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先讓學姐離開的申是祺,林向恩心中泛起酸澀感。讓阿申能這麼溫柔的人,不是只有自己而已嗎? 
「小恩…...有事嗎?」 
「你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晚?」 
「...嗯,討論晚了點...」
「我是想你找過來一起吃晚餐。」 
「...抱歉,我已經吃過了。」 
申是祺問一句才答一句的態度讓林向恩開始懷疑,兩人無話不談的從前呢?為什麼現在變這樣... ⋯
「你⋯為什麼對我講話這麼冷淡?我們不是朋友嗎?」申是祺生硬疏遠的口氣讓自己不禁想發火。即使知道用這樣的態度不對,他覺得心中莫名委屈的情緒一定要發洩出來。
幾乎是察覺不到的晃動下身體,申是祺原是嚴肅的臉更是暗沉。
沉默開始在兩人之間流轉。正當林向恩受不了這種氣氛,正想開口時,申是祺卻說了林向恩摸不著頭緒的話。 
「對不起...小恩...」 
「咦?為什麼要跟我說對不起?」林向恩一臉傻愣又訝異的看著眼前的人。
不知為何他腦中跳出剛剛學姊擁住阿申手臂的一幕。難道是......? 
「你...跟...學姐在一起了嗎?」林向恩表情有些微的變化,他壓下心中莫名想哭的情緒,露出強裝歡笑的臉。 
「那...那不是件好事嗎?為什麼要跟我說對不起...」語末有點顫抖的聲音,洩漏出自身的言不由衷。 
「不!不是,我沒有跟學姊在一起...」申是祺的聲音也是透露出著隱忍的情感,雖然沒哭,不過他臉上卻比哭更悲傷。之後的話語更加把林向恩推入深淵。 
「對不起,小恩...我們...先一段日子不要見面好嗎?...當你的朋友,讓我很痛苦...⋯」 
 


「哥哥,你眼睛為什麼紅紅的?今天、昨天、還有昨天的昨天都是?」小季張著大眼睛,不解的表情全寫在臉上。哥哥為什麼看起來都像是沒有力氣一樣,沒有精神。
一旁的小至,也有點嘟著嘴巴,不喜歡皺著眉苦著臉的哥哥。 
「沒事,哥哥沒事。」向恩看著兩個紅撲撲的小臉頰,他有點費力地露出個令弟弟們安心的笑容。他回想從那天起的失常狀況,真是丟人,居然讓弟弟們發現自己的不對勁。 
「好了,小季小至。哥哥只是最近睡不太好而已。來,給哥哥一個大大的笑容,我就會有滿滿的元氣囉。」 
在兩個娃胖嘟嘟的笑臉裡,找到最近難得舒心的快樂。林向恩覺得最近都沒有笑過,明明也才三天而已,時間漫長的像過了好久⋯⋯
按照往常送弟弟們上娃娃車,卻在車子駛離後又不自覺沒了笑容。 
 


從第二堂課開始,林向恩頭開始痛了起來,他一向有這個壞毛病。只要是連續兩天沒睡好,他頭痛的毛病就會讓他全身開始不舒服。他想起以前,跟申是祺無時時刻在一起時,他總是細心的留意跟無止盡的關心照顧。
林向恩心中暗自捶了自己幾下,明明在昨晚一整夜,做出的決定就是不要去想申是祺,卻又在下一秒就又想起他對自身的好。 
「你沒事吧!」隔壁座位的女同學,看到原本應該專心聽講的向恩,此時卻是托著頭按摩著太陽穴。她忍不住冒著被老師抓包的危險,小聲地說了句關心的話。 
「嗯,沒事。」林向恩勉強地對女同學笑了一下表示感謝。要早退了...
好不容易撐到下課,踏著蹣跚地的步伐往教室外走去。卻被自己的腳絆個不穩,差點摔倒,好在是站著聊天的同學們眼明手快的拉了一把。林向恩請同學轉告班導,決定先到醫護室休息,順便吃個止痛藥。 
 
藥效很快就發揮,林向恩躺在醫護床上,意識矇矓的時,似乎看見申是祺的身影。他想睜開眼睛,卻抵不住沈重的眼皮、昏沉的睡意。
覺得做了夢,夢中的申是祺就像往常那樣的溫柔,他輕輕撥亂了自己的頭髮,用著如同往常溫柔語氣的態度說話。只是聲音太遠了,他聽不清⋯⋯
當他再次醒來時,金黃色的夕陽由窗外灑進,讓整間白色醫護室意外地柔和起來。林向恩緩緩地坐起身,動了動身體,頓時覺得舒服許多。 
扭轉門把的聲音,走進一位約三十的女子,她一臉淡妝,眼鏡加分了專業的形象。不過打扮輕便又踩著一雙平底鞋,讓人不相信她是這裡的醫護師。 
「覺得身體好多了嗎?」醫護師親切地靠過來訊問。 
「嗯,好多了。」 
「那好,同學你可以在這裡多待一下,大約十五分後就放學了。還有,請假的單子已經填好了,明天再交給你的班導吧。」 
「好,謝謝老師。」林向恩微笑回答。 
對著轉身後去整理物品的醫護師,林向恩有點遲疑要不要詢問,睡前時所看到的人影。 
「老師,我想問一下。在我睡著的時候,有人來看我嗎?」雖然問題聽起來很奇怪,不過想證明心中的猜測是對的,林向恩的表情不禁帶著點期待。 
「嗯,有。有幾位。」 
「你的班導、有兩三個結伴來的同學。喔...還有一位戴著眼鏡長得很帥氣的同學。他滿臉緊張地問我,你早退的狀況。」醫護師雖然有點訝異,還是照實回答,不著痕跡的觀察著他。 
「還有,他還坐在你旁邊的凳子上,看了好一會才走呢。」醫護師說完,她看到林向恩眼底表露出些許的雀躍。 
「同學,嗯,向同學。老師雖然是多嘴多事了點,不過看得出來,那位同學對你有種不同於一般的友誼。我相信你也很清楚,也是因為這樣才睡不好的吧。」 
「......」不知道要怎麼回答的林向恩,只好沉默。 
「問問自己真正的心意吧!」醫護師丟下個震撼彈,向恩感覺內心有股微妙的波動在起伏著。 
「如果你也有感覺的話,就別讓對方等待太久。」醫護師看著眼前可愛的男孩,真心地認為。感情這回事,偶爾也需要有人幫忙推波助瀾。如果只是站在原地,如果當發現自己真正的心意而錯過時,那就太可惜了。 
鐘聲此時迴盪在校園每個角落。 
「好了,向同學。趕緊回去吧!」醫護師將桌上的假單遞給向恩。 
他接下謝過,思緒還不理清的握住門把時,又聽見醫護師的聲音。 
「對了,老師還可以給你一點點小提示。」 
「咦?」 
「他還偷偷的對你做了一件事,被老師看見了。」醫護師此時笑的眼睛都瞇得看不見。 
「一件事...?」 
「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喔。」 
「...嗯⋯」林向恩下意識點了頭。隱隱感覺,如果知道了這個秘密,將會改變他跟申是祺之間的關係 
只見醫護師緩緩地將她的食指放在她的嘴唇上輕點了兩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萌寶&腐堡

萌寶and腐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