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向恩翻開蓋在身上暖暖的冬被,套上一旁的長袖外套,拿起梳洗物品,走入房內的衛浴間。
梳洗走出衛浴間的人,即使只是簡單地塗抹保養品,也能看出他天生光白滑嫩的皮膚。
高二的他有著瘦高的外型,卻仍是一副童稚的臉孔。笑起來的燦爛笑容,柔順細緻的髮絲,總是讓人想揉揉他的頭,想捏捏他笑意的臉頰。
出了房間,進入廚房套上圍裙,取出昨夜已備妥的食材。熱了鍋,慢慢香味四溢。
注意鍋內食物的他,身體也微微倒向後方,轉頭看向掛在客廳的時鐘。嗯,應該要起床了。旋即專注傾聽某處,果然細微的卡通超人的音樂鬧鈴開始響起。
聽著乒乒乓乓的起床聲,夾雜著兩人的對話聲。這時,向恩將營養滿分法式土司肉鬆加蛋及濃郁香的豆漿端上桌。然後再繼續準備美味的下午點心,好讓兩個怕餓的小傢伙回家能墊墊肚子
十分鐘過去,向恩暫停手邊工作,拿起抹布擦了擦手,走到剛剛發出聲響的房間前,敲敲門板。
「小季、小至,哥哥準備好早餐了,趕緊出來囉。」
接著一左一右兩小鬼頭探出頭來。「哥哥!」兩人元氣的嗓音讓向恩笑開了嘴。
當然,也是他們出現在的模樣,實在太有趣了。今天是小季帽子翻反面的戴上,小至一腳橘襪一腳黃襪的出現。昨天是小至扣錯鈕釦,衣服歪歪斜斜地。而前天是小季將雙腳套進同一邊褲管。在大前天則是星期日,幼兒園休息,所以沒有鬧劇。
「好了,好了,要趕緊過來吃早餐囉。等下娃娃車就過來載你們了。」向恩彎下腰,蹲在兩兄弟面前整理好他們的衣物。
讓兩個小孩坐上餐椅後,他們東瞧西看像是在尋找什麼。
「怎麼還不吃?」向恩看著小季小至的舉動,不解地詢問。
「申哥哥還沒來...」小季搶先說話。
「對啊!阿申哥哥都是先坐著等我們吃早餐的...」小至仍是繼續盯著門口看。
「這個嘛,哥哥我也不知道。不過,你們香噴噴的早餐就要冷掉了,要浪費哥哥的愛心嗎?」
「好。」「喔,好...」
看著兩個娃埋頭認真地吃,向恩心中有點不平衡。被叫做申哥哥的是他青梅加竹馬的鄰居及同學。明明自己才是雙胞胎的親哥哥,雙胞胎卻更加喜歡黏在身邊的是他—申是祺。
「在想什麼啊?還嘟著嘴。」走近的人彎著腰,親了一口向恩的臉頰,拉開椅子坐下。來人有著一副好臉孔,白皙的臉龐,透著稜角分明的俊美。濃密英挺的劍眉,長而綿密的睫毛下,深邃的眼眸雖然藏在眼鏡之後,在帥氣中卻更添幾分溫柔。
「喔,沒有想什麼。怎麼現在才來?」向恩搖頭揮散剛剛內心的小小忌妒,轉頭看著身邊的人。
「嗯,媽媽們打電話回來報平安。現在他們人在比利時。」申是祺咬了口吐司,嚥下之後才說。
「比利時是嗎?」
「嗯,他們說準備要睡了,一早要開始享受布魯塞爾的景點呢。」消滅掉最後一口食物,阿申拿過豆漿慢慢啜飲。
「哇,那一定很棒。」向恩瞇著眼陶醉地想。
「嗯,有機會我也帶你去。」聽到回答的申是祺盡是滿臉笑意。他寵溺地摸亂向恩的頭髮,然後好整以暇看著略略掙扎想閃躲的向恩,他緩緩停下手。
察覺手不再戲弄,向恩才想開口抱怨放在頭上的沉重。不經意對上阿申鏡片後的雙眸,感受到在他的眼神裡,有種自己生疏的情緒在流動。向恩有些心慌,別過頭時回應了一聲。
叮咚,叮咚。適時的門鈴聲打斷了兩人之間些許拘謹的氣氛。
「啊,娃娃車來了。小季、小至,準備出門囉。」當向恩悄悄鬆口氣時,阿申已一手拿過兩個包包,將兩個娃送出門。 


 

午後中餐的時間,坐在樹蔭下的兩人,享受沒有沉重壓力的片刻。向恩打開飯盒,還略顯滿意地看著菜色。
「今天的便當還不算差,可以好好填飽肚子了。」
看著一臉開心的向恩,申是祺笑笑地的看著他也打開飯盒。
徐徐溫暖的風吹拂,彼此之間沒有交談,兩人靜靜享受輕鬆自然的靜謐感。
申是祺看著吃著很高興的向恩,看見他的嘴角有些飯粒。他慢慢靠近吻了向恩的唇邊吃掉飯粒。
看著有點傻住的向恩,申是祺喜歡他單純純淨的反應。又低下頭輕吻上他一直很想品嚐的味道,那柔柔軟軟又帶著紅潤的嘴唇。只可惜沒法繼續深入,因為向恩震驚睜大的眼睛,煞風景的讓他停下。
向恩輕輕撫上還帶有申是祺溫暖的唇,有點遲疑地將手稍微推開親吻他的人。
「......阿申你做甚麼?」
申是祺皺了眉頭,沒有說話。
「你為什麼要...親......嗯......我?」向恩水汪的雙眼滿是不解。
「向恩,你覺得我平常親你的臉頰是甚麼意思?」申是祺沒有回答,伸手反握住向恩推開他的手。
「嗯......我...覺得那是朋友或兄弟的友好表示,就像我也會親小季、小至一樣。」向恩被眼前人的態度嚇住,有點不知所措的回答。
「向恩,那麼對你來說我是什麼樣的人?」申是祺的眼神變得很真摯,好像急於得到什麼樣的回答。
「你...阿申...你不就是我的好友嗎?從小到大在一起的朋友不是嗎?」向恩開始感覺到申是祺身上不對勁的氛圍。
「我喜歡你啊,向恩!不是作為朋友還是青梅竹馬!是喜歡你,想愛你的感情!你知道嗎?」申是祺往向恩的方向靠近了一點。
看見向恩沒有驚喜,反而大感訝異的倒吸一口氣。阿申原本清亮的眼眸頓時轉暗,手不自覺的握緊。
「阿申,放開......手,我的手好痛...」向恩被申是祺的手勁給捏疼了手臂,忍不住喊出聲。
「我......」申是祺放開向恩的手,臉色蒼白的嚇人,沒再說一句話起身離開,留下錯愕的向恩,釐不清事情經過的始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