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故事因談及18禁之敏感話題,希望各位讀者斟酌觀看。若未滿其年齡限制的讀者們,請繞道而行。 

 
 

「啊⋯社長⋯⋯」佑夜還想著掙脫,還想試著阻止之後的發生。腐堡  

「⋯⋯好了,佑夜,你好可愛⋯」智孝眼神變得深沉,伸出左手滑入沒有什麼阻力的浴袍裡。腐堡 
「⋯⋯像這樣,在公司或是在這裡。不管多少次,我想對佑夜做些下流的事想得不得了⋯⋯能讓我有這種感覺的對象,只有你一個⋯⋯」智孝將佑夜身上的浴袍全部掀開,露出他無暇細緻的皮膚。飽欲熱情又厚實的手掌開始在佑夜身上游移。他輕輕用手指彈過紅點,滿意的看著佑夜身體輕微動了一下。腐堡 
「啊⋯⋯這樣太讓人⋯為難⋯我只是想正常地參加工作⋯可是每天的任務卻只是接受你的性騷擾⋯⋯」佑夜張著迷濛的雙眼,在智孝看來,更是種等待他愛憐的誘惑。 
智孝趴俯在佑夜的胸前,挑逗般的用舌頭舔一下紅點。腐堡 
「啊⋯⋯啊⋯不⋯⋯」佑夜半瞇著眼,不自覺輕摸著智孝的頭,收緊在落在手中的髮絲,更像是拉住他往自己靠近。 
吸吮漬漬的聲響在房內大聲傳開,紅點被口腔的濕熱刺激,又吸又舔的讓佑夜忍不住的叫喊出聲,聲音中帶著隱忍的慾望。腐堡 
「啊⋯社長,⋯⋯請⋯住手⋯啊⋯!不要⋯」 
被挑起的情慾,使得佑夜的脆弱慢慢抬頭起來,它開始堅挺充血起來,等待著智孝的愛撫。腐堡 
「你的言行跟你身體的反應不一致喔。只是親吻和愛撫一下乳尖,你這裡就滴下蜜汁了⋯」智孝忍不住笑起嘴角,握住它。 
「還對我說'討厭'什麼的,一點說服力都沒有⋯⋯」智孝緩緩的上下套弄起來,他有力的手掌按壓脆弱的前端,略略施加壓力的按放,並挑弄那下面的那條線,用指尖慢慢繞了幾圈,發出咕唧的聲響。腐堡 
「不⋯⋯啊⋯哈啊⋯⋯啊⋯⋯」被刺激到弱點的佑夜張口嘴巴大聲呼吸,腦中要抵抗的念頭,被不時的情慾給打斷。腐堡 
「⋯⋯看,只是稍微摩擦一下,好像就已經要出來了?」為了證明自己說的沒錯,智孝沒有停止揉搓,更加加速手上的動作。 
「啊、啊,啊⋯⋯」快感襲擊了佑夜全身,他不禁繃緊身體,眼角也泛起晶瑩點點的淚珠。腐堡 
「好可愛啊⋯我的愛已經受不了了,佑夜⋯⋯」智孝寵溺似的舔親了佑夜的嘴角,他手上一收。佑夜身上一顫,情液往上噴灑了出來。 
他喘息的聲音,伴隨著剛釋放的淫靡,止不住的紅潮在佑夜身上顯得更加色情。而白裏透紅的肌膚,似乎期待著更多。察覺到自己慾望的佑夜,讓他情不自禁地哽咽。腐堡 
「為什麼⋯為什麼是我呢?拍攝了監視影帶 
⋯甚至以此要脅我⋯⋯只不過是一次的相遇而已,這樣也不行嗎?我⋯⋯完全不明白⋯⋯」佑夜眼眶開始泛起更多淚水。智孝憐惜地幫他撥開擋住眼睛的髮絲,愛憐的拭去臉頰上成串的淚珠。腐堡 
「⋯僅僅是這一次的邂逅,我的人生就整個發生了變化⋯」 
「⋯咦?⋯」聽到智孝說出的話,佑夜不解地看著眼前的人。 
「入社典禮那天拍的影像,還在公司電腦裡,不如索性整個公開放出去⋯」 
「什⋯什麼?!絕絕絕對不要!那⋯裡面,不是也拍攝到社長了嗎?如果那樣做了⋯⋯」佑夜嚇得馬上停住眼淚。不過,智孝的回答讓佑夜更感到意外。腐堡 
「我是完全不介意的⋯⋯甚至我還想告訴全體員工,第一次抱了佑夜的人是我這樣的事⋯」 
「你,你在說什麼啊?榛原集團總帥的孫子跟男人⋯⋯這種事,在世人眼裡⋯⋯」佑夜開始思考如果這樣的事情被知情的話,眼前的人該怎麼辦了?腐堡 
「⋯⋯我不在乎⋯與佑夜邂逅的那一晚,我就陷入了戀愛中。從那時起⋯我的人生就全部變化了⋯」聽到智孝居然可以為了自己,不僅可以放棄身份,地位,甚至是面對世人的眼光都可以坦然無懼,佑夜感覺自己沈淪了,心臟只能為這個人跳動了⋯⋯ 
「即使我是榛原智孝⋯除了你之外我什麼都不想要。只有你,不能沒有。」智孝緊擁住這個讓他陷入瘋狂的人。腐堡 
「我一直都不知道該怎麼來追求佑夜。愛上你竟會是如此痛苦⋯⋯」 
被擁在懷裡的佑夜聽到耳邊響起智孝飽富情意的話語,眼淚不受控制的撲簌落下,他的心臟現在為他撲通狂跳。 
佑夜沒有抗拒這吸引他的胸膛,他把手輕輕的搭在智孝的肩膀。(⋯⋯難以置信⋯這個人,為什麼能對我始終保有這份感情⋯⋯)腐堡 
「智孝⋯先生⋯⋯」佑夜緩緩喊出他的名字。 
智孝眼神不住地震動,臉上滿滿是興奮喜悅的表情。他感覺自己慾望的高漲起來,他再次將佑夜撲倒。 
「在床上也這樣叫我的名字吧⋯⋯你真笨啊⋯佑夜⋯⋯」腐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