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清醒的申是祺,皺緊倒竪的眉毛盡是生氣地看著趴睡在身旁的人。果然,只要沒盯著他,小恩就會疏於照顧自己。

他輕輕坐起身,覺得睡了一覺,體力恢復了七八成。他起身雙手一撈,抱起林向恩輕手輕腳的放在自己剛剛睡過的位子上。
心疼林向恩的手腳凍得冰冷冷,申是祺替他蓋好暖被,繞過床際,在他旁邊的位置躺好。側身親暱的將向恩環抱在身下,有點大膽的把他貼近懷抱中。熟睡的林向恩,不自覺的更靠緊溫暖來源。
當申是祺準備閉眼繼續補眠,卻聽見林向恩在說夢話。
「嗯⋯阿申⋯」
在夢中都夢到自己嗎?申是祺不由得露出欣喜的笑容。
「嗯。」
「⋯阿申⋯⋯當⋯」
「嗯?」
「⋯當⋯朋友⋯⋯不好⋯嗎?⋯」

醒來的時候,林向恩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而原本應該在的人,卻不在房內。 
林向恩揉揉眼睛,打開房門,看見的是申是祺正在廚房準備早餐。聽到腳步聲,阿申轉身露出平常的笑容看著他。不過,一絲奇怪的感覺浮上向恩的心頭。 
「阿申...你怎麼起來了?身體好點了嗎?」林向恩靠近伸手想摸阿申的額頭確認沒事,卻讓他巧妙地躲開。 
「我身體好多了。你都照顧我一整晚,現在應該休息的人是你。」申是祺表示自己已經恢復健康,便轉身繼續盯著鍋內的食物。 
「你趕緊回去吧,小季、小至,今早林媽媽幫忙讓他們去上幼兒園了。今天我會向老師幫你請假的。你就在家好好睡一覺吧。」 
林向恩看著眼前的人,剛剛奇異的感覺又被一股陌生的情緒堆疊,讓他感覺胸口被壓緊的喘不過氣。
「可是...」向恩還想說什麼,阿申插話了。
「對了,我會把煮好的粥會放在廚房。如果你睡起來一定要吃喔。」 
接著迷迷糊糊地被趕回家,糊裏糊塗地要求躺在床上。看著申是祺關門前帥氣的後背,林向恩認為剛剛應該是錯覺。申是祺離開前露出的微笑一點異狀都沒有,林向恩有點心安的睡去。 
  

 

 

「哥哥,今天申哥哥也不過來吃早餐嗎?」小至嘴裡塞著小熱狗,手裡還拿著小漢堡。 
「嗯,嗯,對啊!阿申哥哥好多天沒來了。」小季更誇張,滿嘴都是油膩。看起來,兩個娃今天很餓。 
林向恩也很哀怨地看著隔壁的空位。自從申是祺感冒痊癒那天之後,他覺得兩人見面時間越來越少。
是鄰居又是同學的申是祺,現在想見到卻是像登天一樣困難。接手了學級會的社團,雖然距離高三還有段時間,不過要學習的事情很多。所以申是祺得利用非上課時段的早會及放學時段來趕緊上手。不過這些事,居然都不是申是祺親口對他所說,反而從同學口中得知。 
早上不再是兩人有說有笑的出門,下課後也是獨自踩著影子回家。在學校中,想要跟隔壁班級的阿申說個話,不是被社團學長姐或同學打斷,要不然就是阿申主動結束兩人的談話,以社團忙碌的藉口。
已經近兩個星期沒好好跟申是祺說上話的失望感,不打算在弟弟們面前表露。林向恩不讓自己多想,專心地收拾兩人的小書包。
 

 


鈴聲鐘響結束後,申是祺出現在門前向他打個招呼,人馬上就消失在教室轉角。
林向恩不清楚兩人之間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從那天起,阿申就變得怪裡怪氣,想好好跟他談,卻總是見不著人。
向恩默默地察覺到,以前的阿申不是不忙,而是他總是留了許多時間來待在自己身邊。
林向恩心不在焉的收拾,一絲絲期待的心情佔據著整個思緒。他緩慢的整理物品,彷彿申是祺會再下一刻就又從門口出現,跟他同行回家,這已經是他最近回家前的習慣了。
走過中廊,林向恩轉過最後的校廊,眼角發現了申是祺的影子,他開心地才想開口喊他。卻又看見一個嬌小的女生跟在申是祺之後。 
林向恩下意識跟了過去,不自覺地躲在兩人看不見的地方。 
「是祺學長,希望你可以接受我的心意!」學妹紅著臉的說明來意。 
「希望你看了信後,請你好好的考慮給我回覆好嗎?」 
「嗯......」申是祺是低著頭的,看不清楚他臉上的表情。林向恩轉身倚在牆上呆住,整個頭腦亂糟糟的...心臟像是被誰揪緊似的⋯⋯
 
整個腦袋只想著申是祺看不清的表情和那聲無法探究的回應... 

 


林向恩焦躁了起來,但不知道是為何焦躁。因此當他第三次把雞蛋又煎焦了的時候,他放棄繼續浪費食物了。
打了通電話叫外賣披薩時,看著兩個小鬼頭高興地跳上跳下時,林向恩被逗笑了。 
「哥哥,要不要叫阿申哥哥呢?」小至歪著頭訊問著。 
「是啊,是啊。跟申哥哥一起吃啊!」小季也跟著附和。 
「嗯!」向恩淺淺的笑了。「哥哥去叫他,你們在家吧!」這應該是個可以見到阿申的好理由,林向恩脫下身上的圍裙,往門外走去。 
不過看著眼前的房子仍是黑黑暗暗的,失落的心情湧了上來。還沒回到家嗎?轉身往家裡走。回頭卻看見一對男女靠近,是阿申和……學姐…… 
「小恩......」 
沒有開口的向恩,看到的是表情嚴肅的阿申,和挽住阿申手臂的學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