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故事因談及18禁之敏感話題,希望各位讀者斟酌觀看。若未滿其年齡限制的讀者們,請繞道而行。 

  

智孝沒有繼續做接下去的事,深邃的眼中雖然透露著情慾,卻是輕輕地拉上佑夜的衣服把他敞開的胸膛蓋住。面對這麼放過自己的智孝,佑夜細微顫動的雙手緊緊抓著胸口的衣領站在智孝身後,是慶幸但又感覺心臟被揪的慌。腐堡  

智孝伸手按下一旁的室內對話機。「倉色秘書。」 
只見一位年齡約三十多歲左右的男性走進辦公室。身上一襲深色剪裁大方又簡潔的西裝,配上一副方正黑框的眼睛,氣質顯露是位適任專業的人,眼裡盡是對工作的準確及嚴謹。「是!不論什麼,榛原社長。」腐堡 
「趕快去弄個文件櫃,把佑夜的所有東西搬到這裡來。之後再去準備一套,佑夜專用的辦公桌椅。」 
「咦?!」還沒平復心情及身上的情潮的佑夜,被智孝下達一連串的安排更是攪得頭昏腦脹、思緒混亂。腐堡 
「請稍待片刻,我馬上就去準備!」秘書沒因為佑夜驚訝的反應而分心,他必恭必敬地向社長行了個禮,轉身走出門外。 
「請⋯⋯請等一下?!我究竟在這裡做什麼工作⋯⋯」佑夜顧不得禮節,出手抓住智孝的衣袖。腐堡 
「不管你願不願意,從一開始就已經決定好了。佑夜的工作範疇是⋯⋯我。」智孝露出剛剛逗弄佑夜的壞壞笑容,既帥氣中又邪惡的臉迷人萬分。 
「社長,會議已經開始了。之後的事就交給我吧。」秘書敲門後,再度站在兩人面前。 
「這樣,那麼拜託了。」智孝再看了佑夜一眼,便邁開步伐大步離開。腐堡 
「那麼⋯鹿江君⋯」倉色秘書輕推鼻樑上的鏡框,厲眼一盯,嚇得佑夜不由得戰戰兢兢起來。 
「是⋯⋯是」 
「你要做的工作,主要就是有關社長本人的所有雜事。有事情可以找直接詢問社長,手頭空閒的時候,我可以教你一些我工作上的數據處理。其次⋯」完全不拖泥帶水的倉色秘書,直接說明佑夜的工作內容。腐堡 
「請⋯請等一下⋯⋯我有問題⋯」(如果再被那種態度對待⋯我⋯⋯) 
「而且⋯這種事情並不是工作吧!如果不是正常的工作,我⋯⋯辭職。」(只要離開那個人就好⋯)佑夜咬著下唇,忐忑不情願的心情全在臉上表露。腐堡 
只見倉色秘書周圍似乎暗了下來,嚴肅緊抿的嘴唇,帶了幾分不怒而威。 
「⋯⋯剛才的舉動已經從頭到尾全部被監視器收錄了。如果你想被別人知道,就儘管辭職。我奉勸你還是不要這樣做⋯⋯」腐堡 
「⋯⋯什麼?!⋯」 
「社長是榛原分社的統帥、第二把交椅最有才能的孫子。平素從未只為一己私慾而濫用權力。那樣的社長卻主動追求於你⋯⋯」倉色秘書那深不可測的眼神裡,想找出面前不起眼的人到底擁有什麼,竟然可以讓那麼近乎完美的社長破例⋯⋯腐堡 
「我不允許你有所抵抗。」 
聽到最後簡而有力的話句落下,已全無力掙扎。(⋯⋯還是,不要因此有任何動搖⋯明明以為⋯他⋯⋯老早就應該忘記跟我的事了⋯⋯) 
「我⋯該怎麼做才好⋯⋯」腦袋什麼都沒辦法思考,佑夜雙手矇上眼,不禁心裡泛起酸澀。(⋯⋯因此就可以不在意我的心情嗎?⋯)腐堡 

  

 
空無一人的辦公室,午後寧靜又安逸的陽光灑入室內。在文件櫃的轉角,卻有著不尋常的氣息,壓抑隱忍的聲音不斷的傳出,配合些微咕嚕咕嚕的奇怪聲響,更添淫靡的味道。 
「請⋯⋯住手,社長⋯⋯」佑夜感受情慾襲來的快感,卻又要忍住不能出聲。他不禁用力抓住文件櫃,用力的程度像是要捏碎手下的櫃板。腐堡 
「啊⋯⋯啊⋯那個⋯整個下午我⋯⋯名單資料⋯全部都⋯都還沒有收集⋯⋯啊⋯」想要理智的說出拒絕,又在情慾衝擊下說不出完整的話。腐堡 
褲子都被褪至膝蓋,佑夜往前靠倚文件櫃,而智孝正緊貼在他的身側,一手探進後方刺激按壓入口,一手正緊緊的握住慾望套弄。「繼續工作之前,先完成跟我的事⋯」令人深陷著迷的聲音在佑夜耳邊訴說。他滿意佑夜的反應,親暱地吻著他的髮絲。腐堡 
「啊⋯啊⋯⋯」身下脆弱因為被愛撫摩擦的聲音再再刺激著佑夜,心裡作用不斷。(⋯⋯那種事⋯辦不到⋯⋯)腐堡 
「啊⋯不要⋯社長⋯⋯把手放開⋯請您⋯」慾望的高漲讓佑夜自己想釋放的念頭,可是卻必須忍住,讓他喘息聲加快。 
「感覺怎麼樣⋯?佑夜⋯」智孝看著被自己挑弄到全身泛著紅潮的佑夜,想欺負他的念頭更加深。腐堡 
「⋯已經⋯不行了,出來了⋯」自己感受到脆弱的的膨脹及堅硬,他知道自己的極限,也多麼希望趕緊結束⋯⋯這麼羞愧⋯ 
「很好⋯我就喜歡看你出來。」 
「可是⋯⋯社長的手還⋯⋯啊⋯」腐堡 
「不要在意啦⋯⋯」智孝手上按壓了前段,在一陣顫抖下,情液濃烈的噴射出來。 
「啊⋯⋯!哈啊⋯⋯」佑夜平息著慾望宣洩的快感,但是也讓身體更加敏感覺到智孝的手指在入口不斷地碰觸、探索。腐堡 
「⋯⋯好厲害,纏得這麼緊⋯」 
佑夜眼角擒著淚,繼續智孝名為工作的下一波騷擾。(名為'工作',我的服務活動是⋯⋯時常伴隨著肉體快樂的東西⋯)腐堡 

  

 
「呼呼⋯」 
「⋯⋯完全沒有效啊⋯⋯給我再用點力按摩。」開口的人是佑夜的老闆—榛原智孝。他好整以暇地交錯著手臂,趴躺在沙發上,斜轉頭看著坐在他腰間的男子。腐堡 
「嗯⋯⋯嗯⋯⋯」此刻的佑夜臉紅到像是火燒般的通紅。上半身的衣著完全是白領標準的打扮。整潔白淨的襯衫,摺痕劃一的袖口再加上細長英挺的領帶。而讓他臉紅的原因,正是令人羞恥的下半身。原本應該修飾腳部的褲子,躺在地板上的一角,他只穿著底褲,大開雙腳的跨坐在智孝身上,被逼要求幫他做壓力按摩。(這種按摩⋯⋯一般來說,沒什麼用吧⋯)腐堡 
「⋯⋯臀部再用點力⋯⋯好好的摩擦入口的部分⋯⋯再按摩腰部⋯⋯」散發出慵懶帥氣臉孔的智孝,嘴巴卻是吐出讓佑夜的臉紅指令,他不禁暗罵他,卻還是不得不遵從。(⋯⋯魔鬼!)腐堡 

  

 
而每天榛原社長,必定會回辦公室來一個小時⋯⋯ 
「⋯佑夜,我又想要點甜的東西放進嘴裡了⋯⋯」一回來的智孝坐在辦公椅上,他輕拍著桌面,眼睛一挑等著佑夜靠近。腐堡 
他拉過站過來的佑夜,讓他面對自己坐在辦公桌上,修長的手指熟捻的解開礙事的領帶,接著鈕扣再將佑夜的襯衫打開在面前大大的敞開。 
「⋯⋯社長⋯嗯⋯啊⋯⋯」佑夜忍不住喊了出聲。智孝隨意的含住其中一個紅點,他細膩地用牙齒輕輕咬住拉扯、鬆口,在咬住、鬆口,讓紅點像花一樣的綻放。接著靈活又炙熱的舌頭在紅點四周不斷繞圈留下愛意的痕跡,感受佑夜不自覺地向自己靠近,智孝更忍不住的逗弄撥弄紅點,只剩吸吮及不住喘息聲在辦公室裡迴響⋯腐堡 
「對了佑夜,你是住在單身宿舍裡對吧?」終於在佑夜覺得結束後,喘口氣整理衣著,心理作用再次暗罵社長是變態時,智孝冷不防地丟了一個問句。 
「⋯咦?⋯⋯是。有什麼問題嗎?」腐堡 
佑夜有點擔憂地望著智孝,擔心他會說出讓自己意外的話語。 
智孝在他微瞇著眼的眼神裡,充滿著笑意。自信高傲的臉龐,擁有著讓人無法抗拒的魔力。 
「馬上從宿舍裡把行李搬過來。從今天開始你就住在我的高級公寓裡。⋯⋯這是社長的命令!」腐堡 
(⋯⋯什麼,怎⋯怎麼可能⋯⋯)腐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