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
       夏瑤剛從浴室洗好澡出來,就聽到徐又恩在喊疼。
       「怎麼了?」她披著濕髮走向徐又恩。萌寶
       「耳朵好像發炎了!可是我的耳環拿不下來。」徐又恩指著左耳說。
       「我看看…」夏瑤近身向前清秀的臉蛋貼向徐又恩帥氣的側臉。
       「瑤…妳不先吹頭髮,會頭疼的。」這麼貼近的聞著夏瑤沁人心脾的淡淡體香,徐又恩不禁微微往後退。萌寶
       更別說夏瑤說話時,根本像是在對著她耳邊吹氣。
       這…對她來說太…誘惑了!
       「等等再吹就好,妳先別動…」夏瑤整個身體貼近徐又恩,尤其是她的臉頰幾乎要和徐又恩碰在一起。只是她太專心了,絲毫沒有察覺。
       「果然都腫起來了!很痛吧?妳忍耐一下。」夏瑤輕輕的解下單鑽耳環。「好了!給妳。」萌寶
       將耳環遞給徐又恩時,她這才發現自己和徐又恩貼的有多近,兩人簡直要黏在一起了。她下意識的彈開,尷尬的用毛巾擦拭濕髮。     

       「。。。。。。。。。。。。。」
       一種粉色的氛圍在彼此間散開。萌寶
       「妳唷,都發炎了怎麼還戴著耳環洗澡啊?」夏瑤率先打破沉默。
       她必須說點話才行,不然這氣氛實在…太窒人了。
       回想方才和徐又恩靠的那麼密,夏瑤就忍不住的心跳,這種害羞心動的感覺還是第一次。萌寶
       「沒辦法啊!要不常戴的話,打的耳洞會容易密合。」徐又恩低著頭撫著耳朵說。
       她同樣也感到臉紅心跳。
       「打什麼洞啊?妳是老鼠唷!」徐又恩不正確的用詞,讓夏瑤笑開了!
       瞬時也讓曖昧的氣韻消散了些。
       「不然怎麼說?就是打耳洞啊。」徐又恩有些不服氣的說。
       不就是打耳洞嗎?不然呢?萌寶
       「是穿耳洞啦!大笨蛋!」夏瑤拿著藥膏走過來。「果然讀工科的國文都很差。」
       「拜託喔…妳們文科的數理也很差,別五十步笑百步了!不然我們來聊聊微積分好了。」徐又恩隨即反駁。
       「哎呀!妳還頂嘴啊!不想想妳的耳朵在我的手裡。」夏瑤作勢要拉扯。
       這可嚇壞徐又恩了。「抱歉!我錯了!麻煩輕點。」
       「這才乖,妳不要動喔。」她低頭幫徐又恩擦藥,這次夏瑤抓好了距離,不像剛剛那麼靠近。
       「嗯…痛…痛!拜託再輕點。」徐又恩喊著。萌寶
       雖然夏瑤動作很輕巧,紅腫的地方還是忠實的傳遞痛覺。
       「擦好了!」上完藥,她仔細端詳的徐又恩發脹的耳垂。「哇!真的很腫耶。」
       心疼在夏瑤內心盪著。萌寶
       「所以我才痛啊!」徐又恩微仰看著頭髮半乾的夏瑤。
       這樣的她好性感好誘人,和平時甜美可愛的形象大相逕庭。不變的是都很吸引她。
       「所以妳才笨啊!都痛了還戴著。」夏瑤忍不住的再取笑她。
       「就說不戴的話,打的…」看著夏瑤滿是笑意的眼眸,她改口說。「穿的耳洞會合起來啊!」
       「恭喜啊! 又學到一個新字了!我們小恩恩好棒喔。」夏瑤像對孩子般拍拍徐又恩的頭。
       「…走開啦!去吹妳的頭髮啦!」她揮開夏瑤的手,對著鏡子檢視腫脹的耳垂。
       夏瑤含笑走去吹她早該吹乾秀髮。心想明天要去幫徐又恩買不易過敏的耳針,這樣她就可以把藥塗抹在上面再戴,耳洞也不會密合。萌寶



       「給妳。」隔天夏瑤一回到宿舍,就把她剛買來的耳針拿給徐又恩。
       「這是…」徐又恩愣愣的接過來,她望向夏瑤的耳朵。
       夏瑤沒穿耳洞啊!她怎麼會有耳針?  萌寶
       「擦完藥後,把藥塗在上頭…」夏瑤把她的想法告訴徐又恩。
       「妳去幫我買的喔!謝謝。」夏瑤的細心讓她大為感動。
       「不用客氣啦,我買保養品時順便買的!」夏瑤把徐又恩常說“順便”拿來用。
       其實根本在完全不同的方向,但她總不能承認她是特意為了徐又恩去買吧!所以只能打糊塗仗。萌寶
       「瑤~總之謝謝妳囉!」就算只是順手,徐又恩依舊感到高興,這代表夏瑤對她的關心。
       這種純然的心動,讓徐又恩更加確定她對夏瑤的喜歡,遠超乎自己的認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