該只是棄車的地方,那麼說案發現場是南原還是光華路附近?光華路附近太熱鬧了!應該不太可能!

不對!光華路路尾是一片安靜的住宅區,要是在深夜…

「你們繼續在這裡搜索,我要先回分局一趟!」拿起裝在證物袋裡的周志明手機,吳燦恩連忙駕車趕回警局。

 

 

 

        在聽完吳燦恩的報告後,章世勛組長的臉紅的就像是煮熟的章魚。看來定是要讓刑事局的那些穿黑西裝的插手了,現職員警居然被歹徒擄走目前還生死未明!?那些狗仔肯定會瘋了!大肆的渲染報導一番,這下警方的臉面要放在哪!

        除了周志明的安危外,還有他的警槍!犯人手上有了槍枝,要是他用那把槍做案的話!

        我的老天啊!他光是想到這點就覺得眼前一片黑暗。

        章世勛內心暗暗期望周志明這傢伙只是在小三家消遙,忘了家裡的糟糠之妻。

        「組長現在要怎麼辦?」李明杰也清楚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一定是要通報上級的,只是若刑事局派人下來那麼案件主導權就會轉移自彼方。

        他不是貪功,是他已對案情掌握了幾分,他非常確定犯人就算不是在補習班裡,至少也身處在那周圍。那個補習班裡有太多的湊巧,對刑警而言過多的巧合就表示值得懷疑。

「……」章世勛沉默後下定決心。「現在所有的人手全都放下手邊的工作,盡全力偵辦此案件並尋找周警官的下落!」

「至於通報刑事局,在週六前要是還沒找到老周,我自會向上稟報!」

這等於是拿他的烏紗帽去賭!但章世勛也沒其他選擇了!只能寄望這群弟兄了!

「老吳!找尋老周的下落就由你全權負責!」章世勛開始指派工作。

「是!那我先出去了!」

「你和小張就繼續負責原本的案件,不管那個補習班藏著什麼祕密,給我挖出來就是了!」他對李明杰交代說。

「組長!周警官的電腦裡頭有些被他特意鎖住檔案,說不定破解後會有一些關於案件的蛛絲馬跡。」張允豪提出他看法,他算是分局裡電腦數一數二高手了,可周志明的設的密碼連他也解不開。他總覺得關鍵就躺在檔案裡。

「你也解不開嗎?」李明杰轉身問張允豪,他記得這小子的電腦功力不錯。

「是!」

「算了!我叫ET來,我就不相信老周那台破電腦ET打不開。」章世勛拿出手機撥打那個熟悉的號碼。

ET是總署裡首屈一指的電腦神童,講白了就是被收服的白帽。章世勛過去曾賣過他不少人情,這時請他幫忙不是問題。

「對!有個小忙要你幫…看你要下來還是…好好!越快越好,我派人去車站接你!」

 

 

 

自從林千雯失蹤後,上班的氣氛就顯得相當不尋常。不時會有刑警在補習班出沒,遭遇此事又是身旁的人,讓所有人都很難置身事外。

尤其是鄭書雨,她與案件牽扯頗深,再加上有那些騷擾的信件(不過好些天都沒再收到信了,算是好事一樁),更是令她心神不寧,雖然凱特楊一直跟她保證不會有事,但凱特楊的行為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就算他沒有課也會特地待在補習班,這麼明顯保護行動要她當做沒看見還真難為她了。

凱特楊說他今天晚上有事,辦完之後才會來接她下班,她看看時鐘時間差不多了,老師們也都下課了,是該準備整理下班。

鄭書雨將前面的鐵門落下,只留後頭的小門,這是補習班下課前的例行工作。

她開始巡查一間又一間的教室,看有沒有學生落下的東西或是尚在自習的學員,每巡完一間就滅掉燈光。

「佩君是在三樓嗎?」鄭書雨喃喃自語邊往三樓走,順手開始關掉尚亮的教室。

「誰把燈給關了!」突然林佩君的尖叫聲傳來。

「抱歉抱歉,佩君我不知道你在裡面!」鄭書雨急忙把燈給打亮,亮堂的瞬間她看一個男人扶著穿著紅衣的李佩君,那個畫面出奇的眼熟!

是他!

鄭書雨被這一幕嚇退了好幾步!

「書雨!你不要誤會,我們只是…啊…」林佩君正打算解釋時,她的脖子就被後方的男人用力向右一轉後,她便應聲倒下。

「看樣子你認出我了!書雨!」男子親暱的喊著被嚇壞的鄭書雨。

 

 

 

「這是我們昨天晚上跟拍到的照片,他特意選在晚上又去特別偏僻的郵筒寄信,我想這應該就是你要找的人!」徵信業者將照片遞給凱特楊。

凱特楊迫不及待拿起照片,一看他呆住了!

「確定是他沒錯嗎?」他問。

「是的,在這段期間內,只有他寄過信件。」業者給了確定的答覆。

凱特楊丟下徵信業者奪門而出!

真是要命!鄭書雨這時和他待在補習班內!

 

 

 

「組長,這就是被鎖住的資料。」ET打開檔案畫面,裡面一筆筆資訊全跳在螢幕上。

「這些全都是周志明掃黃時留下的人物資料檔,不過…這些人好像都沒…」張允豪話還沒說完,一個熟悉的人名映入眼簾。

「小張快走!」李明杰看見姓名後趕緊催促張允豪出發。

 

 

 

        「書雨你認出我啦!」李文老師像是甚麼事也沒發生般走向鄭書雨。

那個人就是李文老師?怎麼可能?

        而且他還殺了佩君!

        這可怕的事實居然在眼前發生!鄭書雨嚇的直往後退!

        相較於鄭書雨的驚慌失措,李文顯得冷靜許多。

        反正那不是他第一次殺人,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再者他早有心理準備總有一天鄭書雨會認出他來。

他抓住試圖逃跑的鄭書雨,敲昏她後毫不費力的將她帶下樓扔進車子後坐。

 

 

 

凱特楊一路飆車往補習班途中!他不斷責怪自己!

雖然曾聽過李文鄭書雨有好感的傳聞,他就是沒放在心上!這下好了!

他真的太大意了!居然沒發現寄件者就是李文!

等等!還有黑色休旅車?

李文開的車是休旅車沒錯…不過不是黑色的!是墨綠色。但在昏暗的天色下墨綠色很可能被誤認為黑色。

而且在鄭書雨報案後不久,李文也不開那輛車了!如果不是心虛…

該死!這麼多可疑事項擺著,他竟然還讓鄭書雨跟李文共處一室!萬一她要是出事了該怎麼辦?

偏偏這時鄭書雨的手機又打不通!凱特楊急著像熱鍋上的螞蟻不斷催著油門疾駛。

手機鈴聲猛然大作,害他差點失速,他趕忙將車子停在路邊接聽。

來電者是李明杰!

《凱特先生你先冷靜聽我說,我現在人在傑爾補習班…》

話還沒說完就被心急的凱特楊打斷。「書雨呢?」

《她不在裡面…我猜想她可能被兇手帶走了,我們還在裡面發現一具女性的屍體!》

《凱特先生?》

「李警官…李文就是那個寄信的人。」凱特楊緩著自己的心緒後接著說。「他也可能是書雨目擊到的犯人?」

若真是如此!鄭書雨的處境可說是極端危險,李文對她瘋狂的癡迷!這會又犯下了殺人案!誰知道他會對鄭書雨做出甚麼事來!

光是想到這點,就讓凱特楊擔心到失去理智。

《你先過來這裡吧!我們討論一下李文可能的去處,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救出鄭小姐。》

事情有些出乎李明杰警官的意料,李文是兇手同時也是騷擾鄭書雨的犯人!?

「我馬上到!」繼續往補習班的方向駛去。

李文是騷擾書雨的跟蹤犯,,也是連續失蹤案的犯人!

書雨是在哪目擊他擄人的?

是往下彎通道的路口…李文一定有地利之便才會出現在哪裡。凱特楊在腦海中不斷的分析。

下彎通道的路口?那會通到哪?一想到這他再次車子停下,立即用手機叫出地圖。

下彎通道右拐就是南原的北方,

南原?南原?

『李文老師曾把他南原的坡地免費借給流浪動物中心使用呢。』

鄭書雨說過話的瞬間竄進凱特楊的腦中,他立即將車子掉頭,往南原前進,也不忘撥通電話給李明杰警官告知他。

《凱特先生你自己前往太危險了!我會立刻帶一組小隊過去……》果不其然李明杰一聽到凱特楊要隻身前往,隨即阻止。

凱特楊根本不理會李明杰的勸阻,發完話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目前鄭書雨生命遭受到重大的威脅!要他好以整轄的坐著等消息?辦不到!

他通知李警官的唯一目的,就是在萬一他救不出鄭書雨時,還能期望他。

「凱特先生?凱特先生??」沒有任何回音,只有斷線的嘟嘟聲。「該死!小張馬上調一批弟兄上南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