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上的湯鍋飄散出令人垂延三尺的香味,不過拿著湯勺的人卻是心不在焉的轉圈攪拌。

思緒飛回那天,林向恩心頭一熱,臉頰上兩朵紅雲。他不懂自己為什麼會忘不了那天,似乎到今天都還能感受到申是祺的唇瓣擦過自己嘴唇時,那種無法言喻的電流通過心臟。
之後推開申是祺的舉動,也是他想停下那種自身無法掌握的情況。而這下意識惱人的反應,卻也引出申是祺最直接的表明心意。
不過,心思一轉,林向恩不由得露出有點落寞的神情。最近,申是祺總藉故有事,避了自己好些天了。林向恩一回神,就聽見兩個娃大呼小叫。
「哥哥,申哥哥快死掉啦...」小季急急忙忙地跑進家裡。 
「他躺在家裡面,臉紅咚咚的還有身體熱熱的。叫他都不理我們⋯怎麼辦?申哥哥是不是要死掉啦!」 一起衝進來的小至開始哭了。 
「哥哥快去救阿申哥哥,快點快點啦!」小季拉著向恩的衣角。 
「疑?真的嗎?」林向恩聽著兩個娃的話,心急地趕緊丟下手上的湯勺。他慌張的關上瓦斯,顧不上脫掉身上的圍裙,就往隔壁衝。 
 

 

「阿申...」 
「小恩⋯⋯對不起,讓你操心了。我沒有事的。我只是...只是感冒而已。」申是祺撐起身體,對著眼前的人說。林向恩連忙幫他把身後的枕頭立好,好讓申是祺感覺舒服的坐躺著。
「嚇壞了兩個小孩了吧。回去吧,他們還要你安慰呢。」 
「不,今天晚上我會留下照顧你的。我把小至跟小季先交待給林媽媽了。她會幫忙看著他們兩個的。你,我放心不下。」向恩認真的看著阿申,堅持的態度讓申是祺軟了語氣。 
「你這些天都毫無理由的躲避我,我還納悶是怎麼回事。好在是今天是小季小至想把兒園畫的畫拿過來跟你分享,才發現你病倒了。如果等我準備好晚餐才過來找你的話,可就不知道病情會加重到什麼程度。」即便知道眼前的人身體微恙,林向恩還是忍不住抱怨。 
「嗯⋯」申是祺露出有點蒼白的笑容。他是很開心的,感覺林向恩的態度,讓自己看起來似乎還是很有機會的。
「好了好了,你趕緊躺下,病人可是不能不休息的。」林向恩伸手把申是祺壓回床上,蓋上厚厚的棉被。 
「......嗯...」 
「等會我再叫醒你吃藥。感冒藥要每三個小時吃一回。」向恩仔細遵照著醫生的叮囑。 
申是祺沈默直望著自己,那認真的表情,令向恩感到不自在。為了轉移焦點,他拿起處方籤說著注意事項。
「嗯⋯⋯可以替患者進行擦澡,來減低高燒的情況。」向恩音量越說越小,臉上已經燒紅了大半。

 

熱呼呼冒著氣的溫水放在一旁的椅子。在前襟敞開的衣物下,在那溫柔氣質下,很難想像申是祺居然有一副厚實又帶著力度的胸膛。

林向恩臉紅心跳一百的顫著雙手,把毛巾輕輕地擦拭。他睫毛不斷快速的張閉,口乾舌燥地狂吞嚥口水,整個人像是被燙熟的蝦子一樣全身都熱起來了,懷疑自己是不是也病了。
手指不經意的劃過申是祺的肌膚,就會聽見他不自覺發出的聲音,林向恩整個人都覺得神經都繃緊了起來。
「小恩⋯⋯」此時申是祺的嗓音,低沈磁性中又帶著某種令人著迷的味道。
「⋯⋯」空氣中不禁旖旎了起來。
「我頭好暈⋯⋯可以靠在你的肩膀上嗎?」
「⋯嗯⋯⋯」向恩沒有多想,一定是阿申太不舒服才會這麼說,不假思索的點頭。
跟申是祺相距不超過十公分,林向恩開始後悔了。

申是祺細微的喘息聲,吹吐的熱氣噴灑在自己的脖頸,林向恩的身體開始軟弱無力。他沒有發現的是,申是祺一雙仍明亮清醒的眼睛。
「小恩⋯我喜歡你⋯」 
「⋯⋯」
「好了,小恩⋯我好想睡。你也回去休息吧。」知道不能太急躁的申是祺,懂得適時的鬆手。
「...不,我說過了。我放不下心。」
「那⋯記得去休息喔。隔壁客房⋯⋯」申是祺看著林向恩,只好表示同意他留下,免不了又要叮嚀一番。
「我知道,我會的。」向恩打斷他的話,要求他閉上眼睛。發揮藥效睡意襲上是祺,漸漸地呼吸聲也變得沉穩細微。 
看著面前的阿申,向恩入迷地看著他的睡臉。發覺他在睡著後,眉毛依然嚴謹的繃緊,向恩忍不住用手撥散。 
他沒有收回伸出的手,反而輕輕撫摸阿申帥氣的五官。剛剛臉紅心跳的情景,現在是另一種從莫名心動的感覺,從指尖傳到自己的心臟,撲通撲通的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