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的人物、場景還有地點,皆是作者不負責任杜撰所出,絕對不可能會有雷同。  

         李文貪婪的撫著鄭書雨清秀的臉蛋,他也不想這麼粗暴的對她。但這丫頭一點都不懂他對她的心意,只會黏著凱特楊不放,難道她忘了她三個月重回補習班工作時,是誰在班主任面前,幫她說好話?又是誰處處關照她?

   結果凱特楊一來,兩人隨即湊成一對,甚而把寫給她的信當成變態的騷擾信件!他的心意豈能這麼被糟蹋。 

   李文一定要讓鄭書雨明白,她必須改正她的錯誤,重新選擇自己。

    「疼…」鄭書雨緩緩的甦醒過來,後腦傳來的疼痛提醒了她現在的處境。

   鄭書雨驚恐的看著眼前這個男人!補習班那一幕景象又回到她眼前!

   她再看看四周,發現她被李文囚禁綁在密室裡。

   鄭書雨試著掙扎卻只是讓繩索把她捆的更緊。  

   「痛…」收緊的繩結深陷入她的手腕與腳踝。

   「書雨妳最好不要亂動,這樣妳只會更痛。」李文坐在鄭書雨對面說著話。

   「你……你也要殺我嗎?」應該會殺掉我吧?畢竟我不只一次目擊到他犯案的過程!鄭書雨確定她已沒活路可走。

    天啊!林佩君!林佩君就這樣死在她面前!

    「殺妳?」李文偏著頭像是聽到甚麼不可思議的話。鄭書雨是弄錯了吧!他怎麼可能殺掉他的鄭書雨,他只是要把所有事情撥回到正軌罷了!

    「書雨妳誤會了!我哪有可能想殺妳,我疼妳都來不及!」李文靠近鄭書雨輕輕把手放在她受傷的後腦。「很疼嗎?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那麼大力!」

        這突如其來的舉止,讓鄭書雨一句話也不敢說!只默默看著李文,小心翼翼的猜測他的下一步行動。

        「看來我真的嚇壞我的寶貝了!乖…別怕喔」李文伸出手摟著鄭書雨。

        寶貝?李文叫她寶貝?

        是那些信!那些信是李文寄的?!

        「李文…李文老師是你寄信給我的嗎?」鄭書雨強押下想尖叫的衝動,嘗試著跟李文溝通。

        「是啊!我就知道我們兩人心意相通,我一叫妳寶貝…」李文說話時眼裡閃著奇異的光芒。「妳馬上就能明白那些信是我寄的。」

        「可是明明心意相通為什麼你不接受我?還去報案?把我當變態?」李文突然暴怒抓著鄭書的肩頭搖晃。「妳說啊!你說啊!為什麼不接受我?」

        又猛力鬆手放開鄭書雨一個人自言自語。「是凱特,一定是因為凱特!」

        他已經不是正常人了!

        李文這一連串毫無道理沒有邏輯的舉動,讓鄭書雨確定自己現在面對的是一個沒有理智的瘋子。

        「我…我不知道那些信是是李文…老師你寄的啊!我以為是那個我不認識的人,所以才會去報警!」鄭書雨謹慎的用詞,深怕一個不小心又激怒了李文。

        「我就知道妳不是不懂得感恩的女人!」聽到鄭書雨的說法,李文似乎心情大好,然而下一秒他又變臉。「說謊!若是如此妳為何和凱特交往?」

        「……」這個問題鄭書雨答不上來。

        她總不能誠實的跟李文說,是因為她愛凱特楊吧!就算她最後逃不出去,她也不能讓凱特楊面臨危險。

        「妳說啊…答不出來了吧!賤女人!妳和她們一樣都是下賤的貨色!」李文狠狠甩了鄭書雨一個耳光,力道之猛到讓她的嘴角都滲出血。

        她們?對!還有其他的受害者!

        而鄭書雨不久後將加入她們的行列,成為李文的收藏品。

        不行!不能放棄!為了凱特楊她不能放棄!

    她必須拖延時間,轉移話題…才有機會活命!

        「不是答不出來!是我覺得這個問題沒有必要回答!」鄭書雨的腦細胞快速的運轉著,思考要說些什麼來吸引住李文。

        李文肯定對她有著超乎常人的迷戀,必須好好利用這點來賺取時間!她相信凱特楊一定會帶警察來的,在此之前她要撐住。

        「妳把話說清楚!」李文用力扣住她的下巴,逼迫鄭書雨看著他。

        「有用嗎?反正最後你也會把我給殺了!就算知道原因有甚麼用!」鄭書雨忍著痛,她知道她需要時間!需要更多的時間!「你都把佩君殺了,也一定不會放過我!」

        「書雨妳這個傻瓜,妳甚麼都不懂!林佩君要怎麼跟你比!」李文看著鄭書雨,心想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林佩君要如何跟她相提並論?

        「我殺林佩君是因為我不想讓妳誤會我跟她有不可告人的事。」李文講的非常理所當然。「當時妳看到我和她抱在一起,妳誤會了吧?光這點林佩君就該死。」

        「不是因為我認出你了嗎?」鄭書雨簡直不敢置信!就為了這個理由殺人?

        以為她誤會就殺死林佩君?

        「認出我又如何?我早知道妳在那晚看見我了!我若要殺妳早動手了!」

        「那千雯呢?為什麼要殺她?」她不懂,既然李文早知道他是目擊證人,為何選擇放過自己!而殺死林千雯!

        「千雯?她就更該死了!她居然想要脅我!妳知道她在酒店上班的事嗎?」

        「我不知道!李文老師你是怎麼知道的?」這件事鄭書雨早就知曉,她裝做不知情好讓李文繼續說話。

        李文說出林千雯和潘毓芯兩人交好,以及林千雯想利用他上酒店及曾帶潘毓芯出場等事威脅他。

        對李文來說這只是另一個狩獵好理由!他假意接受要脅,然後擄走林千雯帶到這來凌虐殺害。

        「李文老師…你是怎麼知道我是目擊者的?」她不斷不斷的丟出問題,好爭取更多的機會。

        聽到這個問題,李文露出一抹冷酷笑容!

       「書雨妳還記得你當時去報案的警官嗎?」

       「記得!」為什麼提到他?

       「就是他跟我說的!他拿妳跟我談條件求我饒過他!膽敢拿我的書雨來交換!我當然要好好教訓他,不是嗎?」李文說這話時像個驕傲的孩子來向鄭書雨討賞。

         他根本就是怪物!沒有人性的怪物!

        「那…那天我看見的女孩子呢?」

        「書雨妳的問題太多了,這樣不公平,你還沒回答我為什麼選擇凱特!」李文蹲跪在鄭書雨前面要答案!

        熟悉的聲音自李文的後方傳來!「那是因為鄭書雨愛我!你這個變態給我離她遠點。」語落,凱特楊拿木棍重擊李文的背部。

 

 

 

   遭受襲擊的李文倒臥一旁,凱特楊趁機趕緊替鄭書雨鬆綁。

   「妳沒事吧?」萌寶

   凱特楊邊幫她解開繩結邊查看她身上的傷勢!似乎是沒有大礙。萌寶

   「啊…」鬆開綁繩結後,鄭書雨感覺到手腕和腳踝傳來劇烈的疼痛。萌寶                                        

        鄭書雨試圖站起來,雙腿卻無力的癱軟倒下,看來是被綁太久了!血液不循環所致。

        「站不起來嗎?我扶妳。」凱特楊讓鄭書雨把手搭在自己肩上扶起她行走。「來!書雨小心走……」萌寶

        一瞬間凱特楊在她眼前被擊倒!鄭書雨急忙伸手想拉住他,卻被李文狠狠扣住。

        「李文…你放開書雨!我隨你處置。」他被李文用槍柄砸傷的額頭不斷湧出鮮血。萌寶

        「天啊!凱特…」見狀鄭書雨忍不住落下淚來。

        「這樣妳心疼了啊?那如果我這樣呢?」李文一臉獰笑的把槍口對著凱特楊。

        「求求你!不要殺凱特!我甚麼都答應你。」萌寶

        「書雨妳不要求他!李文你可以殺了我,只要你放走書雨。」只要鄭書雨活著要他拿生命換也毫不遲疑。萌寶

        「不要…不要…」鄭書雨拼命的搖頭,沒有凱特楊她獨活有何意義?

        「你們是在演什麼扣人心弦的愛情劇嗎?不要笑死人了!凱特!我原本想好好的折磨你的,只是你實在太煩人,所以我給你夠痛快。但我是不會放走書雨的。」語畢,李文將手槍移向瞄準凱特楊的胸口。萌寶

        這是她唯一的機會了!

   鄭書雨抓準時機猛力向後一撞,正對著李文的鼻梁。萌寶

   李文完全沒料到鄭書雨的反擊,猝不及防鬆開了抓著她的手,她隨即跑向凱特楊。

        跑沒幾步突見槍聲大作,凱特楊立即將鄭書雨拉近護在胸前雙雙蹲下。萌寶

        他往槍聲的方向看,只見李明杰警官手裡拿著槍,背後跟隨著大批警察。萌寶

        李文則被擊中右腹,整個人呈現跪姿,跪在地上手上還握著周志明警員的配槍。萌寶

        「把他帶走…」李明杰看一眼李文後,趕忙跑到鄭書雨與凱特楊的身旁。「你們沒事吧?」

        他像個擔心的父親般從頭至尾檢視他們兩人的身上的傷勢。

        「我沒事!倒是書雨她…」

        「你最好是沒事!你們通通給我上醫院去。」李明杰指揮著醫護人員。「來…把這兩個帶上救護車,輕點輕點。」萌寶

 

 

 

        在醫院休養多日,除了家人之外鄭書雨和凱特楊通通謝絕會面,連八卦女王紀淑蕙也不得其門而入,當然李明杰警官除外。

        敲門聲後病房的門被拉開,露出李明杰和張允豪警官的兩張笑臉。萌寶

        「感覺怎麼樣?好多了吧!」李明杰自動的拉張椅子坐下。

        「就像做夢一樣!很不真實…」鄭書雨到現在還是覺得這一切只是做夢就好了!

        「這個是探病的水果!」張允豪將水果籃放在病房的桌子上。

        「讓你破費了!真不好意思!」鄭書雨說。

        「請不要太客氣,我們警方甚麼都沒做,也只能買個水果來而已。」李明杰苦笑解嘲。

        「要不是李警官我和書雨也不可能平安的在這裡,你可是我們救命恩人!」這是凱特楊的肺腑之言,要是當時警方沒及時趕到,那後果…他不敢想像。萌寶

        「如果我能再敏銳點,說不定可以救更多人!」李明杰遺憾的說。萌寶

        林千雯、周志明還有林佩君!或許這些人的命是可以被挽回,他不禁要這麼想。

         「前輩!今天不是來感傷之旅的啦,我們是來跟他說目前案情的進度的!」張允豪打斷李明杰的自責發言。

   在他看來李明杰警官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在這個案子上,不會有人責怪他,就算是躺在病床上兩位也是。萌寶

   「李文…他現在怎麼樣了?」就算只是要說出他的名字,對鄭書雨都是一大挑戰。

   李文在她面前殺死林佩君,又將她擄到空屋。這恐怖的經驗她大概一輩子都忘不了。萌寶

   凱特楊把她的傷痛都看在眼裡,手越過病床握住鄭書雨的手,想給她一些支持的力量。

   「那傢伙跑不掉的,在醫院做完取出彈殼的手術後,簡單的休息幾天就被轉送看守所了!」張允豪說。

   「他認罪了嗎?有說出為何要殺害那些人嗎?」凱特楊問。

   「他倒是全都說了!就連他之前在南部求學時犯的案子都交代的清清楚」李明杰接下說。「那時他燒死了對方的爸爸,就只因對方阻止他追求女兒。」

   「那為甚麼他沒被定罪?」鄭書雨不解。萌寶萌

   「因為證據不足!再加上他當時是未成年,就算騷擾該名女孩罪名成立,因為是告訴乃論,只要和解他成年後也不會有任何紀錄。」張允豪補充說明。

   「難怪他能進我們補習班工作!」凱特楊這下明白了。

   他們補習班不管外籍還是本籍教師在錄取前都會有背景調查,未成年犯罪紀錄是查不到,這是李文之所以能順利就職的原因。

   「後來年紀愈長,他的犯罪欲望愈強烈,所以他開始找酒店小姐下手!」李明杰說。萌寶

   「就是我上次看到的那位紅衣女子嗎?」

   「那不是他一開始的獵物!」李明杰喝了口水。「他把女人看成獵物,而酒店是他的狩獵場,他非常狡猾,他會在酒店挑選翹家的少女,這些人一開始就被家人通報失蹤了,所以再次失蹤也不會有任何人起疑…」萌寶

  「直到上次被我目擊到為止。」鄭書雨回想起那幕。

  「沒錯!」李明杰繼續說。「林千雯是為了錢威脅李文所以被滅口,周志明是發現他的犯罪事實被他做掉。除此之外他自己親口承認的案件還有其它兩件,也都是翹家少女。萌寶

   其實還一件…我在追查時發現李文的過往時,發現是由他的母親獨自撫養長大,他的母親也是酒店小姐出身,不過在他十六歲的時候暴斃,他母親有毒癮,所以當時只當是吸毒過量草草了事,他自己承認母親也是他殺的,那是他第一次殺人。」

   「那些人的屍體呢?」凱特楊提出疑問!萌寶

   在殺了那麼多人,處理屍體絕對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和鄭書雨在南原的木屋裡並沒有看到任何一具屍體?萌寶

   李明杰和張允豪互看一眼後,最後還是由李明杰警官說明。

   「事後我們徹底搜查了木屋前後,我們在後院發現了被圍帳蓋住的大型的碎木機,鑑識人員在上頭採集到多人的DNA…」

   「我的天啊!」聽完李明杰警官所言,鄭書雨與凱特楊兩人面面相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親耳所聽的。

    「我想面對這種案件,那些人權律師應該不會再跳出來了吧!」張允豪對那些只幫重大罪犯辦護的〝人權〞律師沒甚麼好感。

   在他的認知中,律師應該要幫助受害者而不是加害人這才是真理!萌寶

   「難說喔!說不定那些律師會急跑來幫他辯護,說甚麼因為他的家庭背景複雜,交友不順一些狗屎理由來幫他開脫!」李明杰看著眼前的小老弟,不留情的說出真話。

   這是非常有可能發生的事!說實話他也覺得那些〝大〞律師的心態很難理解!萌寶

   或許無法理解的他們的平凡人才是真正的人類吧!

   「不過不用擔心,這一次不管怎樣,他一定會要為他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李明杰保證。」

   不久兩位警官便離開病房,只剩鄭書雨和凱特楊兩人。

   凱特楊眼見病房無其他人,立即跳下床往鄭書雨的的病床上擠去。萌寶

   「凱特你回你的床上啦,這被人看見多丟人啊!」鄭書雨對著鑽進自己被窩裡的凱特楊抱怨。

   「我才不在乎呢!」凱特楊一把摟住鄭書雨!「出院後跟我去趟美國吧!」

   「什麼?」

   「我想帶妳去見見我其他家人!我的妹妹們一定會很喜歡妳這位大嫂的!」凱特楊貼在鄭書雨耳際旁低語。

    「甚麼大嫂啊?人家又還沒答應!」鄭書雨整張臉都脹紅了。

    「妳都是我的人了!答不答應有差嗎?」凱特楊講的霸氣。

    「那伯母呢?」這才是鄭書雨唯一擔心之處。萌寶

   在住院這些天,凱特楊的母親來探過一次病,依舊沒給鄭書雨好臉色看,氣的凱特楊對她下逐客令。萌寶

    「她啊!她只要有她的億萬富翁的新老公就行了吧!」凱特楊眼珠子一轉邪氣的說:「我們還要去見我父親,妳說說準媳婦見公公該帶什麼禮物好?」

   「買花嗎?買漂亮的白合花放在伯父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凱特楊打斷。萌寶

   「太沒誠意了吧?」他一個翻身就將鄭書雨順勢壓在身下,「我們帶小寶寶去見我父親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